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轰饭】半面④

饭田是很注意锻炼的人,即使是已经生了三个孩子,身材还是很好。不过,三郎不像太郎和次郎,睡得很不规律,连带着饭田最近也休息不好。

轰最近工作很忙,晚上回来也晚,三郎哭起来的时候,轰就忍不住皱眉头。饭田心里一慌,急忙跑去给孩子喂奶。乳汁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去的时候,饭田抱着三郎,轻声哄他睡觉。回去之后,轰又被他吵醒一次,一连几天脸色都不好看。

饭田自己也憔悴得很,任是谁被折腾得睡不着觉都不好受。轰冷其实在尽力地帮忙,但是三郎只让饭田一个人抱他,别人一抱就哭,所以她也帮不上多少忙。如果是这样,饭田之后就很难恢复英雄的工作了。而且,她一直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我想请个保姆来。”饭桌上,她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光是轰,饭田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之前太郎和次郎小的时候,饭田和轰还不太忙,可以借着排班照顾孩子,如果有事的时候,就请她帮帮忙,再大点就送去了幼儿园,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变了。

“小时候是孩子培养性格最好的时候,找一个不了解的人,我不放心。”轰皱着眉头,反驳自己的母亲。饭田可以理解他,因为他了解轰的童年,而且把太小的孩子交到外人手里,他也不愿意。

“但是天哉,英格尼姆事务所已经不是当时的规模了,焦冻他也开了自己的事务所,你们俩必须要考虑把孩子送到哪里去。”

饭田沉默了。他这次确实休了很长的假,也在考虑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复出。“请让我考虑一下。”

“轰君,你怎么看这件事?”临睡前,饭田和轰聊起这件事。

“我不想把孩子交到外人手里。”轰揽住饭田的肩膀,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他现在还是可以尽情依赖我们的时候。”

饭田靠着轰,现在天气已经逐渐转凉,火的半面发出温暖的气息,让他忍不住贴得更紧一点。“可我们都是英雄啊。我小的时候,也是保姆带大的,到现在都和那位阿姨偶尔联系呢。这样,也许三郎也能多一个更亲近的人。”

轰不高兴起来,他的表情只要是轻微地变一变,饭田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那你想怎么做呢?”饭田问。

轰的神情忐忑起来,他紧张的时候,火的温度都会变化得很厉害。他看着饭田,吞吞吐吐地说:“我想让你先在家照顾孩子。”

饭田愣住了,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轰继续说道:“饭田,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但是我,我不想把孩子交到外人手里。”

“可我也是个英雄啊!”他继承了哥哥的名号,是想将这个名号发扬光大的。他当然也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可是也舍不得自己的梦想。

两个人彼此不说话了,轰躺了下去,背对着饭田的时候,让饭田一边被炙烤,一边被冰冻。“我和三郎换个地方睡。”饭田说着,就把孩子和摇篮一起带了出去,换了个房间。奇异的是,这一晚他睡得很好。

饭田醒过来的时候,轰躺在他的旁边,火的那边紧紧靠着他,冰的那边却一点不挨着他。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饭田急忙叫醒轰,不过轰说:“今天先不去了,没什么事,就在家里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捧着饭田的脸,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早安吻。

摇篮里响起三郎的笑声。饭田推开了轰,去抱孩子。“昨晚都没哭啊,好乖。”不过这也意味着他没给孩子喂奶,撩起衣服,他抱着三郎一起坐下,轰凑了过来,帮他抱着三郎。

虽然昨晚的事饭田不想就那么算了,但是难得现在的气氛这么好,他也不想提起那些事。“今天要一起出去逛超市吗?”轰问道。毕竟他们是成年人了,总麻烦妈妈帮忙买东西也不好。

超市离家不远,两人轮番抱着三郎,也算是散散心。“买‘口香糖’吧,饭田。”轰眯起了眼,饭田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如果三郎晚上闹起来……”饭田的心里却是顾虑重重。他说到三郎的时候,怀里的三郎就抬头对着他笑,弄得他更不好意思了。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尖叫,一个罪犯拖着一个小姑娘极速消失在了下一个路口。饭田正要去追,三郎却哭了起来。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轰在此时把三郎抱了过来,说道:“快去吧饭田。”

引擎在下一刻就发动了,不到半个小时,整个事件就结束了。饭田急匆匆地回去找轰和三郎的时候,轰已经把东西买好了。“不好意思,轰君。”饭田想替他拿点东西,却被轰拒绝了。“饭田,我买‘口香糖’了。”他凑在饭田的耳边,轻声说道。

【轰饭】半面③

拜托大家都理理我啊,没反馈没动力啊QAQ

两人从来都没有商量,不过,看到太郎和次郎的名字,大家也就知道了三郎叫什么。饭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病床上了,孩子躺在他旁边的摇篮里,轰正坐在他的床边,而太郎次郎正围在摇篮旁边。

