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相见不相识·叁

一个坑,啥时候更完完全不知道
以下正文:
对于凌子青的来访,迟然是很不满意的。
他本来就不喜欢辛介的这个神神叨叨的朋友,而且他今天不仅自己来了,还带了一个中年人。虽然那人看起来颇具仙风道骨,可是他的样子让迟然很不舒服。
“辛介”也不喜欢凌子青,但他毕竟是辛介的朋友,只好招待。只有辛介是激动的,因为那个中年人走进来的时候,对着他叹了口气。
说人家是中年人,其实比他们可能也就大十来岁。辛介叹了口气。无奈地意识到自己已经人到中年,这种事还真是让人不爽。
“你们今天来有何贵干?”迟然见两人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便主动发问了。
“我在网上看到你们要卖房子,正好大家都认识,我师父也要房子,就跳过中介直接找过来了。”凌子青解释道。
听说他们是要看房子,“辛介”松了口气。“如果是你师父的话,我打折卖也行。”他痛快地说。
凌子青点了点头,像是接纳了他的好意,迟然和“辛介”带着二人看房子,让他们把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辛介能看到,凌子青的师父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改变了某些东西的朝向。
看完之后,凌子青就对“辛介”说道:“我以前在这里寄放过符咒,不知道你有没有用过。”
符咒?辛介记得有年过年,凌子青送了一沓过来,他就收在书房里了。那个人应该知道这件事。
“在书房里,你要用吗?”“辛介”起身去拿,迟然却说:“你告诉我放在哪里,我去拿就行了,你招待客人。”
“书房顶层的小木盒里,你去拿一下吧。”那个人交代道,迟然在他脸上偷了一记香吻才过去。
盒子被取过来了,迟然打开,才发现里面全是灰烬。“这是符咒?”他怀疑地看着凌子青。
辛介曾经打开过这个盒子,里面当时确确实实装的是符咒,现在怎么……
然而凌子青和他师父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阴沉。“我知道这咒歹毒,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凌子青的师父喃喃道。
“辛介,你站到这里来。”凌子青的师父命令道。“辛介”不明所以,按照他的话站了,可是凌子青说:“我们是在叫辛介。”
迟然脸色一变。“你们什么意思?在我们家里搞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我可不欢迎!”
然而凌子青不知下了什么咒语,迟然和“辛介”都不得靠近他们半分。一个黑衣黑帽的人,和另一个黑袍广袖的人凭空出现,和其他两人构成一个方形,辛介正在他们中心。
凭空出现的两人,迟然和“辛介”并不能看到。然而见他们念念有词的样子,“辛介”的面色都变得苍白起来。见他如此,迟然整个人暴怒非常,用手捶着结界,青筋暴起。
然而念咒的四人都不好受。特别是那两个着黑之人,本是深肤色的,现在面色都看起来发白了。然而辛介却觉得有股力量注入了他,让他——
“这是怎么回事?”迟然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辛介,而他怀里的“辛介”……
四人脱力地倒在地上,而辛介却是轻盈地浮在空中的。他现在除了能被看到,和之前并没有任何改变。
“你是谁?”迟然警惕地看着辛介,护着他旁边的人,把他抱在了怀里。
“我是辛介。”辛介苦笑。他的表情很快就变得很奇怪,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迟然看看他,又看向怀里的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会有两个辛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辛介吓到了。他恐怕一直以为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死掉了,而自己现在是在替他好好活下去吧。
“谢谢你,子青。谢谢三位大师。”辛介向四人道了谢。
凌子青摇了摇头。“朋友之间不必客气。我刚刚看了当年送你的符咒,有人要用咒害你身死,所以把我的符咒都劈成了灰。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多小心了。”
凌子青的师父道:“至于你什么时候能回身体——你离体十年,阴气太重,一时半会儿补不足阳气,等阴阳调和之后,我们才能送你回去。”
迟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们在说什么?”
凌子青站了起来,冷冷地解释道:“简单来说,十年前辛介不知为何灵魂离体,身体被另一个灵魂占据。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点信息也不能告诉外界地过了十年,被我发现了。现在我和师父帮他慢慢恢复阳气,以后让他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迟然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身边的人。“你不是‘辛介’?”
