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清凉一夏

多cp,请挑自己喜欢的食用。

关于炎炎夏日中的式神避暑攻略:

连荒(我寮六星连x隔壁寮五星荒):
“一目连大人,坐在庭院里不热吗?”小妖怪们坐在屋子里吃冰,就看到一目连泰然自若地坐在庭院的那棵樱花树下。“不必了,我在等人呢。坐在房间里,他也许会看不到我,”一目连微笑着说。“那大人要冰吗?这会儿可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一目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要一份吧。”
他要等的人来得不算晚,吃完冰的小妖怪们刚睡着他就来了。全寮的式神都在睡觉,除了一目连坐在那里等他,就连蝉都热得无力鸣叫。见他走过来,一目连微微一笑。“荒。”
“嗯。”荒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走得近了,荒才看出来一目连的袖子下掩着什么,还用风符护着。一目连从袖子底下把它拿了出来。“绵绵冰?”相当常见的小食,夏天的时候,大家往往会给孩子准备,用来消暑。“是啊,绵绵冰。”一目连露出怀念的神色,“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吃这个。”
提起小时候的事,荒就觉得自己颇为不自在。只是看一目连一副沉浸于往事之中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你吃吧。”一目连推了推那碗绵绵冰,用手遮了遮仅剩的那只眼睛。“怎么了?”一目连只剩下这一只眼睛,有点什么事,荒都会特别担心。“没什么,想睡一觉罢了。”夏日午后的太阳,隔着树荫依然耀眼。
星辰幻境降下。一目连明白荒的意思,笑了一下。“谢谢你了,荒。”闭上眼睛,一目连靠在荒的肩上睡了过去。
一目连醒来的时候,幻境已经消散。明明荒的星辰幻境是可以开到日落的吧。望着天边的夕阳,一目连心里想。算了,谁让我家的荒还没彻底长大呢。一目连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风符将荒慢慢托起,带回了他的房间。

狗子川(狗子毛x六星川):
“大天狗,用力点,吾感觉不到汝的存在啊。”荒川之主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大天狗。
说是大天狗,其实也只有小小的一只,只有手掌一般大小。幼小的大天狗尽力为荒川之主吹着风,羽刃与手中的扇子齐飞,不过除了掉了几根细小的羽毛,就再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正值盛夏,荒川之主十分不适应阴阳寮里的炎热,尾巴一甩一甩地抽打在床上,一副烦躁的样子。
“我已经不行了,连大义也不想去实现了。”大天狗倒在床上,背对着荒川之主。“听说隔壁的两个寮里的大天狗已经成年了,叫他们过来,想必能扇得凉快些。”荒川之主说着便作势要起身。大天狗转过来,十分委屈地看着荒川之主。这种撒娇一样的表现让荒川之主又躺了回去,口中默念几句,汹涌的荒川水便流进了房间。手指一扬,把大天狗裹在了一个气泡里。大天狗在气泡里费了好大劲,把自己挪到荒川之主的胸口睡下了。

跳狐(跳哥跳弟的对话):
“哥哥,棺材今天看起来意外地沉呢。”
“因为里面有人啊。”
“他为什么要待在棺材里啊?”
“因为夏天太热,棺材里凉快嘛。”
“那你干嘛给棺材弄那么大一个洞?”
“这样就可以把他的尾巴拉出来给妹妹玩了。”
蓬松的白色尾巴出现,跳弟额上青筋直跳。这狐狸,没勾搭到自己的妹妹,就拐走了自己的哥哥,果然防不胜防。

青夜:
“喂,和尚,本大爷热死了。”夜叉把他的本就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的衣服扯得更松了,然而炎热还是忍不住地烦躁。青坊主看都不看他一眼,敲着木鱼诵经,听他这么说,才停下来回了一句:“心静自然凉。”
夜叉翻了个白眼。“每天听你念经,烦都烦死了,你让本大爷怎么心静嘛。”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扔给青坊主。“你以后要么念这个好了。”青坊主接住一看:安倍晴明情话集录。神乐出版社出版。他放下那本小册子,走过去对夜叉说:“我爱你。”“什么,你说什么?”夜叉并不是没听清,只不过不相信这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也会说这种话。“我爱你。”青坊主脸色不变地重复说。夜叉只觉得一股热浪袭上了他的脸颊。“啊混账,本大爷更热了!”

