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诸行无常——《平家物语》之慨

终于看完了。
这大概是第一个感受。这是第一本需要全程笔记的书,不然完全看不下去。人物的名字太像了,很难记住人和事的对应关系。而人物关系复杂的《源氏物语》,相较之简单许多。
读这本书之前,读了《菊与刀》和《源氏物语》,不然这本很多地方都看不了。日本的院政制度、太政大臣、摄政关白、入道、三位二位、云上人、殿上人、女院制度、左右大臣……不一一列举了,看书也要做功课的。作者大量用汉典、和典、释典,功力非常,不过看书人要做功课的。
这本书里最大的宗族,便是桓武平氏、清和源氏和藤原氏。顺带提一句,《阴阳师》中的源博雅,出自醍醐源氏,是日本三十六歌仙之一。日本古代四大姓氏,已经聚齐三家了,还有一家橘氏,不过早就衰落了。一般书都给平家、源氏人物关系,藤原氏作为配角,往往被忽略。不过,他们和平家、源氏都有姻亲关系,所以也要大致理一理。平家、源氏都是天皇后人,上数数代,同宗同源,不过后代相残,却是一点也不肯放过。
第一章开始的判词,其中有一句“诸行无常”,可看做全书主旨。诸行无常为佛教的三法印之一。诸行无常是说一切世间法无时不在生住异灭中,过去有的,现在起了变异;现在有的,将来终归幻灭。三法印的真谛必须要通过正法实修来证得。
日本佛教、神道教在日本的特殊地位,值得关注一番。全书中,南寺和山门多次参与政治,给自己惹来祸端。作者很喜欢将事情与因果联系起来。本可以成为平家中兴之主的小松殿平重盛,温和低调,抑制着父亲入道相国平清盛和弟弟平宗盛,还有儿子资盛等人的跋扈之气。本来是平家众人里最好的一个,偏偏英年早逝。作者便将其托于小松殿为了给平家赎罪,使熊野权现带走了他的生命。
小松殿是我在整本书里最欣赏的人物,然而,小松殿长子维盛虽有德行,却无家主的担当。平源大战后期,思念妻儿,无心作战,最后出家投海。小松殿次子资盛,无礼于关白殿藤原基房,入道相国反而助长资盛气焰。子不教,父之过。小松殿之子如此懦弱,也反应出了平家后继无人。
小松殿在世之时,入道相国还在,平家正是权力鼎盛时期,可已是天怨民愤,如同无根之树、失源之水了。入道相国在世的时候,将选了三百少年,梳秃发(经典的武士发型),行锦衣卫之职,使人不敢言而敢怒。如果入道相国之后的当家人是小松殿这样一心理佛、敦厚温和之人,也许渐渐可以平民怨,然而小松殿早亡,入道相国次子大臣殿平宗盛上位了。
宗盛可以说是书中花篇幅描写的第一次源平大战的导火索——讨回小松殿赐予伊纪守仲纲的名马,还接机羞辱他,最终使得一直和平家相安无事的源赖政为子和平家反目。这次事变,以高仓宫和源赖政一家覆灭为结果,然而,已经可以体现出源平之积怨了。
第二次是由木曾义仲和源赖朝分别领导起兵讨平,最终平家覆灭。木曾义仲是杰出的将领,然而暴虐比平家更盛,最终先平家一步被源赖朝剿灭。
至于源赖朝,作为胜者,他建立了第一个幕府——镰仓幕府。胜者,却也是一个寡德之人——将平家首级示众。在维盛投海之后,曾说小松殿于他有恩,既然维盛已出家,日后自然会留他一命。然而,源赖朝最终杀死了维盛的儿子——已经出家的六位。自此,平家绝嗣。
而诸女眷,作为家族的工具,在贵族家和皇宫里的日子,随着家族覆灭,生活的改变也令人叹惋。不过对她们的着墨不多,如果想看平安时代的女性生活,不妨看看《源氏物语》。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