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春蚕


chapter 10

全国大会之后,天很快就凉了下来,虽然只是秋天,可是天气已经冷得不行了。似乎叶子也比往年落得要早要多,手冢早上拉开窗帘,外沿的窗台上也落了几片。

餐桌前只有父母在吃饭,祖父不在,气氛变得活泼了很多,父亲对母亲讲着昨天公司里发生的趣事,母亲时不时地轻笑几声。不过看到他来了,父亲就渐渐地不说话了。他的行事风格太像祖父,有时候会给父亲压迫感,不过他自己没意识到罢了。母亲还是那副很开心的样子。“祖父呢?”手冢问。“他想再睡一会儿。”母亲回答。祖父向来是不赖床的,数十年如一日的规律生活是他恪守的教条之一。手冢隐隐觉得事情发展的方向可能会不太好,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吃了饭,然后去上学。他没有经历过自己的祖母过世之前的日子,所以可能不太懂这种情况: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只是嗜睡了些,也不太爱讲话了。这其实是人衰弱下去的表现。不过也许这个少年什么都懂了,只是他不肯相信罢了。

那天手冢一直不在状态,不过在他一贯严肃的外表下,没有谁能看得出来这一点。中午午休的时候,手冢难得地去了天台。其实平时去天台的人很多,但是今天的风太大,便没有人去了。并没有那种从山顶俯视的心旷神怡,只是觉得风吹得眼睛不太舒服。

“手冢!”是大石的声音。风把他的头发吹得很乱,只穿了衬衫和毛背心,手和脸都冻得通红。他跑过来,握住了手冢的肩膀。“你没事吧?你今天好像不太对劲。”问着话,手却没有松开。“没有。”难不成是以为自己要做什么傻事吗?手冢想。大石把手放开,有些尴尬。“那就好。我先走了。你也别呆太久,今天风大。”“请等等,我们一起走。”手冢说着就走了过去,和大石一起走了。

到了楼里,大石明显地舒了口气。天台的门挡住了风,寒冷的感觉不是太直接了。他想继续往下走,手冢却拉住了他。

这个决定显然是突然出现的,因为以手冢的个性,最多只会说一句“等一下”。大石转过身,等着手冢说话。“我们能聊一下吗?就在这里。”大石想了想,在门背后就地坐下,对手冢说:“这样可以吗?”

手冢也坐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把围巾解了下来,递给大石。大石也没拒绝,接过围巾,抱在手里,算是暖暖手。“我今天看起来不太对吗?”手冢问。他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怎么样,不过看大石刚刚急急忙忙上来的样子,就知道可能不太合适了。“今天的手冢,看起来充满了迷茫啊。”大石说,“平时的你一直是很坚定的啊。”他转头看着手冢,不过对方正因为谈话礼仪而礼貌地注视着他,弄得他有点不自在,又把头转过去了。“其实你上国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了。”大石说,“那时候奈奈子是你的后援会成员,让我载她去看了几次你的比赛。”他解释道。手冢想知道大石如何看待他的球风,不过他不说,他也不好意思问。

“如果实在有什么特别难解决的话,你可以去祈福试试看。”大石建议道,“你的护身符应该是在玉川的神社求来的吧?据说在那里很灵验。”贴身的护身符本来已经自然地感觉不到存在,可这一瞬间它又出现了。“走吧,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大石起身走了。手冢跟上去,回教室去上课了。

玉川是我编的地名。地名真不太好编啊,毕竟并不了解地方特色。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