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大过年的不虐了,给自己加点戏,最近的每个be能he的都给一个he吧

1.应有悔

纪凌已经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不为别的,柳家是他们邻居,他实在不好意思回去面对柳自得他们。

他是最后一个关的店,人家都问他怎么还不回去,他只是笑。回到家里,冷锅冷灶的,有什么想回去的。

柳自适骨灰所在的那个花盆里,纪凌一直不知道种什么好,但它自己发了芽。找人看了一下,是昙花。

纪凌回家的时候,就看见那盆一直没有开的昙花开花了,在外面炫目的烟火之下,它显得黯然失色,但是纪凌在那一瞬间几乎要哭出来了。厨房里亮着灯光,纪凌在那一瞬间心里一动。

走进去,厨房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锅边下饺子。他微闭着眼睛在那里等着,纪凌来了他也没注意到。

“哥……”纪凌的眼泪流了出来。

“你别哭啊。”柳自适显得非常慌乱,掏出手帕为他擦着眼泪,可他哭得更厉害了。

“你让我怎么办啊……我不认识你啊……”柳自适无奈地说。

“不认识?”纪凌一脸不可置信。

“我大概是从花里出来的,可我只是被一股力量驱使着做这些事情,剩下的……”柳自适苦笑。

狠狠地吻上他的唇,纪凌的样子显得有些狼狈。柳自适不知如何是好,可显然情动非常。

“这样还不认识吗?哥,你要为我负责!”纪凌要求道。

柳自适明显还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看到眼前的人委屈的样子,他就是忍不下心拒绝。“好吧,我答应你,只要我还能在这里。”

话没说完他就被推倒了,直到被对方榨干、精疲力尽才被放开。“哥,别走了。”纪凌只敢握住他的手,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大胆。

“好,我答应你。”柳自适翻了个身,将他搂在怀里了。“睡吧,新年快乐。”

2.翘家郎

攻正式向受提出,要带他去看心理医生。

受拒绝了,他说自己没病,虽然心里也觉得自己可能哪里不对劲。

攻劝了受很久,甚至逼得受再一次翘家。而受这次回来,发现攻不见了。

他本来以为攻只是出差,可是攻这一去就是半年没回来。

原本在家的安定和满足都变成了慌乱,受花了大力气找攻,可他一无所获。在他走投无路的一天早晨,攻回来了,平静地问他等人回家好不好玩。

受答应了攻的要求,困扰他和攻很久的问题,在心理医生面前似乎并不可怕,他知道了有很多人像他一样。

多年后他们都在感慨,当年的环节哪怕差了一节,两个人恐怕都会失之交臂。

但还好现在还在一起。

3.孑然

受带着兵团在一个小城镇补给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乞丐。

他大概瞎了只眼,腿脚也不利索了,被小孩子拿石头砸着欺负。他却捡起石头,尝了尝,发现吃不了就哭起来,而小孩子砸的更开心了。

其实佣兵见过更残忍的事都多了去了,可受心理还是于心不忍,往那边多看了几眼。他心里嘲讽自己,大概是被攻的“多管闲事”传染了。买了几个馒头,就往乞丐那边走去。

看到凶神恶煞的受,小孩子们就跑开了。他走到乞丐旁边,给他馒头。乞丐抬起头的那一瞬间,受觉得几乎是不可置信的。

那个乞丐是攻。

看到受似乎不愿意给他馒头,攻又把头低了下去,双手抱着头。他看起来脏兮兮的,那双总是温柔地治愈着他人的手,现在却布满了似乎永远也不可能治愈的伤疤。

受不动声色地将攻抱了起来,攻很惊慌,想挣脱受,受把馒头给他之后,攻就窝在他的怀里安静地吃了起来。

其他人看到受把一个乞丐抱回来的时候,都很惊讶。看到攻的脸的时候,他们也惊讶起来。

受要给攻洗澡换衣服,攻看起来很害怕,最后受没办法,将他打昏了才能动。受看到攻的身上有很多伤,比手上还重。

受哭了。

攻不知道怎么办,用手给他擦着眼泪,受一把把他抱在了怀里。

其实受挣的钱足够两个人过小日子,他离开了兵团,整天和攻黏在一起。

攻现在就像个小孩子,非常天真的样子,相处久了,他对受由刚开始的害怕变成了依赖,可是昔日的爱却似乎难以重现。

在某个契机下,攻的记忆都恢复了,可他这时却计划逃走。他不知道受会不会和他抱有一样的感情,如果不是,他的存在就只是个拖累。

受发现了攻的计划,和攻坦白了他的感情。攻几乎难以置信,而受用行动告诉了他。

对,最简单的方法,生命中的大和谐。

4.金色夜叉

真是个狗血的状态,反正攻重生了。

他心里这时候对受的感情就复杂多了,知道他会背叛自己,可还是舍不得他。攻决定让受和他一起直接出国。

结果没想到在国外直接遇到了同学。攻原本是不瞒着别人他和受的关系的,但是这样一来他就不肯说出来了。

受很敏锐地感觉到攻在同学出现后对他态度改变,只当他是变了心,自己心灰意冷。

可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受前世的记忆回来了。他今与前世的记忆交错,几乎快要把他折磨疯了。攻不忍心看他这么痛苦,给他找了个大师看看。

大师让受做个选择,在攻和同学之间。攻知道了之后,决定主动放弃,选择独自回国。

但是受在这个时候找到了自己的真心,他想跟着攻,但是他被攻留到了国外。攻搭着自己前世的线,在海外有了生意。他交代人让受在这里打理生意,但受一心想回国。

也许是因为攻的态度的缘故,同学并没有对受产生感情。大概过了很久,攻因为一桩生意上的事又来到了海外,受表白了他的感情,但是攻不肯相信。

国内战乱起来了,攻带着家人远避海外,直到这时,攻和受才继续像小时候一样继续天天相处了。那个时候受才打动了攻,两个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那个金色的夜叉再也没有出现了。

5.斯基

受醒来的时候就骂了句国骂,没想到梦见了对室友的春梦,而且剧情还那么复杂。

原来没注意室友的,这件事之后,他才渐渐开始注意室友。

他发现室友似乎对自己不太一样,比其他人更关心,可也觉得有可能是自己多心了。攻最后告白的时候,受大概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然后就是甜甜甜了。

==========================================

he到此结束,梨园妻给不了he了,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