“辛苦你了,天哉。”轰拉起饭田的手,用脸颊蹭着他的手背。饭田的眼睛望向摇篮里的孩子,轰立刻会意,把孩子抱了过来。

孩子长得很像轰,也是半冰半燃的样子,不像太郎和次郎,多少都有遗传饭田的地方。饭田仔细地检查了他的双腿和手臂,都没有排气孔。对于饭田家族来说,有些人生而拥有排气孔,比如他自己和太郎次郎,不过,也有人在四岁发现个性时,才会长出排气孔,比如天晴就是那样。据说这个过程是很痛的,而且定期要到医院检查。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一丝担心。

如果没有引擎,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饭田这么想着。之前因为一家人除了轰都有引擎,所以轰特地去发目明那里订购了引擎设备,可以一家人一起使用。虽然比不上自己的个性,但是多加练习,还是能在一起去玩的时候用用的。“是个健康的孩子。”轰说。他没明白饭田在看什么,不过医生之前说了,这个孩子很健康,就没什么不好。

家人们都被轰叫了进来,尽管知道轰家的基因强大,但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饭田家真的在思考,当初为什么不让天哉找一个和自己长得像的。安德瓦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拿出了轰小时候的照片,几乎是一模一样。

很快,孩子就哭泣起来。已经有了两胎的经验,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带着孩子就出去了。轰抱着三郎,让他躺在饭田身边。含住饭田的乳头之后,三郎就开始吮吸人生的第一口乳汁。饭田看着他,偶然间一抬头,却看见轰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转过去,焦冻……”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想看着。”轰用真诚的眼神看着饭田。明明已经是三十岁的男人了,但是轰的眼睛,却像两人初见时一样清澈,让饭田不忍拒绝。无奈的饭田只好自己闭上了眼睛,任凭轰在三郎吃饱后,给他换到另外一边。

产后的休养是必不可少的。事务所那边没问题的情况下,饭田也想在家多陪陪三郎。他尚在哺乳期,和孩子之间是离不开的。不过轰似乎忙碌起来,在家陪着他休假半个月之后,就将母亲接了过来,照顾饭田和孩子们,自己则投入到工作当中。

这也是应该的。饭田想。毕竟随着两个人的排名上升,工作就变忙了。他生太郎的时候,轰陪着他在家待了整整三个月,不过那时候,两人都是堪堪进入前五十名的英雄;之后生次郎,就变成了两个月,那时候轰已经是排名前十的英雄了,而饭田在二十名左右徘徊。

他对轰作为英雄的工作总是无限理解,排名这种东西,会受到很多方面的影响,不可否认,自己的人气就是不如轰。如果在家事上帮助轰多一点,其实也是帮了大家。饭田总能以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安慰自己。不过轰往往会相当过意不去,在家事和工作上都希望给家人最好,有时候反而弄得他自己非常累。

“会要第四个孩子吗?”和轰冷一起做饭的时候,饭田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太郎和次郎正在客厅里陪着三郎玩耍,饭田自己就来厨房帮帮忙。

轰家是四个孩子,所以轰冷会问这个问题,好像也不奇怪。“应该不会了吧,毕竟我和焦冻都是英雄,工作还是很忙的。”

“那为什么会生第三个孩子?我记得你们说过两个就已经足够了。”

说到这个,饭田不由得想起轰那时无度的索求,让他有些脸红。“是轰说他想要的。”欢愉时在自己耳畔的呢喃低语,似乎伴随着他的回答一起响了起来。

“是这样吗……”轰冷不再谈论这个问题了。

正好门铃响起,轰和安德瓦一起进了门。轰冷离开后,家里彻底没了人,这让安德瓦不得不跟着她一起过来。“焦冻,爹地,欢迎回来。”饭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和轰有个习惯,只要是对方进了门,就要一起亲吻一下。不过今天的轰似乎忘记了这点,和饭田打了招呼以后,直接去看孩子了。

可能是父母在所以不好意思吧。饭田安慰自己。但轰其实是酷爱秀恩爱的人,即使是小报记者偷拍他们逛街的时候,他都要亲吻饭田来宣示主权。饭田曾经跟他说过好几次这样不好,可今天他没这么做,失落的反而是饭田。

一家人坐在一起,晚上吃的是荞麦面。作为嗦面多年的人,轰练就了即使在嗦面也能清晰说话的能力。他们习惯在吃饭的时候聊天,因为每天能够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多。饭田滔滔不绝地说起今天三兄弟在家都做了什么,然而他说了不久,轰就说道:“停下来,饭田,我好累。”

轰的眉目间显出烦躁的神色。饭田也知道,自己说的就是些家长里短的事,即使自己不说,太郎和次郎过会儿也会再说一遍。他停了下来,两个孩子就争先恐后地向爹地说自己今天做的事。轰这次没让他们闭嘴,不过不高兴的神情已经摆在了脸上。