不知道会不会吞。。。废话太长了。。。

所谓补偿

今天轮到荒川主陪着阴阳师去做日常了,姑获鸟明显感觉到了大天狗心神不宁。“你这样根本没法带孩子们,还是回去休息吧。”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独自忙碌的姑姑,可大天狗已经被荒川主昨晚的那句“补偿”勾的失魂落魄。

“辛苦了,荒川先生。”走进庭院,今天轮岗的神乐和荒川主告别,带着小式神们离开了。荒川进了屋子,大天狗把晚饭端了过去,已经在等着他了。

荒川主笑了一下,大概是在笑大天狗太着急。“先去打水吧,一起沐浴如何?”大天狗的眼睛亮了,不消一刻,东西就准备妥当。脱衣解发,将自己浸入冰凉的水中,荒川主满足地喟叹了一声。“还不进来吗?”他看着那边呆愣愣的大天狗,笑了起来。脱掉衣服,水打湿了羽翼。有游鱼在大天狗的肌肤上划过,他睁眼看向荒川主。“我想要你的。”于是所有的游鱼都被收起,由荒川主的手指取而代之。他勾住大天狗的腰,借力将两个人拉的更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大天狗的唇,不接吻,转移阵地到了脖颈上。细细的啃噬,留下一片暧昧的吻痕。“反正你穿的一贯保守,把领子拉高一点,也没人会注意到吧。”温热的气息刚从耳边拂过,那人就倏忽不见了,但见多了一只獭。“给我擦干,把我抱过去。”有些急切却不失温柔的擦拭让荒川主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大天狗把他放下,草草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水。就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被荒川捆住,整个人都被推倒在榻上。

“忘了告诉你了,今天不仅是补偿,也是惩罚。”荒川主俯视着大天狗。大约半月前,大天狗罔顾他的意愿直接做到天亮,昏沉的脑袋让他那天无力对抗八岐大蛇。虽然身体不会受到实际伤害,可那种精神上的痛苦却不是假的。大天狗不明白惩罚的理由,他也不说,开始施行一场美妙的酷刑。

急刹车~~剩下的部分容我慢慢来๑乛v乛๑

呷醋

@脑洞存放处 写完了,不知道会不会离你的期望差的特别大。关于胧月夜的故事。感谢其他两位说要帮我抽卡的朋友,我会在周末开辆独轮车感谢大家的。

以下正文:

荒川和大天狗的房间原本相邻,两人决定在一起后,房间就被打通。除了把榻铺在了一起,其他陈设基本上都没改变。收拾起来很快,不过弄完也到下午了。沏了一壶茶,坐在一起慢慢喝,气氛便随着茶香一点变得暧昧起来。大天狗看着荒川主,在对方点头的那一瞬间,就吻了上去,完全没有想到这还是白天,庭院里的小妖们还在打闹呢。

“荒川大人,荒川大人,我们可以进来吗?”柔嫩娇美的声音,是桃花妖。大天狗被毫不留情地推开,樱花妖和桃花妖就进来了。“听说荒川大人和大天狗大人合住了,我们做了点糕点,打算给两位大人送过来。”樱花妖把手里的点心放在了茶桌上,顺势坐了下来。“这样一来,房间变大了好多呢。”桃花妖转着看了一周,“樱,我们也把房间打通吧。”“好啊,回去就和晴明大人说。”荒川主拿出两个茶杯,示意她们自便。“我看最近几日,你们和萤草都在忙,是最近有什么事发生了吗?”樱与桃对视一眼,回答说:“是神乐大人的想法。她打算为我们编支舞。”

跳舞吗?大天狗所能想到的,就是前段时间阴阳师们应唐国那边的要求跳的舞蹈,据说在那边刮起了一阵风暴。“好像到排练的时间了。荒川大人,我们走了。”“萤草应该已经过去了吧。”“不如去看看吧。”荒川主站了起来,“萤草上次的表演很是精彩呢。”

