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樱

1.落樱
“手冢君想回去吗?”
这大概是大石第一次问手冢这话,是他们一起在彻底落败了的樱花树下喝酒时。本来是约好在樱花时节一起赏樱的,然而手冢那边突然被朝廷委任,一时不得脱身,所以大石并没有来手冢家。
他们是一起被派到唐土的,在日本时少年风流的贵族子弟,到了唐土,却发现自己便如未成形的陶土,仅仅是被从一堆普通的泥土中找了出来,但至今尚未成形。
不是每个人都能平安到达唐土的。这是前辈大和的话。他为人看似不正经,却与唐土相当熟悉,几乎能引领每一个人在唐土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位置。然而,当他说这话时,脸上却会有一种罕见的悲怆。
可是他的话里还有后半句——不是每个人都能平安回到日本的。在大和前辈回国接引新的学子前来唐土时,他遇上了海难,葬身大海。
不知为何,在他遇难之后,一直在唐土笃心学业的大石,突然起了回日本的心思。不过,这恐怕是在手冢看来罢了。
“看大石你的样子,不是想要回去的人吧。”手冢不答,反而问大石的打算。在他看来,大石不像是那个想要回日本的人。
大石摇了摇头。“我家不像手冢君家里,是兄弟两个人,即使手冢君不回去,也有国风可以顶立门户。如果不回去,恐怕美代子很难嫁得好。”
美代子是大石的妹妹,在日本,如果女方家没有足够显赫的家世,姻缘质量就会大打折扣。
“是我疏忽了。”手冢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大石摇了摇头,给手冢倒了杯酒。“没事,先喝一杯吧。”
酒是和他们同船来到唐土的不二酿的,他对万物的洒脱让人猜不到,他会是那个极度思乡的人。作诗的时候不仅要作汉诗,还要写一首和歌。而这酒,正是他酿好的,虽比不上唐土的清冽,却有日本风味。他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平安回到了家乡,而这酒,则留给了大石和手冢。
虽然处于唐土,可是手冢的庭院是和式风情。他在诸多贵族中最为出类拔萃、最受唐帝喜爱,所以独赏了他这处居所,据说是之前的遣唐使按心意所造。
这时樱花已经全落了,一场春雨,却带寒气,长安城甚至反常地降了雪。雪化了之后,樱花的花瓣都彻底不见了,树叶却倔强地全部留在了树上。其实手冢邀请过大石,让他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前来赏樱,自然有侍女会招待,可是大石却拒绝了。
“春日又不只樱花可看,朝中有人与我约好一起去赏杏花了。”
这是大石的理由,然而他并未与任何人一起看过杏花。他那时病倒了,在家里将养了许久,手冢挤出空,一连前往他家里几天看望。大石缠绵病榻,整个人非常憔悴,吃了多少苦药都没用。
“好起来之后,到我那里去赏樱吧。”手冢约大石过去。此时花期初始,大约七日后才是最盛,手冢期待大石能在七日后好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大石笑了。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想樱花繁盛的美景。
到底是年轻人,大石好的也快,只是长安城的风雨却不作美,几乎是他好起来的时候,长安城就开始风雨飘摇了,过了几日,甚至下起雨来。大石大病初愈,不能在这样极端的天气出门。然而到了风和日丽之时,樱花已经尽数消失。
“毕竟是长安城,樱花开败,还有许多花可看呢。手冢君,可愿与我同游长安?”大石的脸上隐隐带着期待。
“好。注意身体。”手冢答应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