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美强】出轨①(把坑发上来,嘿咻(。ò ∀ ó。))

“我可能要歇一阵子了。”周扬站在街边,深深地吸了口烟。他今年刚过三十,是社会普遍认为的男人的黄金年龄,不过他倒觉得没那么好,总是感觉累。毕竟不仅事业上要操更多的心,还有个如狼似虎的伴侣,让他实在容易疲惫。索性放弃开车回家,干脆坐地铁。虽然挤地铁很麻烦,但不用一直在路上操心。周扬挤在人群里,心里却突然轻松。
然而这个轻松中又带着一丝惆怅,因为周扬的前男友君羡和他分手了。
君羡一直是A市同志圈里的风云人物。他自己也是个0,不过总有不明真相的小0和他搭讪。君羡喜欢健身,喜欢泡吧,更喜欢做爱。他不喜欢和自己一样的肌肉型男,就喜欢那些斯文俊秀的1。他的炮友都是这样的人,不过他没和他们谁交往过。大家都年轻有资本,好好玩就好,扯什么感情。
和君羡处于反面的就是周扬。他几乎不去健身,爱好骑行,喜欢晚上在家看书。周扬偶尔去“孔乙己”和几个相熟的朋友喝喝酒,大家一起聊聊最近过得怎么样,倒也不错。君羡一般不去“孔乙己”那种清吧,要不是难得的一起有女性朋友来玩,就一定会进自己惯常的狩猎地点。结果这次在这里,居然看到了不错的“猎物”。君羡约炮无往不利,在周扬这里吃了闭门羹,自然耿耿于怀,暗自下定决心要把他追到手。他是情场高手,周扬没多久就沦陷了。
他在朋友里一向以冷静理智著称,在最后关头跟君羡说好,以后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容忍,唯有出轨绝不可以。“如果你真的要放弃,我绝不会挽留。”周扬如是说。
本来大家都猜他们最多三个月就分手,不过君羡和周扬的恋爱经历都不多,可以说,“开发”周扬的过程带给了君羡极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不仅是在心理,也有在生理。不过再多的新鲜感总有消磨殆尽的一天,在他们交往五年后,周扬洗衣服的时候,在君羡的口袋里发现了一盒拆开的、只剩两个的杜蕾斯。他知道君羡不是不细心的人。周扬虽然平时面上冷淡,不过一向体贴,花了三天时间找到房子之后,就平静地和君羡分了手。
和君羡失败的感情让周扬不禁反思起自己,不过情感经历太少,他也很难对比着所谓的正确答案,将每一个错误像学生时代那样写在纠错本上。周扬身边的朋友都劝他放下,周扬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表面上一直平静,心里却波涛翻滚。他的感情向来是来得慢去得也慢,所以一时之间无法释怀。不过虽然心里不好受,但他过着还是很平静的日子,而且身体也好受了许多。
然而三个月后,一大束的玫瑰花被送到他的办公室,里面夹着的贺卡用刚劲的笔力写着温柔的求复合的话语。这时候周扬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这算是什么事啊。
五年的时间曾让周扬以为他已经足够了解君羡,不过君羡这样做又让他感到太高估自己了。周扬也不管。覆水难收,无论如何,这关系既然断掉了,他就不想再缠上这些事情了。
下班之后周扬鬼使神差地从后门走了,第二天就听见有些同事一起说昨天在门口看到了一辆很拉风的保时捷。周扬知道君羡就有一辆保时捷,而他能买的车就到不了那个档次。周扬的车是法国车,十几万,两座型,在车库里和保时捷停在一起,显得一派小鸟依人的样子。君羡干得比周扬好,在市郊早早地买了别墅,周扬自觉占了人家的大便宜,有些过意不去,生活上的事总是加倍体贴的。君羡是个暴脾气,让周扬惯的更是肆无忌惮,所以越发地嚣张起来。
公司里年纪大些的人都知道,那是周总的男朋友。以前他追求周总的时候,还没开这么好的车,不过也不差,在加上那一身漂亮的肌肉线条和阳刚的面孔,让很多人五年多没见过他的人都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周扬经过这三个月的修整,精力好了很多。君羡打着谈生意的名头过来找周扬,看到他正神采奕奕地开会。周扬和君羡分开也算是好聚好散,所以,等他开完会出来,还是神色平常地和君羡打了个招呼。“看样子你过得不错。”君羡熟练地支使着周扬的秘书去给他泡茶,而周扬也没阻止,带着他回到了办公室。
“什么事?”等秘书把茶送上来了,周扬又跟她说让她暂时先别来之后,他才问君羡。这时候离午休时间不久,不过周扬没有想留君羡吃饭的意思。君羡也倒开门见山:“出去玩了几个月,还是觉得你最好。”他拉下窗帘,反锁了周扬办公室的门,修长有力的大腿分开,跨坐在周扬的大腿上。“我们分开之后,想必你也不会去和谁约炮了。”感受到抵在自己臀肌上的硬挺,君羡笑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做炮友?”周扬是这么猜的,不过并不完全对。“不,我是觉得,平时生活上我们可以搭个伙,毕竟也在一起了五年,互相之间了解比较充分。”
