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呷醋

@脑洞存放处 写完了,不知道会不会离你的期望差的特别大。关于胧月夜的故事。感谢其他两位说要帮我抽卡的朋友,我会在周末开辆独轮车感谢大家的。

以下正文:

荒川和大天狗的房间原本相邻,两人决定在一起后,房间就被打通。除了把榻铺在了一起,其他陈设基本上都没改变。收拾起来很快,不过弄完也到下午了。沏了一壶茶,坐在一起慢慢喝,气氛便随着茶香一点变得暧昧起来。大天狗看着荒川主,在对方点头的那一瞬间,就吻了上去,完全没有想到这还是白天,庭院里的小妖们还在打闹呢。

“荒川大人,荒川大人,我们可以进来吗?”柔嫩娇美的声音,是桃花妖。大天狗被毫不留情地推开,樱花妖和桃花妖就进来了。“听说荒川大人和大天狗大人合住了,我们做了点糕点,打算给两位大人送过来。”樱花妖把手里的点心放在了茶桌上,顺势坐了下来。“这样一来,房间变大了好多呢。”桃花妖转着看了一周,“樱,我们也把房间打通吧。”“好啊,回去就和晴明大人说。”荒川主拿出两个茶杯,示意她们自便。“我看最近几日,你们和萤草都在忙,是最近有什么事发生了吗?”樱与桃对视一眼,回答说:“是神乐大人的想法。她打算为我们编支舞。”

跳舞吗?大天狗所能想到的,就是前段时间阴阳师们应唐国那边的要求跳的舞蹈,据说在那边刮起了一阵风暴。“好像到排练的时间了。荒川大人,我们走了。”“萤草应该已经过去了吧。”“不如去看看吧。”荒川主站了起来,“萤草上次的表演很是精彩呢。”

到了庭院,萤草已经被式神们围起来了。荒川主他们过去的时候,正赶上一曲终了。“萤草大人真厉害。”“是啊是啊,萤草大人最厉害了。”听到这些话,最得意的就是姑获鸟了,毕竟萤草是她一手养大的。萤草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辛苦你啦萤草,累了的话就先休息一下吧。”神乐这么说,萤草也没推辞,坐在地上,看样子是真的挺累了。荒川主给她递了杯茶,萤草接过来,道了谢,慢慢地喝起来。“荒川大人,茶真好喝啊。”萤草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要验证自己说的话一样,又猛喝了一大口,没想到却被呛了一下。平日里威力十足的游鱼,这时候温柔地抚着小姑娘的背。游鱼还可以这样用吗?大天狗微微惊讶。在他那里,游鱼向来是荒川主表达不满的工具,尤其是手被占着的时候。

“原来荒川大人是个好人!”蒲公英晃了晃,“完全没有金鱼姬小姐说的那么可怕嘛。”“金鱼姬?她是怎么说我的?”荒川主来了兴趣。“嗯…她说荒川大人喜怒无常,最喜欢欺负小式神,不过自己迟早会打败他,因为她是能征服世界的金鱼姬……”“别说啦!”金鱼姬冲了过来,打断了萤草。“你怎么把我跟你们说的全告诉他了啊?!”“不然的话,我们不就成了从背后说人坏话的式神了吗?”队友的重要性,这下子确实被金鱼姬意识到了。荒川主用一种似笑非笑的戏谑眼神看着金鱼姬,不过她没对此作何评价,看了眼大天狗,对荒川主喊:“你这个笨蛋,和他住在一起你会被吃掉的!”吃掉?大天狗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都跟不上年轻式神的思路了。见他们都没回应,金鱼姬恼怒甩了一下袖子。“他连月亮都能吃下去,可你只是条獭!”大天狗和荒川主对视一眼,颇为无奈。“所谓‘吞月’,其实是天狗一族遮蔽月亮的秘术,鸦天狗也会一点。” 金鱼姬有点石化的样子,惹得大家发笑起来。

“好啦好啦,大家要不要看樱和桃的舞蹈?”神乐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樱与桃微微一笑,随着音乐舞动起来。和服袖子舞动起来的时候,荒川主趴到大天狗的耳边,对他说:“如果是你,恐怕羽毛要掉一地了。”樱与桃一连跳了三遍,萤草又跳了两遍,今天下午的练习才算结束。之后荒川主仍意犹未尽,难得地抛开了自己的高冷形象,问她们何时再练习。大天狗握紧了拳头,他想到了自己的笛子,不过那根本没用。舞者与荒川主开心地聊了起来,明明只是普通的对话,可不想让别人分去恋人的目光的想法却挥之不去。“大天狗,我给你编支舞怎么样?”神乐问道。上次大天狗信誓旦旦的说,他不会做跳舞这种蠢事,害的她只能去骗酒吞和茨木。“好。”大天狗回答。

“多谢了,荒川主。”晚饭的时候,神乐对荒川主说。如果不是荒川主装作对舞蹈很有兴趣的样子,恐怕这一次也没法满足唐国那边的要求吧。“别忘了你的承诺。”荒川主的话让神乐笑了起来。绵绵冰那种东西她屯了一堆,这下子终于派上用场了。

P.S.

①酒吞茨木如何被骗

“茨木啊,来跳舞吧。”

“不要。”

“可是酒吞也会去啊。”

“我去我去。”

“酒吞,来跳舞吧。”

“不要。”

“茨木也要参加的啊,而且他说特别希望和你一起跳舞。”

“……好吧。”

②荒川主用游鱼惩罚大天狗的场景

感觉到体内的东西又硬了起来,荒川主皱了皱眉头。“拔出去,我用手帮你。”大天狗眼神委屈,缓缓地顶弄着,希望改变爱人的心意。“够了,我明天要做全套任务的。”荒川主喘息着,用手抵住大天狗的胸膛,想让他从自己的身体里退出去。大天狗抓住了他的手,不肯屈服。荒川主迫于无奈,一个游鱼一甩,打痛了大天狗的手,他只放了一下手,荒川主就趁机让他退出来了。

原本被火热包裹,现在换为冰凉,爱人的唇舌让大天狗喘息不已。“以荒川的名义起誓,明日我会补偿你。”解决了问题,荒川主躺在大天狗旁边,沉沉地睡了。而大天狗因为那一句“补偿”,失眠了大半夜。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