到了庭院,萤草已经被式神们围起来了。荒川主他们过去的时候,正赶上一曲终了。“萤草大人真厉害。”“是啊是啊,萤草大人最厉害了。”听到这些话,最得意的就是姑获鸟了,毕竟萤草是她一手养大的。萤草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辛苦你啦萤草,累了的话就先休息一下吧。”神乐这么说,萤草也没推辞,坐在地上,看样子是真的挺累了。荒川主给她递了杯茶,萤草接过来,道了谢,慢慢地喝起来。“荒川大人,茶真好喝啊。”萤草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要验证自己说的话一样,又猛喝了一大口,没想到却被呛了一下。平日里威力十足的游鱼,这时候温柔地抚着小姑娘的背。游鱼还可以这样用吗?大天狗微微惊讶。在他那里,游鱼向来是荒川主表达不满的工具,尤其是手被占着的时候。

“原来荒川大人是个好人!”蒲公英晃了晃,“完全没有金鱼姬小姐说的那么可怕嘛。”“金鱼姬?她是怎么说我的?”荒川主来了兴趣。“嗯…她说荒川大人喜怒无常,最喜欢欺负小式神,不过自己迟早会打败他,因为她是能征服世界的金鱼姬……”“别说啦!”金鱼姬冲了过来,打断了萤草。“你怎么把我跟你们说的全告诉他了啊?!”“不然的话,我们不就成了从背后说人坏话的式神了吗?”队友的重要性,这下子确实被金鱼姬意识到了。荒川主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戏谑眼神看着金鱼姬,不过她没对此作何评价,看了眼大天狗,对荒川主喊:“你这个笨蛋,和他住在一起你会被吃掉的!”吃掉?大天狗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都跟不上年轻式神的思路了。见他们都没回应,金鱼姬恼怒甩了一下袖子。“他连月亮都能吃下去,可你只是条獭!”大天狗和荒川主对视一眼,颇为无奈。“所谓‘吞月’,其实是天狗一族遮蔽月亮的秘术,鸦天狗也会一点。” 金鱼姬有点石化的样子,惹得大家发笑起来。

“好啦好啦,大家要不要看樱和桃的舞蹈?”神乐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樱与桃微微一笑,随着音乐舞动起来。和服袖子舞动起来的时候,荒川主趴到大天狗的耳边,对他说:“如果是你,恐怕羽毛要掉一地了。”樱与桃一连跳了三遍,萤草又跳了两遍,今天下午的练习才算结束。之后荒川主仍意犹未尽,难得地抛开了自己的高冷形象,问她们何时再练习。大天狗握紧了拳头,他想到了自己的笛子,不过那根本没用。舞者与荒川主开心地聊了起来,明明只是普通的对话,可不想让别人分去恋人的目光的想法却挥之不去。“大天狗,我给你编支舞怎么样?”神乐问道。上次大天狗信誓旦旦的说,他不会做跳舞这种蠢事,害的她只能去骗酒吞和茨木。“好。”大天狗回答。

“多谢了,荒川主。”晚饭的时候,神乐对荒川主说。如果不是荒川主装作对舞蹈很有兴趣的样子,恐怕这一次也没法满足唐国那边的要求吧。“别忘了你的承诺。”荒川主的话让神乐笑了起来。绵绵冰那种东西她屯了一堆,这下子终于派上用场了。

P.S.

①酒吞茨木如何被骗

“茨木啊,来跳舞吧。”

“不要。”

“可是酒吞也会去啊。”

“我去我去。”

“酒吞,来跳舞吧。”

“不要。”

“茨木也要参加的啊,而且他说特别希望和你一起跳舞。”

“……好吧。”

②荒川主用游鱼惩罚大天狗的场景

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又硬了起来,荒川主皱了皱眉头。“拔出去,我用手帮你。”大天狗眼神委屈,缓缓地顶弄着,希望改变爱人的心意。“够了,我明天要做全套任务的。”荒川主喘息着,用手抵住大天狗的胸膛,想让他从自己的身体里退出去。大天狗抓住了他的手,不肯屈服。荒川主迫于无奈,一个游鱼一甩,打痛了大天狗的手,他只放了一下手,荒川主就趁机让他退出来了。

原本被火热包裹,现在换为冰凉,爱人的唇舌让大天狗喘息不已。“以荒川的名义起誓,明日我会补偿你。”解决了问题,荒川主躺在大天狗旁边,沉沉地睡了。而大天狗因为那一句“补偿”,失眠了大半夜。