说了几句,太郎和次郎就畏惧于轰的脸色,乖乖闭了嘴。安德瓦和轰冷对视一眼,碍于轰作为家长的脸面,没有当面说他。然而,在三个孩子都被哄睡了之后,他们俩特意把轰和饭田叫了出来。

“焦冻,你这样子对孩子们和饭田,是不是太过分了?”安德瓦之前已经很久没对轰说过重话了,但轰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粗鲁了。

“我已经出了一天的任务,非常累了。”轰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种问题,我们就改天再谈。”

轰冷还想说什么,但是饭田看到轰确实在打瞌睡,替轰辩解说:“没事的,爹地妈咪,轰今天是累了,平时都会好好听我们说话的。”

既然饭田都这么说了,安德瓦和轰冷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放两个孩子去休息。回到房间,轰倒在床上,立刻睡了。饭田也躺了下来,习惯性地搂住了轰的腰,却被他无意识地挣脱了。

【轰饭】半面②

“轰,不要!我们说好不能再要孩子了!”明明已经在快感达到极致的时候,但仅剩的理智还是让饭田做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够,还不够……”轰喃喃自语着,双手卡住饭田的腰,把自己的东西灌了进去。饭田觉得,那只代表火焰的手,灼热得让人害怕。

这一晚上两人折腾了很久,封着引擎的冰都在床上化开,浸湿了床单。

又是这样。饭田醒来之后,心里有些难过。次郎跑了进来,对他说道:“该起床了,爸爸。”

“你怎么还没去上学?”饭田问完这话,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他摸了摸儿子的头,挣扎着起来了,结果正撞上轰来给他送饭。

“你先好好休息,不要起来了。”轰把他又按了回去,让次郎先出去了。“昨晚,是我太急躁了,抱歉,天哉。”

他这么说了,饭田也不想责怪他什么。“不要紧。”他勾着轰的脖子,好好地亲吻了他。昨天晚上,两个人都没有接吻,这让他耿耿于怀。“去给我买药吧。”

见轰愣住了,饭田红着脸解释道:“紧急避孕药。”他们之前是约好不再要孩子的,毕竟是双英雄家庭,他和轰的工作时间都不太规律,即使只有两个孩子,偶尔也需要家里帮忙照顾。

轰点点头,就要出门,临走前又说道:“天哉,对不起。”饭田摇了摇头。“快去吧。”

不知为何,饭田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仔细想想,好像又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不过之后的日子里,轰似乎有极强的欲望,让饭田有些吃不消,他和轰谈了几次之后,才让轰稍微收敛了一些。起码他可以好好的工作。

之前总是请假,事务所里的同事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就连安德瓦知道了这个消息,也打电话过来,旁敲侧击地问两人是不是又有了孩子。

虽然轰还是会做防护措施,但是饭田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对劲了。他用了验孕棒,果然,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恭喜你们,又有了一个孩子。”医生的语气听起来温柔而明朗,比起两位准爸爸都高兴。

“明明已经说好了不再要孩子的……”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本来是约好不再要孩子,这样就可以兼顾事业和家庭,没想到还是有了一个。可想起轰之前的拼命的索求,这个孩子的到来也是理所当然。

既然是自己的孩子,就应该高兴一点。饭田改变了心情,高兴起来,轰却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这次的孩子,会继承到我们的什么个性。”

“是啊,太郎是冰和引擎,次郎是火和引擎,那三郎会是冰火和引擎吗?”饭田猜测起来。如果是那样,大概会成为非常厉害的英雄吧,到时候三兄弟可以一起说不定可以一起开事务所。

“对不起,饭田,罔顾你的意愿,又要了一个孩子。”回到家之后,轰认真地对他道歉。和式装潢的房间似乎特别适合土下座,面对着这样紧张的轰,饭田还是心软了。“是我们俩的孩子,所以没关系的。”他拉起轰,然而轰似乎还在不安。

之前好像都没有这么紧张啊,饭田想着,既然有了这个孩子,那也该好好准备才是。告诉家里人这件喜事之后,哥哥和父母已经在考虑接饭田回去了。“毕竟天哉你都三十岁了,生三郎的时候肯定不比次郎和太郎,还是跟我们回去,好好在家里养着吧。”不过安德瓦和轰冷也不相让。“天哉都嫁到我们家了,还是该我们来。”不过他们都没有抢过轰,毕竟轰才是饭田的丈夫。

上一次怀孕还是六七年前的事,饭田把很多禁忌都忘得差不多了。轰放缓了工作节奏,常常在家照顾饭田。对于有些事,轰出乎意料的强势。即使是日常巡逻,他也不让饭田过去,英格尼姆事务所那边的工作,他和安德瓦都会帮忙照顾。