“还是算了吧。”没问什么,周扬直接拒绝了。“生活上的事自然可以请人打理。你不是这种拖泥带水的人,到底有什么想法就说吧。”在这种时候,周扬觉得自己还是有点了解君羡的。君羡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怎么说呢,”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喉咙,“我这几个月参加了几个‘聚会’,都是熟人。不过我和他们身体上的契合度都不如和你,所以我觉得,如果你同意的话,我还是想和你保持稳定的关系。”
聚会?周扬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君羡是指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觉得还是算了。可能是年纪大了,我现在觉得精力上有点吃不消。”年纪大了?君羡失笑。“我比你大八岁,都快四十了也没说自己年纪大。你应该多和年轻人出去玩一玩,容易找到那种年轻的感觉……”“比如你的秘书?”周扬打断了君羡。他一愣,因为那就是他当时的出轨对象。“他技术不好,我也就图个新鲜,没意思。”毕竟周扬之前和君羡曾经说过自己的规矩,所以君羡说到自己出轨的事情的时候,还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算了吧,”周扬给君羡的杯子里续了一杯茶,“我还爱你的。不过这时候,我的感情对你应该并不重要,而且——”他抬头看着君羡,“还有可能拖累你。”
周扬说完就打算出去吃饭了,却被君羡拉住。“你什么意思,”君羡的声音变得冷硬起来,“你当时那么干脆地离开,不就是没感情了吗?”
“我记得我说过不接受出轨的吧。”周扬甩开了君羡,左手整理着自己的袖子,“你的口袋里的整个套子盒里只剩了两个,难道事情还不够明显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感情也不代表必须在一起。我这么做,不也是给我们都留点面子吗。”他说得容易,不过当时离开的时候,心里有多么舍不得,估计是时过境迁之后根本想象不到的。
君羡点了点头。“虽说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不知廉耻,但我喜欢做爱,喜欢玩乐。虽然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但我并不满足,所以总想着出轨。我那时候觉得你对我没感情了,分开于你于我都是一件好事,不过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君羡又拉着周扬坐下,“我对你的感情很深,离开的理由也只是因为身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做开放性关系的情侣。”周扬摇了摇头。“如果是那样,我不太能接受。君羡,说实话,虽然我们有感情,但是其他很多当面都不契合。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趁这时候分开,日后也省得尴尬了。”
君羡摇头。“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不过我觉得你似乎对自己束缚太大了。其实很多时候去尝试一下,也许你会喜欢这种感觉。”
他这么说,周扬也摇摇头。“有些东西永远不能尝试。说实话,君羡,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胃口不好的时候也要吃点补汤,不然真的应付不了。而且说真的,做多了,我的那些对你而言不就都是随便就可以应付的套路。你喜欢新鲜感,喜欢彻夜做爱狂欢,对我而言都挺累的。至于开放性关系,我自己是接受不了的。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做普通朋友;如果不行,那就都算了。”
“做普通朋友?”君羡冷哼一声,“那我以后带着男朋友来和你见面,你觉得怎么样?”
他这么说,无非是在挑衅周扬,没想到周扬一本正经地回答:“那我该祝福你的,找到一个合拍的人不容易。”君羡又说了几句,都被周扬挡回去了,憋着火就走了。
周扬叹了口气。虽然他那么说,不过到时候也许会难过得不得了。然而即使那样,也总比他看到君羡身上带着别人留下来的痕迹和他做“晨间活动”的好。这让他想到了很久以前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女主人公为了满足男主人公的受虐欲,做着违心的事,最终还是离开了。他现在才能体会到里面深深的无奈,只不过……周扬摇了摇头,不想这件事了。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