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美强】莫维先生(短,完,主动受)

如果要在佩普的乡民们去选一个他们觉得最神秘的人,肯定是来乡间度假的莫维先生。
他是个雄子,不过不是非常柔弱的那种。他个子略高,偶尔运动,脸上总是有种温柔的忧郁。每年暑期,他都会来朋友克莱尔的乡间别墅度假。克莱尔先生是典型的雄子,他的雌子原本在军部工作,但是后来因为结婚就开始隐居乡间。
克莱尔先生除了莫维先生还有许多朋友都来度假,如果就这些而言,莫维先生在其中并不显得奇怪。然而,在这群人中,只有他是单身汉。
而莫维先生其实已经三十岁了。
尽管经过多年努力,雄子和雌子的比例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失调,但是二者之间的比例仍然是1:2,也就是说,每两个雌子中就会有一个孤老终身。所以,在自家雌子的答应下,雄子可以娶第二位雌子。不过,这些都和莫维先生无关,因为他还是个单身汉。但是,国家制度,在雄子成年后就会和雌子接触,一年至少两次,有一定的时长。如果两人看对眼,就可以结婚,如果没有就放弃。
这么来说,莫维先生已经见过二十四位雌子了,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很多仆人雌子都感叹,原来是看一群带着夫人来的雄子和莫维先生,然而现在是带着老婆孩子的雄子和莫维先生,他显得越发形单影只了。
这些就是阿历克斯在别人口中听到的莫维先生。他是个雌子,年轻力壮,十九岁,刚刚成年的时候,就被家里“赶”出去做工谋生。他家里一连生了五个孩子,只有最小的孩子是雄子,其他都是雌子,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中,只能牺牲掉雌子了。其实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家里的两个雄子都病怏怏的——但如果不是这样,阿历克斯的母亲,一个毫无资产而空有体力的雌子,是无法嫁给一个雄子的。
“好了,明天那些绅士们还要活动呢,我们得早点起床做准备。所以现在都去睡觉,嗯?”管家过来催促着闲谈的仆人们。
阿历克斯躺在床上,回想自己今天遇到的事。
“哈,莫维,你是最后一个到的。”克莱尔先生亲切地揽着莫维先生的腰——他是那种娇小的雌子,是揽不到他的肩膀的。阿历克斯在莫维先生手中拿过他的行李箱,不重,漂亮的小木箱上甚至还发出淡淡的香味,阿历克斯不知道那到底是从箱子上发出来的,还是莫维先生身上的气息。
莫维先生亲切地和克莱尔先生交谈着,顺手给了阿历克斯小费。阿历克斯瞥了一眼,五比尼,很多了。他将它胡乱地塞在了兜里,跟着他们进去了。
之后的时段里,他领着诸位绅士去打猎。阿历克斯是个中好手,但是今天没有他发挥的空间。雄子们将打猎仅仅当作闲谈的佐料,唯一一个想要投入其中的莫维先生,却没有足够好的技术。
“我可以教您,先生。”阿历克斯走过去,小声地说。尽管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仍然被除了莫维先生之外的几位雄子听到了。他们不悦地看了阿历克斯一眼,仿佛他做了什么失礼的事一样。莫维先生摇了摇头,把手里的枪递给了他,说道:“我听别人说,捕猎是雌子的天赋能力。”
是的,在认真打猎的,只有各位雌子夫人,接过枪的阿历克斯,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端着它站在一旁。
莫维先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没事的,我们这里暂时不需要人。”
“你不要对小雌子动手动脚啊,喜欢就直接娶回家吧。”有人调侃说。
“他还是个孩子。”莫维先生摇了摇头。他不太喜欢朋友们开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尤其是在他所认为的“孩子”面前。