“饭田大概被当成孩子一样照顾了吧。”来探望他的女同学们都这样说。饭田自己也有这种感觉,不过,自从他怀孕以后,轰对太郎和次郎变得严厉了许多。

他们之前都不怎么管两个孩子,因为他们也有当英雄的梦想,而且对自己要求得也很严格。太郎最喜欢的英雄是绿谷,这点和轰当年喜欢欧尔麦特如出一辙。次郎更偏重引擎的使用,估计以后会接饭田的班。

不过,轰最近对两个孩子展开了特训。虽然他们之前也会带孩子训练,可是饭田觉得,轰的强度似乎太大了。“他们毕竟还是两个孩子,你不能这么训练他们。”饭田皱起了眉头。“可是他们是我的孩子,以后要成为最强的英雄,以他们原来的训练,根本不可能。”轰冷冷地反驳饭田。

两个人为这件事吵了架,饭田带着两个孩子,回了饭田家。这是他们结婚以来,饭田第一次带着孩子“回娘家”,家里人都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轰很快就来接饭田和两个孩子了,而且还保证好不会再这么做。

虽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饭田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个结,他和轰结婚已经十年了,虽然也不是没有互相生气过,但从来没有一次闹得这么大。也许是我的错,不该带着孩子回去。他犹豫地想,可心里又在嘀咕,也许不是自己的错。

自从他怀孕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亲热过了。虽然孕期确实应该注意这方面的事,但饭田也是有欲望的。肚子一天天鼓了起来,他自己用手就有些麻烦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推了推躺在身边的轰。

“还好吗?”轰转了过来,眉眼间疲态难掩。他今天忙了一天,才刚刚收拾妥当躺了下来,不过他傍晚的时候还是专门先溜了回来,给饭田做了饭。

饭田看到轰这么累,摇了摇头。“没什么,你休息吧。”轰转过去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了饭田那里,很硬,不过他没说话,接着睡了。饭田也忍耐着欲望,渐渐睡了过去。

早上的时候,饭田在朦胧间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得特别轻,舒服的感觉让他的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轰侧着身跪在自己身边,吞吐着那里。“轰君……”他呢喃着叫着轰,双手抓着床单,闭上眼睛享受着。

达到顶峰的快感让饭田的大脑处于暂时的空白,他舒服地呻吟着。而轰毫不犹豫地将他的东西都咽了下去,正要离开,却被饭田拉住,亲吻了他。

“不要。”饭田要伸舌头进去的时候,轰却推开了他,“味道不好。”

“没关系的。”饭田这样说着。他平时并不是这样,然而今天却格外地渴望轰。“做得下去吗?”他问轰。

轰看了眼挂钟。“我们要快一点,再过一个小时,就要送太郎和次郎上学了。”其实他再过半个小时就该去给两个孩子做早饭了,不过今天早上,他大概只能和孩子撒个谎,说自己醒的晚了。

门被紧紧地锁了起来,饭田和轰都尽力不发出响动的声音,这让他们都有些奇妙的感受。虽然一直顾忌着时间,不过到了最后,两个人显然都忘了这点。他们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轰冲出房门去看两个孩子,他们已经走了。

这是两个孩子第一次自己去上学,让他们有了些孩子已经长大的惆怅感。不过,等三郎出生以后,他们也许就能腾出更多精力去照看他。

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麻醉针打下去,饭田的意识逐渐消失,然而,心里却有一种不安感升腾起来。


【轰饭】半面①

孩子的名字请不要太在意,实在不会起,即使是这样粗糙的名字,也是我和草履虫太太讨论的结果了呢……

以下正文:

饭田天哉,轰焦冻,成为英雄十年,结婚十年,长子八岁,继承了冰和引擎;次子六岁,继承了火和引擎。为了各家的事务所,没有冠上对方的姓。

“太郎,次郎,该去上学了!”准备好早餐,饭田把两个孩子叫醒。轰去出差了,所以责任落在了饭田身上。

轰太郎的性格更像轰,半睁着眼向爸爸撒娇。“再让我睡五分钟吧,爸爸。”而次郎的性格更像饭田,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还要拉起自己的哥哥。饭田放心地走了出去,让儿子们自己起床。

吃完早饭,三个人一起去上学,偶尔还一起练习引擎的使用。轰出差一周了,今天回来,饭田也有些想他。他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一红。

他晚上将两个孩子送到了轰冷和安德瓦那里,都说小别胜新婚,尽管已经在一起十年了,但小别后的亲热还是没变。饭田一边做饭,一边等着轰回来。

房子的装修是半和式风格,就像是轰和饭田的结合一样。饭田摆好饭菜的时候,门铃就响起来了。“欢迎回来!”

