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十一章〉

聂铮和郑森不是多喜欢逛街的人,他们的逛是跑去山里逛。离青旅不到60公里是一座石窟山,他们跑去租了辆车,郑森开着。上车的时候,郑森把要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聂铮拦住了。“副驾驶位不太安全,坐后排比较好。”聂铮点了点头,到后排和云修一起坐下了。“请系好安全带。”随着插销清脆的响声,车子向石窟驶去。
这里最负盛名的就是这座山。不同于别的石窟,这座石窟里大部分造像都和蔼可亲,慈悲之气满溢。人不算多,走的也慢。聂铮对这些东西似乎颇有研究,认真的一个一个介绍给他们。别的游客还以为聂铮是导游,就跟在后面听。云修站在聂铮旁边,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和他时不时抬起头专注地看着他和郑森的眼神,觉得有什么压抑很久的东西终于要压抑不住,破土而出。
晚上回去了之后,韦文居然已经坐在店里了。郑森去还车,所以没有和他们一起。
“郑森呢?”韦文看起来也不太好,脸色有些苍白,通身上下看起来都没有被好好打理过。云修虽然不高兴他没第一时间问自己,但是看他憔悴的样子,还是收敛了情绪,柔声回答:“我们今天出去租了车,他还了车就来了。”他走过去,环住韦文的肩膀,安抚他。聂铮站在原地,却有些无动于衷。“你这时候来,怕不是什么好时机。”他说完,也不等韦文他们回话,就站在门口等郑森回来。郑森回来之后,如果看见韦文,情绪大幅度波动,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想了想,又进来给阿宅交代,让她泡壶茶。然后又出去了。
“聂哥在这里等我干嘛,我又不是不认识青旅的门。”没过多久,门外传来郑森调笑的声音,听起来他心情不错。聂铮不说话,只是掀开了门口防蚊虫用的帘子,和郑森一起进去了。郑森一进去就看到了韦文,下意识地叫了句“先生。”
先生?听郑森这么叫韦文,阿宅和小萌都笑了一声,要不要这么民国风啊。“你来了。”韦文的背一瞬间变得僵硬,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我先去做饭。”聂铮不打算掺和这件事,解铃还需系铃人,别的人掺和进来,怕不是什么好事。阿宅和小萌也以帮忙为借口走掉了。云修还没反应过来,可在这沉默里坐了一会儿也觉得尴尬,没说什么,也冲着厨房去了。
厨房里,聂铮那边切着菜,阿宅和小萌在剥蒜。她们似乎在聊什么,不过看见云修进来又很快不说话了。云修也不喜欢自讨没趣,就沉默地站在一边。“阿宅,小萌,你们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对云修说。”聂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慢慢地说。
她们虽然好奇,不过既然聂铮这样说了,倒也很快都出去了。等她们出去,聂铮站到云修旁边,小声地对他说:“你觉不觉得,你应该让郑森离开韦文身边。”云修心里有这种想法,不过不太深,毕竟作为韦文的助手,郑森帮着整个公司升了不少事,而且他和韦文私交甚笃,贸然让他离开,怕是对韦文不公平。“这事不应该让郑森自己选择吗?”他这么回了聂铮,想听听他的想法。“不,我觉得依郑森现在的身体情况看来,他不太适合再跟在韦文身边了。他如果还在韦文那里,少不了要去陪他应酬。而且他的病由心生,既然他不肯下定决心,倒不如推他一把。”云修却不觉得聂铮这么说有理。“如果现在让他离开,他也难免不会因为心情变化引起病来。”既然看他不同意自己的观点,聂铮也就没多说了,只是深深地望了云修一眼,让他呼吸一窒。
晚上吃火锅,方便也热闹。郑森和韦文似乎还是没谈好,不过既然要吃饭,也就先不多说了。饭桌上一时静默,有些让人难捱。
吃完饭,聂铮打发阿宅和小萌早早睡了。他和云修被郑森和韦文留了下来,一起谈谈这件事。整个事情的始末聂铮可以说都有参与,这时候叫他也合情合理。“你们什么时候走?”走?云修和郑森都一愣。尤其是云修,他在这里的日子过的太轻松,到现在也没怎么想过走的事。看他们惊讶的样子,韦文说:“聂铮的意思是,无论我们到底去哪里,到都要离开青旅。”他看了一眼聂铮,“我说的没错吧?”聂铮点了点头。他和韦文尽管已经分手几年了,不过他几乎没怎么变化,和韦文交往时两人形成的默契也几乎没有变。
