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所谓补偿

今天轮到荒川主陪着阴阳师去做日常了,姑获鸟明显感觉到了大天狗心神不宁。“你这样根本没法带孩子们,还是回去休息吧。”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独自忙碌的姑姑,可大天狗已经被荒川主昨晚的那句“补偿”勾的失魂落魄。

“辛苦了,荒川先生。”走进庭院,今天轮岗的神乐和荒川主告别,带着小式神们离开了。荒川进了屋子,大天狗把晚饭端了过去,已经在等着他了。

荒川主笑了一下,大概是在笑大天狗太着急。“先去打水吧,一起沐浴如何?”大天狗的眼睛亮了,不消一刻,东西就准备妥当。脱衣解发,将自己浸入冰凉的水中,荒川主满足地喟叹了一声。“还不进来吗?”他看着那边呆愣愣的大天狗,笑了起来。脱掉衣服,水打湿了羽翼。有游鱼在大天狗的肌肤上划过,他睁眼看向荒川主。“我想要你的。”于是所有的游鱼都被收起,由荒川主的手指取而代之。他勾住大天狗的腰,借力将两个人拉的更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大天狗的唇,不接吻,转移阵地到了脖颈上。细细的啃噬,留下一片暧昧的吻痕。“反正你穿的一贯保守,把领子拉高一点,也没人会注意到吧。”温热的气息刚从耳边拂过,那人就倏忽不见了,但见多了一只獭。“给我擦干,把我抱过去。”有些急切却不失温柔的擦拭让荒川主舒服地闭上了眼睛,大天狗把他放下,草草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水。就在那一瞬间,他的手被荒川捆住,整个人都被推倒在榻上。

“忘了告诉你了,今天不仅是补偿,也是惩罚。”荒川主俯视着大天狗。大约半月前,大天狗罔顾他的意愿直接做到天亮,昏沉的脑袋让他那天无力对抗八岐大蛇。虽然身体不会受到实际伤害,可那种精神上的痛苦却不是假的。大天狗不明白惩罚的理由,他也不说,开始施行一场美妙的酷刑。

急刹车~~剩下的部分容我慢慢来๑乛v乛๑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