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溯洄从之

私设在最下方可看到。

本文又名荒川主被秀记。

狗子出场非常少。

一目连x荒出没。

荒川实在是片特别大的地方,不过对荒川主来说,荒川的一切他都轻易地了如指掌。“荒川大人,这是什么啊?”有一天,手下的小妖们拿着一片漆黑的羽毛来找他。说是羽毛,可这东西重如铁石,只是空有羽毛的形状罢了。这东西稀罕,荒川主也没见过。“既然如此,大人你不如去找找看,究竟是谁的羽毛。我们荒川已经很久没出现外来的东西了。”“是啊是啊。这羽毛是荒川上游漂过来的。”荒川主本来不想去,可他实在是个温柔的人,架不住小妖们求他,只好拿着羽毛上了路。

这羽毛重成这样,却还能在荒川之上漂浮,显然是风在作怪。荒川首先想到的就是住在上游的一目连。他司掌风力,这点小事对他还不算什么。“可这东西确实不是我掉的。”一目连抚摸着荒的头发,对荒川主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很轻,因为荒已经睡熟了,虽然此时还是白天。“那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吗?”荒川主把东西收好,问他道。“不知道。”“荒他没事吧?”他睡得似乎太沉,这对大妖们来说有点不正常。“没事的。”此时天色已晚,荒川主打算留宿一晚再上路,然而一目连却面露难色,最终还是说:“好吧,只要你晚上别被吵到就好。”

到了太阳彻底落下的时候,荒川主才知道一目连是什么意思。本是一片静谧的处所,然而男人们动情的喘息贯穿了整片天地。“叫出来啊,让隔壁的人听听看,你是我的人……”是荒的声音,然而这种接近怒吼的语调荒川主却从来没听到过。“别闹了,隔壁是荒川主啊……”
一目连温柔的声音不再平和,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那又是谁?我不准你提别人的名字。”一目连叹了口气。“动的这么厉害,你不会痛吗?”“是你就不。”似乎连亲吻的声音都能听得到。荒川主第一次嫌弃自己的听力这么好,下了个咒,清静了之后,很快又睡着了。

一目连还没醒来荒川主就走了。他走的时候,荒似乎打开窗子看了一眼。见到是熟人,好像还脸红了一下。下一站未定,只是溯洄而上。沿途却碰到了几百年都不一定会见到一次的茨木和酒吞。要不是那年酒吞初掌大江山之时自己送去庆贺的好久把他和茨木引来了荒川一回,他们怕是没什么机会见面。拿出羽毛问酒吞,他和茨木也没见过。茨木安静得厉害,丝毫没有平时“挚友挚友”地叫着酒吞的样子。一路上总是遇到失常的人。荒川主心想。“听说阴阳师安倍晴明来此,你如果见到他了,请给我递个信儿。”酒吞的语气也不像平常一样狂妄嚣张。安倍晴明?“和茨木有关?”茨木听到荒川主叫自己的名字,看了他一眼,不见他说话,又低下头去。“有人假托红叶之名给我寄了夺命之物,他替我挡了一下,损了一缕魂魄。”“对他而言,只要你的眼光全在他身上,这样也未尝不可吧。”荒川主觉得自己今日不知为何显得啰哩啰嗦。和酒吞告别,继续前行。

很快,他碰上了阴阳师安倍晴明,他的身边是武士源博雅。“酒吞童子正在找你。”荒川主解释了原委。阴阳师笑了笑不作回答,,源博雅却着急去找他们。“他现在尝的滋味茨木尝的多了,不如让他等等,待我们回到平安京再打算。”安倍晴明拉住源博雅的手,“你听。”

荒川主也听到了,是悠扬的笛声。源博雅掏出叶二,却被安倍晴明拉住。这般动人的笛声令荒川主着迷,待他回过神来,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已经消失了,随同消失的还有他的力气。“阁下无需藏在树后,你的羽毛已经落了一地了。”树后走出来一个人,秀眉纤目,丰神俊朗,背后长着一对黑翼,羽毛与荒川主手中的一般无二。“不知阁下把我从荒川引到此处,意欲何为?”那妖怪把他推倒在地,俯视着他,说:“我叫大天狗。”温热的唇齿在他颊边流连许久,吻上了他的唇。“我想追求你,可在荒川你法力无边,若你不喜欢男人,恐怕我死无葬身之地。”大天狗一边说着,一边爱抚着荒川主的身体。十分动情之时想要进入,被荒川主一把掀翻。“你托付那阴阳师来帮你,可不太靠谱啊。”荒川主整理衣冠,收拾齐整了,对还在那边发愣的大天狗说:“到荒川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追求人的本事。”

P.S.私设了荒川地点,以及荒可能OOC,设定是每年到了他被投海的那几天,都会狂性大发,基本除了连连谁都不认识,然后就是白天睡觉晚上啪啪啪。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