柳深雪

【逸刃】毒⑤

自己先夸一下自己勤快グッ!(๑•̀ㅂ•́)و✧感觉构思的时候没想过剧情会有这么快的,结果现在已经写了一半了。
五、
风天逸醒来的时候,是在他的祁阳宫。
想起昨晚那个温柔的风刃,他觉得自己那是才是在做梦。他的温柔,全都给了茵梦王妃不是吗?风天逸刻意忽略了自己心中的苦涩,起身让人服侍沐浴。大概是夜间盗汗的缘故,他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沐浴时他才发现,自己胸口处的星流花似乎比以前更加枝繁叶茂。手指不由得抚摸着那花的枝叶,仿佛有什么魔力吸引他这样做。
难道这是茯苓给我留下的什么暗示吗?风天逸起了身,披了件衣服就跑到了镜前,想把这花画下来。
“侄儿好兴致。”风天逸在镜子里看见了他身后的风刃。
“我又不如皇叔,有美人相伴,就只能自己找找乐子了。”风天逸放下了笔,“既然如此,皇叔来我的祁阳宫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你昨天那样闯到我的宣勤殿,差点就吓到了茵梦。”风刃的神色冷了下来,“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踏出祁阳宫一步!”
“你!”风天逸正是怒极之时,然而风刃的指尖划过那星流花的纹路,却让他感到灼热非常。他瞬间痛得脸色苍白,却没有痛呼一声。
“这花越来越妖异了……”风刃说道。他收了手,大步走出了祁阳宫。
说来也怪,他收手的那一瞬间,风天逸就感到痛快了许多。难道这是风刃给他下的蛊毒?风天逸不由得怀疑起来,因为只有蛊才会让一个人在另一个人靠近时痛苦万分。
那他昨晚那么痛苦,就是因为要对风刃动手?风天逸苦笑,自己原以为他真的对自己有几分真情意,没想到都是他自己傻。
风天逸在这宫里一待又是半月,这半月间,那种灼心之痛反反复复发作了五次。每一次痛苦之时,他都会梦到自己到了宣勤殿。在那里,风刃对他温柔无限,依然是那一袭白衣,看起来俊美清逸,让风天逸几次都看呆了。
“怎么一直盯着我?”风刃沾湿了帕子,亲手帮风天逸擦了擦脸颊。
“我一直都听人家说皇叔好看,只是突然觉得,皇叔真的特别好看。”风天逸伸手出去,就要拉住风刃,然而风刃恰好起身,躲了过去。
“我们可是叔侄,你这么夸我,不就是在夸你自己吗?”风刃笑了,如一池春水。
“不,皇叔和我不一样,不一样……”风天逸一直说着不一样,可也不说到底哪里不一样。
“随便你怎么说好了。”风刃无奈。他捧了书在旁边读,然而风天逸却说:“皇叔,我躺着没意思,你给我弹琴听吧。”
风刃没有拒绝他,他拿出了栖梧,悠然演奏起来。风天逸其实哪里是要听琴呢,他是要在皇叔不注意他的时候,继续看看他。
然而这曲子温和柔婉,风刃是专门弹出来让他快点再睡过去的。风天逸再醒来的时候,他又到了祁阳宫,宣勤殿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他怎么可能用我送的琴呢?风天逸自嘲地想。明明在现实中被风刃那样对待,可是在梦里,他却依然渴求着风刃的温柔,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可理喻。
人不想看的时候,可以把眼睛闭上;不想说的时候,可以把嘴巴闭上;然而不想听的时候,却不能把耳朵闭上。现在宣勤殿只要一传来琴声,风天逸就觉得痛苦难耐。可是他又没资格让风刃停下,毕竟风刃是羽皇,又是他的亲叔叔。风天逸自己和自己下着棋,想把自己沉浸在另一个世界,然而他做不到。
风天逸忍不住将棋盘都掀了。他正心烦意乱,却突然有人进来禀报:“殿下,有客人来了。”
人是裴钰带进来的,是许久未见的羽还真。经历了太多事情,他看起来变得深沉了,相比较,风天逸反而显得幼稚。
“是你?”风天逸很惊讶羽还真来看他。
“没错,是我。”羽还真瞥了一眼地上散乱的棋子,“真是像个孩子一样。”
风天逸觉得可笑,没想到他今日竟然被羽还真这样说了。“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
“你甚至时至今日,都还在你皇叔的羽翼之下。你身边的人都爱你护你,所以你根本长不大。”
风天逸拉着羽还真的衣领,怒吼道:“你以为我想待在这里吗?若不是风刃将我囚禁在此,我肯定会去找茯苓的!”
羽还真没有回应他,他定定地看着风天逸,等他松了气势,才说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等你明白以后,你才知道自己有多身在福中不知福。”
羽还真走后,风天逸始终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决心装病,让薛襟过来,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病的次数太多,风天逸装病装得是驾轻就熟,连身上的汗都出来了。太医很快都来了,为首的正是薛襟。
风天逸正要借故询问薛襟之时,风刃却进来了。他强作镇定,然而眼里却写着慌张。“到底是怎么回事?天逸的毒怎么这时候就发作了?”
一众太医跪倒在地,薛襟冒死说道:“从各方面来看,殿下都体征平稳,并无不妥。”
风刃的帕子在风天逸额上轻轻擦拭着,他的手颤抖着,风天逸偶尔看他的时候,在他的眼神里看到的担心,并不像是在作伪。
“那你们说该怎么治?”
太医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薛襟说道:“还请王爷再试试入梦之法,把殿下的神识唤回。”
入梦?风天逸以为自己要穿帮之际,真实的疼痛袭来,让他真真正正地失去了意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