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情咒4


冬天的荒川被冰封了个结实,荒川主也常常是昏昏沉沉的。他的力量源于荒川,这种情形也实属情理之中。不过大天狗却很精神,荒川主一觉醒来,总是看到他在旁边,很认真地看着自己,再或者就是把该他处理的那份事物全部处理掉。

“你不必如此。”荒川主在一次清醒的时候对他说,“我并非孱弱无力之人。”“我知道你不是,”大天狗的翅膀微微抖动着,“只是我想替你完成。”“那你的大义呢?”他们因“大义”相识相知,然而现在的大天狗却对大义闭口不谈。他并非舍弃了他的大义,只是没有理由地沉默了。

“大义?梦里怎么会有大义?”大天狗的回答让荒川主愣住了。怎么会是这样?他破门而出,跑到了安倍晴明和源博雅的房间。里面传出来武士低沉的呻吟,情欲翻涌的气氛让荒川主停了一下,但他还是推门进去了。

听到别人进来,源博雅发出了一声惊呼,衣物摩擦的声音传来,还好有屏风相隔,不至于直接让人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荒川主,有事吗?”安倍晴明的声音隔着屏风传了过来。“你给大天狗到底下的是什么咒语?”大天狗也追了进来,听到荒川主这么说,一脸的震惊让他几乎失掉了所有风度。“这咒从唐传来。当年唐明皇失了杨贵妃,痛苦难耐,临邛道士给了下了一咒,让他活在有杨贵妃的梦里,以梦为真。”那边阴阳师笑了一声,“而我反用这咒,让大天狗现实为梦境,抛开他不切实际的大义,做他心里真正想做的事。”两人都站在那里,一时无言,连看也不敢看对方一眼。晴明却难得有些不耐烦,催促他们出去了。

我想了两个be结尾和一个he结尾,都不知道该写哪个了。。。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