溯洄从之

私设在最下方可看到。

本文又名荒川主被秀记。

狗子出场非常少。

一目连x荒出没。

荒川实在是片特别大的地方,不过对荒川主来说,荒川的一切他都轻易地了如指掌。“荒川大人,这是什么啊?”有一天,手下的小妖们拿着一片漆黑的羽毛来找他。说是羽毛,可这东西重如铁石,只是空有羽毛的形状罢了。这东西稀罕,荒川主也没见过。“既然如此,大人你不如去找找看,究竟是谁的羽毛。我们荒川已经很久没出现外来的东西了。”“是啊是啊。这羽毛是荒川上游漂过来的。”荒川主本来不想去,可他实在是个温柔的人,架不住小妖们求他,只好拿着羽毛上了路。

这羽毛重成这样,却还能在荒川之上漂浮,显然是风在作怪。荒川首先想到的就是住在上游的一目连。他司掌风力,这点小事对他还不算什么。“可这东西确实不是我掉的。”一目连抚摸着荒的头发,对荒川主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很轻,因为荒已经睡熟了,虽然此时还是白天。“那你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吗?”荒川主把东西收好,问他道。“不知道。”“荒他没事吧?”他睡得似乎太沉,这对大妖们来说有点不正常。“没事的。”此时天色已晚,荒川主打算留宿一晚再上路,然而一目连却面露难色,最终还是说:“好吧,只要你晚上别被吵到就好。”

到了太阳彻底落下的时候,荒川主才知道一目连是什么意思。本是一片静谧的处所,然而男人们动情的喘息贯穿了整片天地。“叫出来啊,让隔壁的人听听看,你是我的人……”是荒的声音,然而这种接近怒吼的语调荒川主却从来没听到过。“别闹了,隔壁是荒川主啊……”
一目连温柔的声音不再平和,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的。“那又是谁?我不准你提别人的名字。”一目连叹了口气。“动的这么厉害,你不会痛吗?”“是你就不。”似乎连亲吻的声音都能听得到。荒川主第一次嫌弃自己的听力这么好,下了个咒,清静了之后,很快又睡着了。

一目连还没醒来荒川主就走了。他走的时候,荒似乎打开窗子看了一眼。见到是熟人,好像还脸红了一下。下一站未定,只是溯洄而上。沿途却碰到了几百年都不一定会见到一次的茨木和酒吞。要不是那年酒吞初掌大江山之时自己送去庆贺的好久把他和茨木引来了荒川一回,他们怕是没什么机会见面。拿出羽毛问酒吞,他和茨木也没见过。茨木安静得厉害,丝毫没有平时“挚友挚友”地叫着酒吞的样子。一路上总是遇到失常的人。荒川主心想。“听说阴阳师安倍晴明来此,你如果见到他了,请给我递个信儿。”酒吞的语气也不像平常一样狂妄嚣张。安倍晴明?“和茨木有关?”茨木听到荒川主叫自己的名字,看了他一眼,不见他说话,又低下头去。“有人假托红叶之名给我寄了夺命之物,他替我挡了一下,损了一缕魂魄。”“对他而言,只要你的眼光全在他身上,这样也未尝不可吧。”荒川主觉得自己今日不知为何显得啰哩啰嗦。和酒吞告别,继续前行。

很快,他碰上了阴阳师安倍晴明,他的身边是武士源博雅。“酒吞童子正在找你。”荒川主解释了原委。阴阳师笑了笑不作回答,,源博雅却着急去找他们。“他现在尝的滋味茨木尝的多了,不如让他等等,待我们回到平安京再打算。”安倍晴明拉住源博雅的手,“你听。”

