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情咒1


荒川主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他很少在这个时候才起来,毕竟荒川的事数不胜数,一桩一件都要由他自己解决。想起昨天的事,现在看来,估计只是一场荒诞的梦。不过他的手指仍是忍不住去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又觉得这么做太奇怪,很快把手放下了。翻身起床的时候,半开的窗子外就飞过来一片羽毛。黑色的。

所以荒川主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大天狗。他站在门边,看荒川主出来了,就对他说:“我在厨房给你留了饭。”其实都是修炼多年的大妖,吃东西的想法已经淡了很多,荒川主也只是偶尔会和小朋友们一起同桌吃饭。“这可能是他表达好感的一种方式吧。”安倍晴明如是评价。“所以你的咒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开?”荒川主不耐烦地问。因为大天狗的目光,他的皮肤似乎都能感受到一种灼热感——不同于他久居于荒川冰凉的水中,那种感觉快要把他的皮肤点着了。“咒由心生,该解开的时候自然会解开。”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闭上眼睛,不再看荒川主。荒川主有些不高兴,匆匆把饭吃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他并没有能逃离太久,大天狗很快就端着棋盘过来了。“一起下棋可好?”荒川主是会下棋的,可他独居已久,这种事早就忘了个干净,便拒绝道:“不了,我不会下棋。”明明是很平常的事,大天狗却露出了相当震惊的表情。“怎么会……”他的表现让荒川主感到了一种被轻视的感觉,登时手间聚力,差点就砸了游鱼过去。可一想这奇怪的表现都是因为安倍晴明的咒,也就无法下手了。他冷冷地看了大天狗一眼,关上了房门。

五月间,繁花落尽,阴阳师们有感于此,不免有几分伤怀,连日常的事物都放下了,打算一起去游春。“虽然花落了,可是树长得很好啊。”神乐抚摸着树干,感慨地说。“万物生长规律便是如此,明年早些出来吧。”八百比丘尼摸了摸神乐的脑袋。树上的花败了,可是地上星星点点开着野花。一帮小式神们围着萤草,要她教着编个花环。还有一些式神,要姑姑带着飞高高。大天狗盯着他们的方向,微微出神。荒川主对这些花啊树啊之类的都不关心,他见得多了,早就没什么感慨了。此处之水与荒川有融汇之处,凭借探查这里的情况,他能看看最近荒川如何。“你要吗?”大天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荒川主回头,是一个花环。不如萤草编的好,而且配色也有点奇怪。荒川主是不想要的,可他看到大天狗指缝里的泥土,又有些不忍心,就犹豫了一下。不过犹豫之间,大天狗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的眼神微微一黯,但很快又说:“那飞高高呢?”这次不等荒川主回答,他就把他抱了起来,很快飞到了高空。脚不触地的感觉让荒川主惊慌了一下,不过很快平静下来——他没至于傻到在此挣扎然后把自己掉下去。高空的景色不同寻常,难得给了荒川主一点惊艳。身后飞来的黑色羽毛划过荒川主的面颊,然后随风落入水中了。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