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应有悔

“醒醒,纪凌,醒醒,上班要迟到了。”温柔的声音一直在叫他,还有人轻轻推着他,看样子不醒不行了。可是,他不是……纪凌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柳自适——他的同居室友。不,应该说是他以前的同居室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他对现在的一切都感到疑惑。看到他醒来了,柳自适舒了一口气。“我都以为我叫不醒你了。”他走过去把窗帘拉上,“你下午不是要上班吗?该起床了。赶快换衣服,饭我放在餐桌上了。”“你吃过了?”柳自适点点头。他走出去关上了房门,纪凌才打开手机看日期——是自己还活着的日子。他调出的排班表,今天需要接待的客户是李小姐。他这才想起来,今天似乎是他和余阳见面的日子。

纪凌是一家健身房的教练,有固定的客源,还有以前的客人介绍过来的客人。读书的时候,他成绩不太好,上了体校,后来又花钱在专业机构培训了很久,最后才当了健身教练。他和柳自适以前是邻居,两人相差10岁,不过关系却好。他从家乡小城出来到了大城市,租房是个麻烦的事,不过柳自适家里条件好,给他付了首付,让他在这儿供房子,他就租柳自适的房子住了。和他不一样,柳自适从小就学习好,读中文专业,在博士毕业之后,进入一家杂志社工作。两人兴趣爱好有很多不同,却也有很多相同,所以这样平淡的生活,过的也还算不错。

至于余阳,想到他,纪凌的眼中露出痛苦的神情。他在一次偶遇中认识了余阳,而且还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他以前明明交往过女朋友,但余阳的美摄魂夺魄,让他根本无法抗拒。但对方的冷淡和漠视让他痛苦不堪。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猛烈追求下,后来两人在一起了。可是他直到死才知道,自己是对方为了保护真正的心上人而打的幌子。

事已至此,他能怎么办,余阳家里是黑道背景,他一个小老百姓,根本动不了他。不过老天既然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他就要好好活着。下午的时候,李小姐会因为她在晚上要参加宴会的男伴在最后一刻说无法到场而拉他当壮丁,而正是这场宴会里,他见到了余阳。

“你再不起床全勤奖就没了。”柳自适又一次推门进来,看纪凌呆坐在床上,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烫啊。”“哥,我下午不想去上班了。”纪凌靠在床头,打了个哈欠。“你想好就行。下午我要出去,你有什么要带的吗?”柳自适问他。上辈子纪凌和柳自适绝交很久了,因为柳自适反对他和余阳交往。他给纪凌分析了好多余阳的事,想让他知道他和余阳不太合适,但当时的纪凌并不接受他的分析,两人关系恶化,最后基本不联系了。“你去干什么?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以前”发生的事让纪凌对柳自适怀着一种愧疚感,想和他多呆在一起一会儿。“我去买床。你看起来挺困,还是在家睡觉吧。”“买床?床不是好好的吗?”“我哥和嫂子下下周要来看我们,正好换个床,他们住。”纪凌房间里的床一米五,柳自适的床只有一米二。他睡觉的时候蜷着睡,占地方特别小。“好吧,不过到时候我要睡沙发。”纪凌记得以前柳自适的哥哥和嫂子确实来过,但他们当时住的是酒店。“不行,你长手长脚的,怎么塞得下。”柳自适不打算听纪凌的,“先去吃一点儿吧,我已经把排骨炖上了,一会儿吃块排骨再睡。”“哥好棒,以后就娶个你这样的。”柳自适笑了一下,没有答话,拉上门出去了。

对于和以前不同的事,纪凌觉得是自己带来的蝴蝶效应。他没太多想,给老板打电话请假,又给李小姐打电话赔罪。不过躺在床上,他怎么也睡不着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会不会自己以前经历的,只是一场梦。他翻来覆去了一阵子,觉得自己都不知道之后要做什么了。

没一会儿,柳自适回来了。动静不太小,不过一阵子也就好了。他轻轻打开门,看见纪凌睁着眼睛看着他。“晚上吃什么,纪凌?”他一问纪凌才想起来,自己把他留的饭给忘了。“不好意思了哥,那个,我吃剩饭得了。”柳自适摇摇头。“你明天还要上班,不吃不太好吧。我随便炒两个菜,做冬瓜排骨汤,你等下过来吃吧。”纪凌答应着,柳自适就出去了。“哥你等等我,我给你帮忙。”

这顿饭纪凌吃的很多,一是因为他中午没吃,饿了;二是因为柳自适的手艺他很久没吃,很想念了。“纪凌,你给我推荐个老师吧。”柳自适给纪凌递过去一张金卡,是纪凌他们健身会所的VIP卡。“你什么时候去办的卡?”“不是我办的,是杂志社发的福利。你不是跟我说,让我试试现代健身产品吗?”柳自适小时候练太极拳,一直坚持到现在了。纪凌把卡拿起来看了看,递了回去,“那你不如便宜我的了,到时候我发了工资,还能请你吃饭。”柳自适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就看你的了,纪凌。”

非典型重生文,双重生。现在连创作灵感都不能说,不然就剧透了。喜欢的人请给我你们的小心心~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