荒川主也听到了,是悠扬的笛声。源博雅掏出叶二,却被安倍晴明拉住。这般动人的笛声令荒川主着迷,待他回过神来,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已经消失了,随同消失的还有他的力气。“阁下无需藏在树后,你的羽毛已经落了一地了。”树后走出来一个人,秀眉纤目,丰神俊朗,背后长着一对黑翼,羽毛与荒川主手中的一般无二。“不知阁下把我从荒川引到此处,意欲何为?”那妖怪把他推倒在地,俯视着他,说:“我叫大天狗。”温热的唇齿在他颊边流连许久,吻上了他的唇。“我想追求你,可在荒川你法力无边,若你不喜欢男人,恐怕我死无葬身之地。”大天狗一边说着,一边爱抚着荒川主的身体。十分动情之时想要进入,被荒川主一把掀翻。“你托付那阴阳师来帮你,可不太靠谱啊。”荒川主整理衣冠,收拾齐整了,对还在那边发愣的大天狗说:“到荒川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追求人的本事。”

P.S.私设了荒川地点,以及荒可能OOC,设定是每年到了他被投海的那几天,都会狂性大发,基本除了连连谁都不认识,然后就是白天睡觉晚上啪啪啪。

情咒5(完结)


结局一

“姑姑,SSR就这么难弄到吗?”

“说难也不难,只是我们阿爸是个非酋,我们到现在也只有一片大天狗而已。”

“姑姑,他每天都醒不来,好像一直在那里叫‘荒川’什么的。”

“心有所属,情之所钟,你长大就明白了。”

结局二

“荒川这家伙怎么还不醒,这样本小姐怎么打败他?!”

“如果没有大天狗,对他而言,还不如沉迷在食梦貘编织的美梦中吧。”

食梦貘好像不是造梦的。。。但是实在想不到有哪个式神和这个有关。其实没想be,只是想发泄一下抽不到SSR的不满而已。。。产粮玄学不适用于非酋。。。有谁在遥远之忆吗,可以一起来玩~

结局三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荒川主先开口了,却把话茬传给了大天狗。大天狗没有回答他,直愣愣地盯着他看了许久,才说:“……大义。”荒川主略微低了下头,问他:“什么时候走?”“明天吧。”大天狗的心里其实万分犹豫,然而荒川主似乎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如果这样,自己就只剩大义了。向来如此,不是很好吗?他想是这么想,可心里已经隐隐有个声音告诉他,根本不是这样。

冬夜里呼啸的风对大天狗根本没什么影响,可也许是在荒川主温暖的房间呆惯了,他居然觉得有点冷。躺在床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屋顶。忽然,听到有人进来了,转过去一看,是荒川主。

依然是那件裘衣,裹着这位荒川的主人,十分温暖的样子。大天狗想问他有什么事,不过没有问出口——荒川主走到了他的面前,裘衣脱了下来,里面未着寸缕,入目的便是大妖强悍的身体。

手被游鱼制住,自己也被强制性地压在对方身下,这种情形让大天狗感到有些被动,形式上挣扎着,但实际上却想看看荒川主究竟要做什么。“你的大义着实可笑,不如让我来给你新的大义。”荒川主的手中动作不停,脱下了大天狗的衣服。两妖赤裸的躯体纠缠在一起,风吹得激烈,绝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荒川主扶着大天狗的性器,缓缓地坐了下去。从未有过的疼痛让他有些难耐,不过还是倔强地动作着。“放开我的手。”大天狗的声音都变得沙哑了。“不可能。”下一刻胸口就被温热的感觉包围,让荒川主不适应地晃了晃身子,想要挣开。然而挣不开。既然如此,他便不再挣扎,享受着胸口的唇舌带来的快感。他抱住大天狗的头,低声对他说:“记住了,以后我便是你的大义。”

“已经日上三竿,还不起床吗大天狗?”午间斗技已经结束,荒川主回来,看到的就是沉浸美梦之中的大天狗。“让我实现我的大义,如何?”明明才刚醒过来。“不怎么样。”荒川主冷淡地走出了房门。毕竟大义是不好实现的吧。这么想着,大天狗笑了起来。

END

情咒4


冬天的荒川被冰封了个结实,荒川主也常常是昏昏沉沉的。他的力量源于荒川,这种情形也实属情理之中。不过大天狗却很精神,荒川主一觉醒来,总是看到他在旁边,很认真地看着自己,再或者就是把该他处理的那份事物全部处理掉。

“你不必如此。”荒川主在一次清醒的时候对他说,“我并非孱弱无力之人。”“我知道你不是,”大天狗的翅膀微微抖动着,“只是我想替你完成。”“那你的大义呢?”他们因“大义”相识相知,然而现在的大天狗却对大义闭口不谈。他并非舍弃了他的大义,只是没有理由地沉默了。

