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一章〉

店里雇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长白山之约的话题,聂铮看过《盗墓笔记》,对她们说的东西也略有了解。不过他已经过了疯狂迷恋这个的年纪,对他而言,可能情感上的唯一寄托就是这家旅店。他当年喜欢上韦文是在高二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一如现在沉默,乏味,虽然身材好到让人很有依托感,可惜就是缺了一点作为恋爱对象的美感。他当时一心想着韦文,都把这些地方忽略了。当时他和韦文一起报了文科,在分班的时候却因为老师想把为数不多的学文的男生分开而与韦文分开了。
韦文是那种性格中温润却又疏离的人,这一点让聂铮常常苦恼,可也又是一些女生们暗恋他的原因。不过韦文没交女朋友,而他们作为文科班不多的仅存硕果,一直保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聂铮记得韦文喜欢文艺美学,尽管韦文并没有报那个专业,他却报了。他上了Y大,而韦文上了B大,几乎在这个国家的两头了。他最终忍耐不住对韦文告白,两人居然也就交往了。
他记得韦文说日后要到一个小城市开青旅,过安静的生活,所以他打大三开始就全国各地旅行,寻找那样的地方,大四的时候就开始办青旅,弄得很好,可惜韦文已经忘记自己说过这话,决意要到大城市打拼了。他还记得把韦文带到青旅时,韦文惊喜的样子,然而韦文没有留下,而是期望他去留守这一方净土。他觉得没什么,反正自己也喜欢这地方。出柜之后家里就不怎么管他了,在这样的小城市里待着,他觉得也舒服。到节假日的时候,他和韦文会交替着坐火车去对方的城市。然而一个人在西部,一个人在沿海,又是大半个国的距离。聂铮不多说什么,他知道韦文忙,就自己多去几次。他只能坐火车,经营青旅的房子是他贷款租的,按月还贷,再加上一些生活开销,他的收入也就没剩多少了。不过聂铮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他在夏天的时候自己酿葡萄酒,带点甜味的那种,然后一直到第二年夏天才会喝完。那些鸭肠之类的,他也会处理,而且做的很好吃。他去看韦文的时候会给他带一点,毕竟路太长,放的太久会坏掉。刚开始韦文还是很惊喜的,后来便也就那样了。韦文的工作后来越干越好,然而聂铮觉得他们之间越来越远了。
韦文不再坐火车往来于两个城市,而是飞机,然而来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在韦文最终坐着飞机过来,把他叫出青旅,说要和他分手的时候,他心里感到很复杂。他发现除了消之不去的痛苦之外,居然还有些解脱。是的,解脱,他隐约觉得,自己喜欢的不是现在这个现实的韦文,而是当初那个对一切都抱有幻想、活在自己的小世界的韦文。
他同意了分手,韦文感到松了口气。彼时,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十五年的交集。长久的感情,一时半会他还放不下,偶尔还是会想起韦文,只是没有当初那么疯狂了。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想起那段一切以韦文为中心的日子,他都觉得不是自己这么冷淡的人可以做到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