“我已经十九岁了!”阿历克斯急忙说道。
“十九岁?”莫维先生看起来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是假期过来帮工的孩子……”他的脸上露出歉意,说道:“那真是太失礼了。”
阿历克斯摇了摇头,跑到稍远点的地方去打兔子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莫维先生,只能装模作样的站在远处,但是心思还在那边,随时等候着那些先生的吩咐。
不过之后,一直到活动结束,他们都没有叫阿历克斯。不过这时候他得自己主动过去,因为他要把所有枪带走收好。莫维先生对他礼貌地笑了笑,如果不是恰好吹来的清风将他从梦中吹醒,阿历克斯可能很难回过神。
结束了对所有事情的第三遍回想,这个刚刚长大的男孩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他喜欢上了莫维先生,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感觉受到了莫名的吸引。
这种吸引应该来源于虫族的远古基因,当一个雌子喜欢上一个雄子之后,他就会把一切都献给那个雄子,希望他能和自己共度余生。然而,不是每个雌子都足够好命,能让雄子答应他们,毕竟雄子们有那么多的选择。
现在的情况也是如此,对于莫维先生而言,阿历克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没有门当户对的家庭,而且也不具有多么吸引人的外貌,可能唯一优秀的一点,就是健壮的体魄。
但是我也不差不是吗?而且莫维先生没有对象已经这么多年,也许他并不会考虑这么多事情。阿历克斯鼓舞着自己的精神。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该睡了,他明天要做得更好一点。
不过白天的时候阿历克斯见不到莫维先生,他们在茶话会,只有少数几个资历深厚的仆人在房间里负责添茶。不过这并不代表阿历克斯就可以闲得下来,他们要准备晚宴。今晚有其他乡绅过来,所以大家会有宴会,而体貌端正的年轻仆人都会在其间服侍。
晚上的时候,阿历克斯的眼睛一直在莫维先生身上。他很敏捷,在某些人需要他过去的时候就会立刻过去,所以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在注视着莫维先生——用那种近乎贪婪的渴望眼神。
莫维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吹风,说实话,他有些困了。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但也许是上了年纪。这种论调如果让他的朋友们知道了,一定会嘲笑他,因为在大家看来,彼此都是风华正茂。
“莫维先生,您还好吗?”阿历克斯看到莫维先生趴在栏杆上吹风,有些担心。他毕竟喝了酒,如果磕磕碰碰就不好了。
莫维先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他大概也分不清到底是该点头还是摇头,开口道:“我很好。”
阿历克斯点了点头,问道:“您需要加一件衣服吗?夜风有点凉……”
莫维先生说:“不用啦,我现在需要点儿风。昨天我失礼了,请原谅。”
这是第一次有人对阿历克斯道歉。他以前曾经在假期的时候在别人家帮工,但是每个人都对仆人颐指气使。“不,先生,您太客气了。”
“你叫什么名字?”莫维先生招了招手,让阿历克斯站得离他近些。不过对于阿历克斯而言,这个提议不太体贴,他觉得再近点的话,莫维先生都能听到他怦怦的心跳声了。
“阿历克斯,先生。”
“阿历克斯……”莫维先生喃喃道。听到自己的名字在莫维先生的口中说出来,阿历克斯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只能僵硬地站在那里。
也许是酒精让莫维先生有某种想要倾诉的欲望,他和阿历克斯攀谈道:“在你这样年纪的雌子眼里,雄子意味着什么?”