“大义?梦里怎么会有大义?”大天狗的回答让荒川主愣住了。怎么会是这样?他破门而出,跑到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房间。里面传出来武士低沉的呻吟,情欲翻涌的气氛让荒川主停了一下,但他还是推门进去了。

听到别人进来,源博雅发出了一声惊呼,衣物摩擦的声音传来,还好有屏风相隔,不至于直接让人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荒川主,有事吗?”安倍晴明的声音隔着屏风传了过来。“你给大天狗到底下的是什么咒语?”大天狗也追了进来,听到荒川主这么说,一脸的震惊让他几乎失掉了所有风度。“这咒从唐传来。当年唐明皇失了杨贵妃,痛苦难耐,临邛道士给了下了一咒,让他活在有杨贵妃的梦里,以梦为真。”那边阴阳师笑了一声,“而我反用这咒,让大天狗现实为梦境,抛开他不切实际的大义,做他心里真正想做的事。”两人都站在那里,一时无言,连看也不敢看对方一眼。晴明却难得有些不耐烦,催促他们出去了。

我想了两个be结尾和一个he结尾,都不知道该写哪个了。。。

情咒3


秋风起兮白云飞。

荒川主已经习惯了大天狗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什么也不做,单纯地待在一起,也觉得没有什么别扭了。不过最近,大天狗又多了一个新的习惯,会在荒川主出去的时候,拉住他的手。

大天狗的体温高一些,被他碰到的时候荒川主会很不舒服。他不说话,只是会在两人手间放“游鱼”。大天狗第一次的时候有些惊讶,不过后来这对他就没什么影响了。鱼在他们的手心里挣扎着——动物求生的本能,任谁在要被压扁的时候都会如此。

后来呢?

后来荒川主就习惯了。这都是晴明的咒的缘故吧。他这样想,反抗无果之后就不再反抗,任大天狗拉着他了。“大人怎么能这样呢?”有一天一只小妖从荒川过来,照例向荒川主汇报荒川近况。看到大天狗拉着荒川主的手,惊讶得不得了。“现在他只是拉手,如果以后拉尾巴呢?”尾巴听到别人叫它,很自觉地晃了晃。荒川主没有回答,很久才说:“应该不会。”

外人都不知道,而荒川人都知道,荒川主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尾巴。一向纵容金鱼姬的荒川主,在金鱼姬触碰了他的尾巴之后,第一次略微惩罚了这个小姑娘。荒川主没有考虑过大天狗会不会想碰他的尾巴,他的尾巴已经被人忽视很久,想必……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想必的事。

大概是在秋天正式转凉的那个晚上,大天狗握住了荒川主的尾巴。

摸起来滑溜溜的,有点握不住的感觉,然而还是被握住了。天气转冷,晴明和博雅温了酒,请荒川主也一起喝了几杯。他不擅饮酒,喝完之后已是微醺,坐在庭院边上打盹。一向露在外面的尾巴有点冷,自发地向衣服里面缩去。就在这时,大天狗握住了它。

没有什么轻薄的意思,只是想试试温度。但尾巴被握住一下之后,很快就滑了出来,狠狠地在手上抽了一下。这是荒川主下意识的反应。“冷吗?”大天狗问他。本来不想示弱,可也许是真的冷,也许是为了刚刚打了他一下的事,荒川主点了点头,任大天狗抱着他了。之后,大概就睡过去了。

情咒2

上一章的送花环梗来自于 @Winter Soldier D-smash 太太,已经要到授权,感谢太太~这一章送给太太作为谢礼,祝食用愉快~

夏夜的雨来得快,可这次去的不快。

荒川主躺在床上,慢慢转醒了。睡前还是明月皎皎,这会儿醒来已经是雷声大作了。看了眼时间,才睡了不到半个时辰。他是被体内盈满的妖力弄醒的。荒川涨水的时候,他的妖力就会比平时充足。这次的雨估计特别大,不然他也不会醒来。接着睡吧。他翻了个身,却想起大天狗还没回来。

