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逸刃】毒(番外二)

也许还有一个番外,也许没有

番外二、裴侍卫要辞职
众所周知,裴钰绝对是南羽都的肱骨之臣了。
虽然年纪轻轻,但已经经历了南羽都的三任帝王,兢兢业业,一直守卫在当今羽皇身边,永远冒着被割舌头、发配边疆和死全家的风险。
不过还好,前些年羽皇终于良心发现,免了他随身侍卫的职,把他派出宫去,现在是高官厚禄,上赶着要把女儿嫁给他的人可是不少。
不过他这个派出宫去和别人不同,其实多数时候还是在宫里当值的,只是假期变多了而已。
有时候裴钰休假在家,还觉得颇为不适应。毕竟假期太长,人就会觉得太闲,没事就会想一些以前的事。
那时候风天逸刚走,风刃所中的骨生花之毒便发作了。有法子治,但是过程痛苦无比。裴钰劝过风刃很多次,希望他把风天逸找回来让他暂时执掌朝政,而风刃就可以安心养病。
“我既然答应了天逸,就不会再让他回来了。”风刃拒绝了。每次他疗毒之时,裴钰就看见平时那样注重皇家风度的人,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忍不住地打滚。“就像是真的要死了一样。”这是风刃在有一次治疗后对裴钰说的话。
在治好了毒以后,风刃似乎变了个人。他原本因伤心而身形消损,然而后来却逐渐恢复。大概是面对生死之后,才懂得真正珍惜生命吧,而且他的情感从一个死人身上,转到了一个活人身上。
裴钰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风刃喜欢风天逸的,但是他发现的时候,就被风刃发觉了。他和风刃之间的默契,让他们都不再提起此事。
之后,在薛襟阅读古籍之时,突然发现星流花其实有毒性,而且如果毒发,就会使人在极其痛苦的过程中死去。那样荒诞的一个解毒之法,裴钰都忍不住怀疑,风刃却信了。
裴钰怀疑这是风刃趁机找的一个让风天逸回来的借口。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风刃刚开始是想扮成卑劣的样子,让风天逸解毒之后能说走就走,然而在造梦之后,两人之间却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样子。风天逸对风刃的感情没有刚开始的抗拒,暧昧之情油然而生。
造梦,其实是一种入梦方式。第一次,需要在特定的情况下让事情真实发生,那么,在下一次同样的情况下,只要有晓梦香燃起,风刃就能入了风天逸的梦,用他在造梦时的样子。
因为这事的绝密,所以裴钰要替风刃准备一切。尽管知道自家主子风华无双,但是裴钰在看到一袭白衣的风刃时,还是万分惊艳。上好的白菜让猪拱了。他远远地守在宣勤殿外,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至于后来风天逸在宣勤殿外偷听,也是因为风刃的授意。裴钰看着风天逸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下子,风天逸是绝不可能逃出风刃的手掌心了。
这次休假还没结束,结果宫里就有人偷偷来请他。说是二位主子又闹了别扭,请裴侍卫救救他们这些当奴婢的。裴钰叹了口气,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是不从自家主子那里下手的,有时候风刃服了软,风天逸还跟他赌气呢,但是风天逸服了软,风刃虽然嘴上不阴不阳地说两句,火气却是登时就能消。
这次两人闹的不轻,裴钰刚去风天逸就要赶他出来。裴钰凭借自己在这二位之间多年周旋的能耐,将风刃之前是如何如何为他受苦的经历说了一遍,弄得风天逸愧疚不堪,裴钰还没彻底讲完呢,他就要去宣勤殿了。
裴钰这下子安了心,回到家,一身轻松。他这时候可要躲远点,不然风刃难免对他也冷嘲热讽。
不过这次裴钰等到的不是冷嘲热讽,他等到的,这次是一道圣旨——加封一等公,侍卫长一职,世袭罔替。
裴钰还没接过圣旨,登时觉得眼前一黑。他突然想说一句雪大人的台词:风刃,你欺我太深!
裴钰:哼(╬ ‾᷅皿‾᷄ ╬),辞职!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