几乎是强烈地压抑着自己,阿历克斯才让自己不会错意。“爱。”他最终颤抖着说出了这个词,然而莫维先生却笑了。
可之后他就表现出了消沉。“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的对象是雌子。”他短促地笑了一下,“那时候我已经见过了两个雌子,但是他们都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觉得属于我的雌子,会让我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就陷入爱情。所以我一直在拒绝雌子,偶尔也被雌子拒绝。到现在为止,都已经二十四个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阿历克斯想这么说,安慰安慰莫维先生,可是他不知怎的,没有说出来。
“这几年看到朋友们的孩子都大了,有时候也会很羡慕,但是我总觉得我到那一天还很远。”喝酒有时候会让沮丧的人更加沮丧,莫维先生的眉头微微蹙起,不过很快就不是那样了——因为他睡着了。
“莫维先生,莫维先生?”阿历克斯叫了他几声,但是莫维先生并没有说话。他环顾四周,其他人的注意都不在这边。他抱起莫维先生,把他送回了房间。
之后的安排让阿历克斯和莫维先生毫无交集,所以他经常在傍晚时闲逛,期待能碰到散步的莫维先生。然而有些时候,刻意的做法反而不会得到结果。
不过阿历克斯每天都会给莫维先生送一束花,据说雄子都喜欢鲜花。阿历克斯会在露水还在花瓣上的时候就把花摘下来,因为没有允许不能进入别人的房间,所以他就在夜色掩映下徒手爬到莫维先生的窗口——他把花放在窗沿上,莫维先生早上起来的时候就能看见了。
但是他这天把花放在莫维先生的窗口时,忽然有人按住了他的手——他惊慌地差点就掉了下去,然而他被拉住了,甚至还被拉了进去。
“莫维先生。”阿历克斯叫了一声之后,就没有接着说话了。但是他一直看着莫维先生,让莫维先生有些不自在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莫维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他为了等这个送花的神秘人,这个晚上都没睡,精神的高度紧张让他觉得渴了。
阿历克斯给他倒了水,乖乖地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回答道:“我喜欢您,莫维先生。”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但是让莫维一下子紧张起来。“为什么会喜欢我?”他显得比阿历克斯更为手足无措,好像是他被抓了个现行一样。
“就像是您说的那样,属于我的雄子,会让我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就陷入爱情。”阿历克斯认真无比地回答道。
然而莫维先生摇了摇头,说道:“但对我而言,你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感觉。”
阿历克斯却说:“因为您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没有将我当作一个可以恋爱的对象。如果像这样……”他走过去,膝立在坐着的莫维先生面前,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他常常看到母亲这样跪在父亲床边,而父亲会在这个时候抚摸他的头发。“如果是这样呢?请您再认认真真地看我一次吧。”阿历克斯真诚地恳求道。
然而莫维先生偏过了头,显得不知所措。即使是他以前和雌子相亲的时候,也不会和他们离得这么近,然而急切的阿历克斯却捧住了他的脸——阿历克斯的额头上,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触角就要出现,虫族在急切的时候,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就会让自己恢复原形。
“别,别这样……”莫维先生的呼吸急促起来,然而阿历克斯就快要化形了。他无奈地将阿历克斯抱在怀里,让他平静下来。
“对不起,莫维先生。”阿历克斯恢复了,可他并不想离开莫维先生的怀抱。他的性格中带有狡黠的成分,让他能够心安理得地赖在莫维先生怀里。
莫维也不好推开他,只能任由他抱着这么躺着。还是第一次有雌子沉甸甸的身躯在他怀里,这让他感觉有些奇妙。
阿历克斯接着说道:“莫维先生,我知道我和您地位相差悬殊,但是我家里不会阻碍我和雄子的交往。他们都是正派的人,所以我觉得就人格而言,我和您并没有什么相差。”
“我知道,我一直都是那么认为的。”莫维先生打断了他,“但是我对您是没有感觉的……”
“不,您只是从来不肯正视我。但是莫维先生,如果您愿意接受我的追求试试,我敢保证您会和我在一起的。您喜欢孩子对吗?我每天都能看到您和孩子们一起玩。尽管我不是多么好看的雌子,但是听人家说,长着我这样的屁股的雌子,生十个八个孩子也不是问题……”
眼见着阿历克斯就要牵着莫维先生的手去摸他的屁股了,莫维先生终于叫停了他。“够了够了。”他对这个大孩子无可奈何了,“我去写申请,让你做我接下来要接触的雌子,我们试试看。”不过他又谨慎地补充道:“但是你不准再这样,嗯,让我对你动手动脚。”他不想对未婚的雌子有不好的影响。
阿历克斯起身,对着他笑了。“我不会在这么做了。”不过还没等莫维先生松口气,他就接着说:“我会让您主动这么做的。”
十五年后,莫维先生生了八个孩子(六个雄子和两个雌子)的夫人,获得“英雄母亲”勋章。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