轰的脸上表情冷酷,看起来并没有平时的温柔,饭田一愣,以为他是累了。轰的人气比他高,找他去出任务的人也更多,平时也更累,所以饭田就体贴地承担了比较多的家务。

没有说话,轰走到饭田面前,直接推倒了他。之前往往是两人先饱餐一顿,再温情脉脉地一起洗个澡,然后再……可是今天直接到了这一步——

“轰,先吃饭吧,这样对身体不好。”饭田劝道。然而轰没有说话,他把手指戳进了饭田嘴里,粗暴地浸润之后草草润滑。饭田几乎是一声惨叫,然而轰只是全力进攻。

“你是怎么了?”饭田痛得要命,强忍着痛苦询问着。然而轰没有答话,继续着自己的动作。饭田很快就昏倒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轰坐在他的身边。榻榻米有点硬,不过他会这么觉得,大概是因为腰实在太痛了。“天哉,我昨晚太粗暴了,我……”轰道歉的话语还没说出来,饭田就捂住了他的嘴。“没事的,焦冻,我们好久都没有了,你这么着急也很正常。”

轰的手帮饭田揉着腰,把他扶了起来,早饭已经放在了旁边,两个人终于久违地坐在了一起。“今晚先不要接孩子回来了,等明天吧,不然我这样很难跟他们解释啊。”饭田交代着。轰顺从地点了点头,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今天两个人都没法做事,就一起躺在家里看影碟。看着看着好像也没什么意思,饭田问道:“你这次出去遇到的敌人,是什么个性?”双英雄家庭对于敌人个性的交流会很多,饭田很习惯问轰这件事。轰回答道:“虽然抓住了敌人,但他似乎并没有个性。”

饭田以为这次的敌人是用道具的,也没有多在意。昨晚的痛苦让他疲乏,很快就倒在轰的肩头睡了过去。

他是下午睡过去的,没想到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才七点多,轰已经出门了,没留下任何消息。饭田连续给轰打了几个电话,那边才接上。

“轰,你去做什么了?”

“巡逻。”电话那边冷冷地丢下了两个字,就把它挂断了。

平时都是八九点才开始巡逻的,怎么今天这么早?饭田心里疑惑着,猜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过,打开雄英的同学群聊,似乎没人提到相关的事。

他感觉还不大舒服,就先歇着了,他回家看了父母和哥哥,傍晚还要回来做饭。不过,饭做好了之后,他等了许久,轰和两个孩子都没回来。

很晚的时候,轰终于回来了。“焦冻,太郎和次郎呢?”饭田问道。毕竟自己之前是交代过了,让他去接两个孩子。

“我在工作,没有去。为什么你没事做,却要麻烦我?”轰露出了不悦之色。

饭田为轰的态度感到不舒服了,不过想想,轰说的也对,自己今天确实清闲,该自己去的。“那我明天把他们接回来吧。”他笑了一下。两人一起进了门,轰吃完饭之后,将碗筷随便一推。“做吧,饭田。”

其实自己也好得差不多了,饭田犹豫地想着,最终还是答应了。轰这次倒是耐心地给他扩张了,但是前戏全没了,饭田被他做的受不了,真切地想要逃离,却被他用冰冻住了引擎。“再给我生个孩子吧,饭田。”轰在他的耳边这样说道。

【轰饭】养子

感觉现在写的大多数脑洞都可以接“半面”那个梗,而且都会有一股浓浓的家庭伦理剧风😂

这个是今天和 @草履虫菌 聊到的一些东西弄出来的梗,本文的焦冻可能感觉略腹黑,但仔细想想也就是普通人的普通反应罢了。

以下正文:

英格尼姆二世失踪了。

对于他的下落,无论是警方,还是他的朋友家人,都有进行调查,然而,整整半年过去,英格尼姆二世还是下落不明。

事务所已经在即将分崩离析之地,饭田的父母已经过了英雄的黄金年龄,而天晴因为英雄杀手事件再也没能从事英雄职业,如果没有一个可以挑大梁的英雄,英格尼姆事务所就会倒闭。

“请让我来英格尼姆事务所,拜托了!”轰坐在天晴面前,郑重地请求。

“为什么?焦冻事务所那边怎么办?”

“因为我和饭田的关系,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事务所那边,会合并过来。”轰的眼里满是哀伤,他不愿意再说下去,但是天晴明白了两人的关系。

“那你可要想好。”

“这半年里,我早就想好了。”

焦冻事务所和英格尼姆事务所的合并,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都宣扬起英雄焦冻的有情有义,不过他们也奇怪着,到底为什么轰要帮助饭田家。对此,饭田家和轰都守口如瓶。

“辛苦你了,焦冻,今年多亏有你。”天晴递给了轰一罐啤酒,自从他加入事务所之后,把一切都带回了正轨。而且家里也受到他很多照顾,天晴毫不怀疑,轰对自己的父亲要比对安德瓦亲厚得多。

“没什么,这一年也要多谢家里的照顾。”轰的眼睛望向远方,神态间流露出一丝脆弱。

“今年来家里过年吧。”据说安德瓦今年在海外参加英雄会议,而轰在这几天还有任务,估计很难回家了,所以天晴才提出了这个建议。

轰却答非所问。“请帮我拜托你的父母,把我收作养子吧。”轰顿了一下,“我实在很想跟他一个姓氏。”

天晴不肯答应,轰的父母都在世的,他们饭田家这样做,看起来就是恩将仇报。“拜托了。”轰却坚持异常。

他与家里的关系本就不亲厚,尽管后来有所缓和。安德瓦久违地和轰吵了架,但是他还是成为了饭田家的养子。

饭田焦冻。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这两年间,每个人都没有放弃寻找饭田。

又是一个新年,焦冻在厨房里帮忙做年夜饭的时候,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天晴接了电话。“是塚内警官!他说找到天哉了!”