这时候,郑森说话了。“我以前就没想过和先生在一起。如果先生你和云总不在意的话,我还会继续工作。如果在意,我就离开公司去别的地方发展。”他这样说,韦文立刻答应道:“我不在意!”云修却冷声说:“可是我在意。”
他们还没彻底剑拔弩张起来,聂铮就淡淡地说了:“郑森,我再问你一遍,一直就这样你甘心吗?”聂铮平静地看着他,让郑森苦笑起来。“聂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聂铮,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云修和韦文都想听听他的建议。“别的我不会管,我只觉得韦文你应该好好拒绝郑森一次,让他死心,也让云修安心。”他的话刚说完,郑森就僵住了。他这几乎是在逼郑森离开韦文了。韦文也有些凌乱,聂铮这样做,他会失去一个知心朋友,一个好秘书,二者对他都是很大的损失。然而他这样的想法也未免太自私了些。聂铮这么说,云修也觉得可行。他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些年,看人自然比别人看的透彻。他能看出来,郑森就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如果韦文不正式拒绝他一次,他一定会一直抱有希望。一时间,四个人心里各有不同的想法,却没人肯先开口了。
郑森只是看着韦文。韦文纠结的神色让他瞬间明白了韦文的想法——他远比韦文自己要了解他得多。“今天先算了吧,我困得很,明天再说。”郑森装作打哈欠的样子。聂铮看了看云修和韦文,也点了点头。
韦文睡在云修的旁边,一夜翻来覆去没睡好,云修倒没受他的影响,睡得不错。然而他不知道,云修昨晚做了个梦,当时并没什么感觉,自然得不得了。不过醒来却惊异万分——他梦见自己吻了聂铮!
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吻,连一点情欲的色彩都没有,不过却让云修感到舒服。他突然有些不敢转到韦文那边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不过也许因为郑森的事,韦文也无法面对他,两人背靠背地躺着,仿佛听到了外面有什么动静。
起来之后,韦文发现郑森不见了。“聂铮,郑森去哪里了?”他一脸紧张,聂铮却平静地不得了。“他走了。”“走?!”安宁的早晨被韦文上扬的语气打破。“嗯,凌晨三点的飞机。”聂铮深吸了一口气,“我觉得他这样做,也是希望你不要再为这件事为难了。他既然这样想,你就领了情,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去吧。”韦文的嘴唇发白,两腿打颤,聂铮扶着他才慢慢坐下。韦文张着嘴,良久才说:“聂铮,他喜欢我多久了?”“八九年吧。”聂铮也没仔细问过郑森,只能大概估计一下了。他不是喜欢探听八卦的人,郑森上次过来休养,也就是过了安闲的日子,也没多说什么便回去了。韦文似乎有些被他说的话震到了,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办。
云修也同样不好过。他昨晚的梦扰乱了他的心绪,让他有些无所适从。聂铮不太喜欢他,这点他也感觉到了。而且他这时候跟韦文之间又没有恩断义绝,尚且存着对韦文的感情,要他提出分手根本不可能。他知道,自己该离开青旅了,无论有多么不舍得这里。其实没经历过这些,也许郑森也会走,而他和韦文之间的感情也会出现一些问题,不过在青旅,他却似乎回忆起了小时候不肯承担家业的自己。从衣服里把戒指拉出来看看,良久,云修又把它放了回去。开始订机票了。
韦文回到房间,和云修说了很久。具体两个人在说什么,聂铮也听不见,只知道他们出来后说打算坐下午的飞机回去了。
这场纠葛,唯一没有伤害到的人可能就是聂铮吧。他和韦文一笑泯恩仇,云修也被他收服——虽然他并不知道。可能唯一可惜的就是那盘棋了吧。送走韦文和云修,聂铮如是想。
时光飞逝后,转眼到了冬天,青旅迎来了一位久违的客人——云修。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风衣,拉着一个行李箱,裹着一身寒气就走了进来,对着坐在柜台的聂铮说——“聂铮,我和韦文分手了。”
上部完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