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逸刃】毒③

三、
这样的日子风天逸大概过了半年,风刃每两天来“临幸”他一次,到后来,不用风刃下春药,只要风天逸看到他优美挺拔的身体,就会有感觉。他痛恨这样的自己,因为这样仿佛只会发情的禽兽一样。
软筋散也从刚开始的必不可少变成了偶尔才会出现的东西。风天逸按着风刃的腰,疯狂进攻时,是他唯一报复风刃的机会。
然而即使如此,风天逸也恨不起来风刃。他知道,皇叔是被他的任性拘在了这里,所以无论如何他也欠着风刃。
然而现在,风刃已经一连半月没出现在祁阳宫了。到底是血脉亲情,风天逸要去宣勤殿走一遭了。
“殿下,陛下有令,您不能离开祁阳宫。”侍卫拦住了他。
“放肆!你们居然敢拦我——”用一贯的高姿态说了一半的话,他才想起来,现在的羽皇是风刃而不是他。
“罢了,那你们告诉我皇叔最近如何?”
侍卫们面面相觑,无人知道这个答案。“殿下,我们都是在这里护卫您的,没人知道宣勤殿那边的情况。”
风天逸也不能责备于他们,只好说:“那好吧,你们帮我把裴钰叫来。”
裴钰倒是到的很快,风天逸问他:“最近朝中有什么大事吗?”
这……什么才算大事呢?裴钰略一思索,答道:“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
“只是什么?”
“陛下要将已故的茵梦王妃封为羽后,群臣反对,陛下心烦着呢。”
原来是因为南茵梦。风天逸不知道,他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很难看。在他看来,小时候他与皇叔亲近,然而那时候南茵梦从自己身边抢走了皇叔,所以他从没喜欢过温柔可人的茵梦王妃。
“你先去吧。顺便替我问问皇叔,到底什么时候放我走?”
裴钰面露难色,风天逸见此,冷哼一声,不过也没难为裴钰,还是让他走了。
深宫寂寞,所以从不乏长舌之人。风天逸假寐养神之时,就听见宫里有两个宫女聊天。
“听说那位南姑娘和以前的茵梦王妃长的是一模一样。就是原来的易姑娘,也没有那么像。”
“不过也有人说她在气质中和茵梦王妃还是有所不同。”
“那又如何?陛下喜欢她就行了。你看这祁阳宫里,陛下已经很久不来了……”
两人之后的话风天逸没有听下去。原来皇叔不来,是因为有了一个像极了茵梦王妃的人。可是,如果她长得像茵梦王妃,那她和茯苓之间是什么关系?风天逸对侍卫说道:“你们去跟皇叔说一下,就说我今天有事和他商量,一定要见到他。”
风刃来得时候,风天逸正在喝酒。他已经是微醺了,看着风刃模糊的身影,似笑非笑。以前是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现在轮到了皇叔。他灿然一笑,跌跌撞撞地向风刃走了过去。然而走了没两步,就足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天逸!”风刃接住了他。杯子里的酒液全洒在了风刃的身上,然而他也没说出一句责怪的话。
这大概是风天逸回来之后,风刃最温柔的一回了。他直接把任性的风天逸打横抱起,放在了床榻上。
“既然你喝醉了,那我们就改日再谈好了。”风刃又恢复了之前的态度,然而下一刻,他的衣袖就被风天逸拉着了。
“你,你宣勤殿里的女人,是不是茯苓?”风天逸用尽了力气拉着风刃的衣袖,都快把那宽袍拉下来了。
风刃的神色变得很冷淡。“不是。”他掰开风天逸的手,就要离开,却被风天逸压在身下了。
“起开!”风刃皱了眉头,显得很不耐烦。
“为什么,皇叔?”风天逸却笑了,“你不是喜欢我这样做吗?过去半年……”
“那是之前,现在茵梦回来了,我要你何用?”
“那皇叔为什么不放我走?既然南茵梦回来了,你就该放手让我去找茯苓!”
“凭什么?本皇因为你被迫留在这南羽都数十年,你想潇洒?做梦!现在茵梦怀了我的孩子,等到她顺顺利利地把孩子生下来,我就带她去九州潇洒。到时候,让你也尝尝被困在这深宫之内的滋味!”风刃说完,便要推开风天逸,然而就在那一瞬间,风天逸就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让他推也推不开。
闻着身边熟悉的冷香,风天逸的身体本能地觉醒着。风刃和他离得那么近,当然感受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本皇起来!”他在风天逸身下挣扎着,然而他的举动反而让风天逸更有感觉了。
“皇叔来侄儿的祁阳宫一趟实属不易,就让侄儿好好伺候伺候皇叔,全当报答了。”他轻车熟路地去解风刃的衣服,然而却被风刃一把挥开。
两人登时缠斗起来,不过却是在床上。风刃一心一意地阻挡着风天逸,然而风天逸却悠哉游哉,甚至趁机挑逗着风刃。到底是年轻人,风天逸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天逸,轻一些。”风刃软了语气。既然躲不过,那他只能生受了。
“既然皇叔都这么交代侄儿了,我哪有不从之理?”风天逸的动作慢了下来。尽管喝了酒,但是他的动作倒也不失准头。“天逸……”他听见风刃低沉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然而下一秒,他就被风刃一掌劈晕。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