一家人连忙赶了过去,坐在塚内警官身边的正是饭田。他和家里人紧紧抱在一起,一家人都哭了起来。

焦冻被塚内警官叫到旁边,他告诉他,饭田是被敌联盟抓走的,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个性。

这两年来,轰的不懈寻找让他已然明白了两个年轻人间的关系,然而,这时的他是比饭田家更适合先承受这事实的人,他不得不告诉他。

然而,当饭田了解到他被抓走的两年半里所发生的事之后,他深深地不安起来。

“为什么要来我们家,为什么要把焦冻事务所并入英格尼姆事务所?”他和轰其实在事件发生之前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了,他们是同学,是朋友,却唯独没有他的家人误会了的那种关系。

“因为我喜欢你,在雄英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现在,饭田家需要焦冻,事务所需要焦冻,饭田无论如何也不能澄清他和焦冻的关系。而且,当他面对焦冻认真的追求、逐渐心软的时候——

他就再也逃不开名为焦冻的牢笼。


【轰饭】拜托了八百万!(小段子)

为了剧情设置的英雄排名,不代表本人心里的真实排名

以下正文:

八百万百,一个神奇的女孩,出道三年,就成为女性英雄中的No.1,位列人偶、爆心地和焦冻之后。而且,她的粉丝中大多数都是女性。

不过她也有麻烦,绯闻缠身,对象不是别人,而是曾经的同学焦冻。大小姐和大少爷,多次默契配合作战,私交良好,这些都让轰百有了一众粉丝。

“如果是输给了八百万小姐姐,好像还不会太难受。”这是许多轰+轰百粉的心声。

在一次见面会上,终于有粉丝问起了这个问题。“八百万小姐姐,我想问问你和焦冻会结婚吗?”

八百万很无奈地回答:“我和焦冻只是朋友,不过,焦冻最近确实被婚姻问题困扰。”

是啊,轰最近快困扰死了,他第一次和饭田回家的时候,被失望的饭田家族反对了。

饭田说要带对象回来的时候,家里人是很高兴的,八百万百可是个不错的姑娘啊!为什么他们觉得是八百万百?因为饭田是这样描述他的对象的:长得好看,家世优越,被很多女孩子喜欢,实力强大,排名高于自己。每一条都和八百万百一一对应。

那么好的女孩,饭田家当然也喜欢。那天饭田回来时,是他独自到的,据说对方因为任务耽搁了。英雄家族向来对这种事通情达理,不过一家人做饭的时候,看到八百万百的车子驶来,心里都有些小小的兴奋。

然而,车子停下之后,副驾驶上下来了一个人——焦冻,他满手提着东西,八百万的车很快驶离,而饭田家的门铃响了。

“你的对象是——”大家拉住了正要去开门的饭田,终于问了这件事。

“是焦冻啊,我以为我说的很明白了。”饭田去开门了,留下了石化的一家人。

焦冻,在饭田家心里,他只有在一个时候被和饭田一起提起过——票选认为最适合当丈夫的英雄时,饭田是妈妈组第一,焦冻是女儿组第一。

轰一进门就看见一脸不愿接受现实的饭田们,他虽然要就在心里有所准备,但是看到他们的样子还是被打击到了。

这顿饭大家都吃的不是滋味,轰的一句“请把饭田交给我”,让天晴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个妹妹。

昨天他还在幻想小侄子的长相啊。

轰走之后,饭田一家久违地迎来了家庭会议。

“他有什么好的,天哉,根本比不过八百万小姐啊!”天晴痛心疾首地说。

“是啊天哉,你看他,长相招蜂引蝶,家里又是个性婚姻,有其父必有其子,万一他哪一天找到一个个性优秀的女人,很可能会抛弃你啊天哉。”

“对啊,而且他排名比你高,粉丝比你多,一定不缺女友粉,到时候肯定有人攻击你。再者说,他还不能生孩子,等你们老了谁照顾谁呢?”

饭田对父母的反应也有些错愕,他想过遇到父母的不支持,可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轰他其实很好的,爸爸妈妈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但是铁了心不看好轰的饭田家怎么会接受这种事呢?他们决定展开大作战,在网络上营造饭百cp,虽然在轰百大趋势下,但是这一邪教cp还是得以存活,没想到,为了反对饭百,轰直接拿出了偷拍的饭田睡颜,还有肉麻的高中生才写的出来的示爱话语,一时之间轰饭产粮无数,这个邪教cp自从有了官方盖章之后日益壮大起来。

“什么,输给了饭田,我不甘心!”许多轰百党都不愿意接受现实。

“这家伙好无耻,居然想拐走我们家天哉!”这是不愿接受轰的饭田家。

所以,最终的结果是——

“拜托了,八百万小姐姐,请收下我家轰/饭田吧!”