那人不说话,然而辛介却说:“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的话,他就是辛介了。”他转过身,不知看向哪里。
凌子青不打算掺和他们之间的事,他留了一沓符咒给辛介,让他以防万一,之后四人便都离开了。
“你们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迟然问道。他不死心,却不知道自己想得到怎么样的答案。
“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没有定夺吗?你身边的人,和辛介的性子一点都不像。”凌子青点到为止,关上了门。
这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迟然还在愣神,显然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子不语怪力乱神……”他想放开那个人,去碰一碰辛介,然而那个人拉住了他,而辛介避开了他。
“如果他不是辛介,我们怎么还能一起过十年呢?”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辛介发问。
辛介不答话。他怎么知道?他原本以为自己和迟然是很不错的一对,互相深爱,然而有这十年,他却忍不住怀疑两人之间的感情了。
不光是他俩的感情,辛介心里现在怀疑很多事情。他无法接受,甚至自己的父母都没察觉。尽管家人之间关系不是非常亲近的那种,但是他们都没发现自己的异状。而且十年间,尽管自己还能通过迟然和那个人稍稍了解外界,可是自己却没法主动和外界沟通,这让他近乎发疯。
然而现在他可以向外界发声了,他却不想说话。他不知道该和迟然说什么,一股浓烈的悲哀包围着他的心,就快把他吞噬了。然而他的爱人,此刻怀里正抱着另一个人,对自己却是持怀疑的态度。
“如果你不是辛介,那你是谁?”迟然想放开怀里的人,却被他拉住了。虽然十年的习惯让他很享受这种依赖,但其实他知道,这是不正常的。十年前辛介突然性格大变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了。
他要放手,可是那人却拉住他不放。“如果我不是辛介,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那人问道。
“我……”迟然答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应该说不,真正的辛介就在旁边。然而十年感情,让他难以对着面前的人直接拒绝。
冷眼看着迟然的犹豫,辛介突然笑了。“当然了。你不是辛介,可是他都和你在一起十年了。”
迟然听到了辛介的话,心里被刺了一下。从小一起长大,他知道辛介是怎么样的人。那个人该是最温柔不过的了,现在却也说得出刻薄的话。他知道是自己对不起他,可是……
也许是辛介的话给他壮了胆,那人答道:“我叫沈秋,十年前得了白血病,没有合适的配型。我大概死了,然后就进到了这个身体里。”
他又解释道:“我以为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死了,所以我打算替他好好活下去。说真的,我觉得你比我幸运。有父母朋友,还有个再好不过的爱人,还身体健康。而我之前只有个对我爱答不理的爷爷,还有容易得病的体质,别的什么都没有……”
“这就是你霸占我的身体的理由了?”辛介只觉得荒谬非常,“我的日子,都是我自己挣的。等我的日子安稳了,你就过来抢了我的身体十年!就算我活到一百岁,人生的十分之一也都过了!”
他看起来很激动,说完之后,甚至不停地喘息。没办法,他太久没说话了,能完整地说话已经不容易了,何况是咆哮呢。
“我,我不是有意的……”沈秋显然被辛介爆发的样子吓到了,而迟然也下意识地收紧了抱着沈秋的臂膀。
辛介看着眼前的样子,笑了。“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什么呢?时间已经过了……”他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迟然想安慰他,可是伸手出去,却穿过了辛介。
“别碰我!”辛介一时伤心,都忘了自己根本不会被迟然碰到。他的眼睛气得通红,说道:“我这么多年,就看到你们把我喜欢的东西,认识的朋友,一个个都丢掉了。迟然,不说我们在一起的事,就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从来没发现过不对劲吗?我后来才想明白,比起我,他更满足你心里想要的那个样子。你现在让我觉得恶心,真恶心。”
“我……”迟然想开口辩解,却完全不知道该辩解什么。难道自己当时没存着那样的心思吗?他苦笑。“事到如今,是我对不起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