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脑洞】贴身按摩

私心不想be,但感觉这个he像是烂尾一样。毕竟我想不出什么好结尾了(´;︵;`)

受从小是个三好少年,家里父母开明,早早的就出了柜,也没啥事。大学学的是临床心理学,毕业了就进了精神病医院工作。他主要负责心理疏导,很多人都喜欢找他,主要是因为年轻帅气。
受平时没事喜欢看书,不高兴的时候喜欢练散打。他从小练散打的,脱衣有肉穿衣也快遮不住鸡肉的身材,再加上一股温和的书卷气,让他看起来就很可靠。
不过这样子未免太正经,受有个朋友喜欢享受,有次一脸奸笑要带受去按摩,结果就带受去了贴身按摩的店里。
受躺在那里,攻压下来的时候他差点叫了出来,攻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受这才注意到,攻的眼角有颗泪痣,看起来颇有妩媚之色。受大概明白朋友当时为什么那么笑了,也是颇为无奈。他身上涂了油,但是攻的身体在他身上游走时,他除了滑腻感,却还有种硌人的感觉。
受毕竟是医生,随口就嘱咐了攻要多吃点东西,养好身体。攻也就那么随口应了。
攻做完全套,站起身的时候,受才仔细地注意到了攻的模样。他身体纤长,但是瘦的厉害,站的远了,泪痣看不清了,妩媚感消失,但是一股忧愁感就浮出来了。受职业病犯了,想多说几句,但是攻出言提醒,说他还有下一个客人。
朋友在外面等着受,暧昧地问他有没有享受到,还跟他说有的师傅提供那种服务。受颇为哭笑不得,然而攻忧愁的样子留在了他的心里。
受偷偷摸摸地又去了,他没预约,攻那里有客人。本来给他安排了别人,可是他坚持要等着攻。他上楼去,听见攻和别人说话,柔声细语,一时之间愣住了。
受进去之后,有意无意地跟攻聊天。然而攻对他的态度很冷淡,他去了几次,才大概知道了攻的情况。几乎独身,唯一的弟弟在外地上大学,根本不知道他哥是做什么的。不过弟弟很争气,学习很好。
受的老本行是心理疏导,渐渐的他也能引导着攻和他稍微说几句玩笑话了。有一天攻压在他的身上对他笑的时候,受发现,他喜欢上攻了。
然而随着攻对他敞开心扉,受才知道,攻喜欢上了一个客人。那个人比攻大几岁,成熟稳重,离婚,有个孩子。
“那他喜欢你吗?”受问道。
然而攻却暧昧不明地说,那个人喜欢男人。
受每次都会比预约时间早点去攻那里,因为如果攻之前没客人,他们就可以多聊会儿天,虽然受需要加钱,不过他不在乎。
然而这次,他听到了里面有人的呻吟。他也许还听到了攻粗重的喘息声,但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出来的是个瘦小的中年人,尽管刚刚做过了,但是看向受的眼神里还带着欲求。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去的,但当他面对按摩床的时候,突然躺不下去了。
攻的脸色不太好看,带着苍白。“你不是不做这种的吗?”受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
“我弟上学要钱的,不做活不下去。”攻干巴巴地回答。他又问道:“你今天还做吗?”
受躺了下去。他的身体抖得厉害,攻几乎压不住他了。“那你和你喜欢的人做了吗?”他问道。攻犹豫了一下,回答说:“做了。”
受又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不戴套做多少钱?我检查过的,没病。”
不过攻很坚持,不戴套绝对不做。受妥协了,攻给他灌了肠,处理了污物,扩张几下之后就插了进来。受的手臂环住攻的背,双腿紧紧缠在攻的腰上,眼睛里流着泪。
其实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订好了蛋糕,还有晚餐,想等着按摩完了和攻一起去。
“不行,我还有下一个客人。”攻拒绝了受。
然而受一直等在门外,攻出去,看见面如死灰的受,还是心软了,跟着他去了餐厅,还给他唱生日歌。
“如果要你不做那个,要多少钱?”受问道。尽管攻只做1,但是无论上下,他才是被嫖的那一个。
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知道受帮了他很多,也能看出受的感情,但他不能失去任何客人,所以必须插入他们的身体,而如果他失去他们,也不应该让受替他买单。而且……他皱起眉头,那个他喜欢的人也在那些想让他插入的人之中。
受从钱夹里掏出了他的工资卡递给了攻。“里面可能有五万多,以后每月打进来一万五,够不够?如果不够我再添。”
“何必呢?”攻握住受的手,把卡推了过去,受缺拉住他的手,说:“你知道我爱你的。”
所以他不忍心看攻这样,自从他喜欢上攻之后,想想攻的肌肤要贴在另一个人的身上,都足以让他心痛。
攻拒绝了受。
受后来还像没发生过这件事一样过去,不过他会用掉两人份的时间。他不让攻插入他的身体,也不用攻按摩,他让攻压在他的身上,抱着他。时间太久,攻有时候都会睡着,然而受不会。他贪婪地呼吸着攻的气息,心里痛苦得厉害。
尽管他学了心理学,可是医者不能自医啊。
受有段时间好忙,没有去按摩了,他去之后,才知道攻前段时间辞职了。攻喜欢的人不再来了,而他的弟弟发现了他到底在做什么,看不起这个哥哥了。
受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攻找到,攻比他第一次见到攻的时候还要瘦了。他把攻接到了家里,也不问什么,先给他养身体。过了好久,攻愿意说话了,受才知道攻喜欢的人其实是有爱人的,和他只是图个新鲜。而攻差点被一个客人强暴,用手边的烟灰缸把那个人的头都砸破了,他才脱身,不过之后被拘留了几天,出来以后就辞职了。
受特别难过自己当时不在攻的身边。他忍住了和攻谈感情的想法,把攻的身体养好以后,推他出去工作——小区门口有家便利店开张,正在招店员。
攻刚过去很不适应,然而去的久了也觉得不错。他按月给弟弟打生活费,按年打学费,作为哥哥,也算是尽到了责任。店里和他搭班的小姑娘胖胖的,有个胖胖的男朋友,看到他们在一起时,他总会想起受。
其实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那个胖胖的男生和受一样爱笑。不过受的笑意是浅浅的那种,仿佛天生长在脸上。
攻如果半夜醒来,偶尔能听到受叫着他的名字自慰。他从受的眼神里就能看出受还喜欢他,可是他不想拖累受,就打算搬走。
“是你就不算拖累。”攻提出要搬出去的时候,受急得脸涨得通红。他平时行事稳重,看起来比攻大几岁的样子的人,其实反而是比攻要小的。攻只好答应他不搬走,受这才放心了。不过他还得寸进尺了,要攻和他试试。攻颇为难,但是看到受期待的样子,还是答应了。
说实话,受很庆幸自己学了心理学。因为现在面对攻的时候,他就知道该怎么消除他的阴翳。他把工资卡再度交给了攻,美其名曰给媳妇保管,做的时候,开心起来就老公媳妇之类的随便叫。他学了很多东西,就是为了让攻开心。不过还好,他学的有用。大概过了几年,攻就能像其他人一样生活了。
受还是喜欢攻压在他身上睡,攻怕把他压坏了,他却说攻就像只猫一样轻。尽管受高大些,不过他总喜欢把自己塞进攻的怀里。攻知道,受是在用这些确认自己在他身边。“我会永远在你旁边的。因为我也爱你。”攻趴在受的胸口对他说。受的眼眶一下子红了,他收紧了手臂,和攻抱紧。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