【轰饭】要先告白!(小段子)

“饭田君,你要的书我帮你带来了。”轰有本很有趣的书,饭田之前向他借过,不过那时不太方便,所以今天才借给了饭田。

“谢谢轰君了。”饭田好好地将书收了起来,错过了轰神色中的一点不自然。

雄英的图书馆里并不是没有这本书,只是饭田的一点小心计,他喜欢轰,所以想要用他的东西。

坐在书桌前,饭田刚刚把书从书包里拿出来,房间里就突然多出好多人。

他们都是饭田天哉。

看样子,他们当中有人和饭田年纪差不多,也有人年纪大一些,看到这么多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饭田也不由得有些慌乱。

“你们都是谁?”

“饭田天哉!”

整齐划一的回答,和饭田自己的语气也是一模一样。还没等饭田接着问下去,就听见年纪最大的那个饭田说道:“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让你比轰先告白。”

“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轰君?”

“因为我们都喜欢他啊。”

“那轰君也喜欢我?”

“是的,至少我们的轰都是。”

所以,这么多人,都是轰君先告白的?饭田有些惊讶了。

看出了他的疑问,饭田一号先说话了。“我的轰君在保须市事件之后就跟我告白了,在医院里,趁绿谷君不在的时候。”他也穿着雄英制服,年纪和饭田差不多。

“我是在AFO事件之后,轰君亲手摘了我的眼镜,跟我说‘不戴眼镜不是很帅气吗,不过这样就没人能注意到你了,但我早就注意到了’这样的话。”又是一个雄英饭田。

“那我大概是最早的了,在实习前的车站,轰对我说‘不要像我一样被仇恨所累,好好追逐成为英雄的梦想,和我一起,好吗’。”饭田一号甜蜜地回忆着。

“所以你听他的了吗?”每个饭田都这样问他。

“我当时没法放下心里的仇恨,所以拒绝他了,不过在医院的时候……”饭田一号羞涩地低下头去,大家都明白是怎样一回事了。

“所以,每个人都被轰君抢先了吗?”

“虽然有些遗憾,但就是这样。我们中最晚的一个大概拖到25岁才告白,不过还是轰君先告白的。”

那个饭田站出来,不满意地抗议道:“但是我们在雄英的时候已经互相表露心迹了。”

不过大家都无视了他的话,每个人都开始指导饭田,该怎么告白。

“明天就去告白,约他一起晨跑,在晨雾里似乎不错。”

“今晚吧,轰君一般在九点左右就洗完澡了,到时候过去正好。现在才七点,还可以准备准备。”

……

每一个饭田都有自己的想法,手臂机械状地挥来挥去,被他们烦得受不了的饭田,直接拨通了轰的电话,他终于说出了一直以来想要说的那句话:“轰君,我喜欢你。”

一室寂静。

“你看到那个了啊……我喜欢你,饭田君。”

那个?那个是什么?饭田灵光一闪,翻开了轰借给他的那本书——

每一页上都写着“饭田君,我喜欢你”。

啊,又被轰抢先了。


【轰饭】被发现了!(小段子)

饭田天晴还记得,自己上学时的同学,在妹妹出嫁前夜让自己陪着他喝得大醉,当时自己在他旁边说:“结婚是件好事啊,为什么要这样子?”

“可恶啊,你想想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可爱女孩,就那样被一个坏小子拐走了,我都没确定他靠不靠谱呢!”同学当时哭得稀里哗啦,天晴在安慰他的时候,其实也一边在心里庆幸着,还好天哉是男孩子。

不过现在这个庆幸没有了。

面对着在自己面前站着、甚至还手牵手的两个孩子,天晴听见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哭泣。

周末他去做检查,父母因为出任务不在家,只有天哉一个人在家里。他走到一半,医生却发来消息说他今天去外面参加学术会议了,请天晴改天再来。

天晴只得回家了,他本以为天哉正在家里学习,没想到,就在一家人常常一起看电影的沙发上,一个野小子正把他的弟弟死死压住,上下轻薄。天哉虽然说着不要,但看动作,似乎也没拒绝的样子。

“天,天哉?”天晴的声音先于理智一步出来了。

饭田这次是真的用了劲把轰推开了。“哥哥。”他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倒是那个被他推开的小子,好好地站起来,也跟着叫了一句:“哥哥。”

谁是你哥哥!天晴觉得自己真是用尽了理智来克制自己不要生气。这个野小子他也认识,轰焦冻,安德瓦的儿子,在雄英体育祭上曾经大出风头。“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高二就在一起了。”轰平静地回答。他甚至还紧紧地牵住了饭田的手。