大天狗今早被晴明派去处理一件事,晴明提醒他了,会下雨,要他早点回来。可能已经回来,只是自己没听见吧。荒川主这样想。正当此时,门却被推开了。

裹挟着很重的凉气,从气味上就能闻到浓浓的雨水味道。荒川主猜到是大天狗,本来不想睁眼,可他实在看不下去他这个样子。他睁眼的时候,恰逢雷声轰鸣。“不怕的。好好睡吧。”羽翼轻柔地盖在他身上,身体却记得很远。干燥而温暖的感觉,如果不是知道大天狗应该是才回来的,他可能会以为大天狗一直呆在寮里。荒川主伸手把他拽了过来,果然,身上还是湿的。心念一动,催动咒语把他的衣服弄干,顺手把人拽上了床。

这几个动作很快,大天狗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荒川主旁边了。他露出十分吃惊的表情,不过黑暗里没有谁能看得见。“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在回来?”“打雷,你会怕吧。”寂静的夜里,大天狗的声音在荒川主几近耳边的地方回响。我怎么会怕?我可是荒川之主。荒川主这样想,可他并没有说出来。略微拉了拉身上的羽翼,就像盖被子一样。也许真的有点冷吧。他这么想着。一只胳膊也随着羽翼过来了,放松地搭在他的腰上。他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只是把眼睛闭上了。

情咒1


荒川主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他很少在这个时候才起来,毕竟荒川的事数不胜数,一桩一件都要由他自己解决。想起昨天的事,现在看来,估计只是一场荒诞的梦。不过他的手指仍是忍不住去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又觉得这么做太奇怪,很快把手放下了。翻身起床的时候,半开的窗子外就飞过来一片羽毛。黑色的。

所以荒川主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大天狗。他站在门边,看荒川主出来了,就对他说:“我在厨房给你留了饭。”其实都是修炼多年的大妖,吃东西的想法已经淡了很多,荒川主也只是偶尔会和小朋友们一起同桌吃饭。“这可能是他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吧。”安倍晴明如是评价。“所以你的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荒川主不耐烦地问。因为大天狗的目光,他的皮肤似乎都能感受到一种灼热感——不同于他久居于荒川冰凉的水中,那种感觉快要把他的皮肤点着了。“咒由心生,该解开的时候自然会解开。”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闭上眼睛,不再看荒川主。荒川主有些不高兴,匆匆把饭吃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他并没有能逃离太久,大天狗很快就端着棋盘过来了。“一起下棋可好?”荒川主是会下棋的,可他独居已久,这种事早就忘了个干净,便拒绝道:“不了,我不会下棋。”明明是很平常的事,大天狗却露出了相当震惊的表情。“怎么会……”他的表现让荒川主感到了一种被轻视的感觉,登时手间聚力,差点就砸了游鱼过去。可一想这奇怪的表现都是因为安倍晴明的咒,也就无法下手了。他冷冷地看了大天狗一眼,关上了房门。

五月间,繁花落尽,阴阳师们有感于此,不免有几分伤怀,连日常的事物都放下了,打算一起去游春。“虽然花落了,可是树长得很好啊。”神乐抚摸着树干,感慨地说。“万物生长规律便是如此,明年早些出来吧。”八百比丘尼摸了摸神乐的脑袋。树上的花败了,可是地上星星点点开着野花。一帮小式神们围着萤草,要她教着编个花环。还有一些式神,要姑姑带着飞高高。大天狗盯着他们的方向,微微出神。荒川主对这些花啊树啊之类的都不关心,他见得多了,早就没什么感慨了。此处之水与荒川有融汇之处,凭借探查这里的情况,他能看看最近荒川如何。“你要吗?”大天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荒川主回头,是一个花环。不如萤草编的好,而且配色也有点奇怪。荒川主是不想要的,可他看到大天狗指缝里的泥土,又有些不忍心,就犹豫了一下。不过犹豫之间,大天狗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的眼神微微一黯,但很快又说:“那飞高高呢?”这次不等荒川主回答,他就把他抱了起来,很快飞到了高空。脚不触地的感觉让荒川主惊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平静下来——他没至于傻到在此挣扎然后把自己掉下去。高空的景色不同寻常,难得给了荒川主一点惊艳。身后飞来的黑色羽毛划过荒川主的面颊,然后随风落入水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