天哉现在已经快毕业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交往两年了!天晴听见自己的心在哀嚎,他心里看好的其实是八百万百,班长和副班似乎是不错的一对,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拐走了天哉。

“你准备好让爸妈知道了吗?”他问饭田。

“我们计划着毕业就告诉爸妈,现在已经告诉轰的妈妈了。”

出人意料的正式啊!天晴自己还是单身狗呢,没想到天哉已经脱单。

“哥哥请放心吧,等我成年家里就会送给我独栋,到时候我和饭田就能搬出来住了,以后结婚也好,生孩子也好,都没有问题的。”

“男人和男人不能结婚生孩子吧?!”天晴觉得自己十分凌乱。

“没关系的哥哥,只要我努力就好。”轰认真的神情完全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意思。天晴看向天哉,发现他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天晴说不出来话了,他回了房间,留在饭田和轰在客厅站着。

“你哥哥还满意我吗?”轰其实刚刚一直在紧张,天晴可能只会看到他的平静,而饭田能感受到相牵的手心间的汗水。

“没关系,我喜欢的话,家里是不会反对的。”

【轰饭】橙

焦冻事务所最近买了好多橙子,饮料也变成了橙汁。

英格尼姆也已经出差快半个月了。

这是英格尼姆不足吗?尽管都在心里吐槽自己的老板,不过大家也喜爱着橙,无论是橙子还是橙汁都被大家消耗一空,整个事务所里弥漫着淡淡的橙子香气。

味道不对。轰剥开橙子,放了一瓣在嘴里,冰冰凉凉的,不够甜。

不只不够甜,而且不会有温暖的唇舌,柔柔地包容着自己。也不会有甜美的身躯,羞涩地包容自己的放肆。

“还回不来吗?”

“抱歉轰君,我这边恐怕还要半个月。”饭田疲惫地躺在床上,听着恋人的声音,在心里想念着他。

“那就来开门吧。”

轰正站在门口,他一向对自己诚实,想要什么就直接来取。

所以他吻上了阔别一月之久的唇。

味道正好。


【轰饭】半面(片段)

片段一:

“轰,不要射进来,我们说好不能再要孩子了!”明明已经在快感达到极致的时候,但仅剩的理智还是让饭田做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够,还不够……”轰喃喃自语着,双手卡住饭田的腰,把自己的东西灌了进去。饭田觉得,那只代表火焰的手,灼热得让人害怕。

“恭喜你们,又有了一个孩子。”医生的语气听起来温柔而明朗,比起两位准爸爸都高兴。

“明明已经说好了不再要孩子的……”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本来是约好不再要孩子,这样就可以兼顾事业和家庭,没想到还是有了一个。可想起轰之前的拼命的索求,这个孩子的到来也是理所当然。

既然是自己的孩子,就应该高兴一点。饭田改变了心情,高兴起来,轰却皱起了眉头。

=======================

“对不起,饭田,罔顾你的意愿,又要了一个孩子。”和式装潢的房间似乎特别适合土下座,面对着这样紧张的轰,饭田还是心软了。“是我们俩的孩子,所以没关系的。”他拉起轰,然而轰似乎还在不安。

 

片段二:

“只继承了我的个性?”面对第三子的个性报告,轰明显地不高兴起来。长子继承了火和饭田的个性,次子继承了冰和饭田的个性,没想到第三子还是没有完整地继承两个人的个性。

“饭田,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片段三:

自从各自结婚后,绿谷很少被饭田叫出来喝酒。

“我真的,快要撑不住了,轰他现在拼命地训练三个孩子,拼命地追求第一,还想再要一个孩子来传承我们俩全部的个性。”饭田痛饮了一杯烈酒,然而眼里满满是清醒的痛苦。

“这可能是因为他要强吧……”说实话,绿谷对轰并不了解,但他也觉得轰这几年来的变化实在太大。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整个人是冷冰冰的,带着敌意,让人害怕。

“我想和他离婚了。”

==================================

“请不要跟我离婚!”轰惊慌失措,土下座已经成为了下意识的动作,然而饭田终于不为所动。

“我一定要离开你,即使不是为了我。轰,你对孩子太残忍了。”

 

片段四:

“爸爸我们要走了吗?”

“是的,再也不用回来了。”饭田拉着孩子,家里人已经过了帮忙收拾东西了。轰惨白的脸色让他偏过头去,不忍心再看。

天晴已经把行李拉到了门口,饭田站在那里,补了一句:“明天请记得一起去办理离婚手续。”

身体随之抖动——

“塚内警官?好的我马上到。”

====================================

“个性事故?”

“是的,我们终于找出了协同犯的个性,他可以将人分为两部分。所以,我们想问问焦冻先生是不是也受到了影响。”

“……我想是的。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恢复吗?”

“目前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