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春蚕

chapter 5
“所以手冢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在一种来自于他人之间的默契将手冢彻底排斥在外之前,不二说话了。他的弟弟站在他背后,一脸警惕地看着手冢。“我想和你打场球。”一瞬开眼。又很快闭上了。“这样啊。”“要现在在网球场打吗?”大石问。手冢看向不二。他的网球拍都背来了。“不了,毕竟是部活时间。”“星期天下午在高架桥下的网球场,如何?”手冢提议。“不太方便呢,到时候打电话通知你吧。”“可以收集到不二准确数据的概率是95.44%。”乾推了推眼镜。“我们可以去看吗?”桃城兴奋地问,“我那天恰好没有补课。”“谁说你们有时间?星期天下午,全体正选等我的通知,过来大扫除。”这话一出,大石立刻被哀怨的目光包围了。“不要啊大石老师,周六、周六下午可不可以嘛。”所有人的请求都被大石拒绝了。
星期天下午的时候,不二家吃完午饭不久,裕太的电话就响了。不二正在检查他的球拍。“大石老师的短信来了,要我们现在过去。”不二点了点头,平时一贯的微笑道别都没有。他现在的笑容仿佛凝在了脸上,只能让人感到沉重。裕太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哥哥,要全力以赴啊。”也不等不二回答,他就跑了出去。不二的脸色这才稍有缓和,又很快严肃起来。
“赶快打扫完吧,也许还能去看看比赛呢。”虽然这么说,桃城还是不免垂头丧气。“你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比赛。”“你说什么,毒蛇!”“怎么,想打架吗!”“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过会儿带你们去玩保龄球。”大石放下手里的扫除工具。
所以打扫完后,大家就被大石带到了保龄球馆。一开始都没什么心情,不过很快就沉浸在游戏中。这可能就是很多人说“少年不知愁”的原因吧。“大石老师,虽然不是很清楚其中原因,不过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你说周末不让我们去的时候,哥哥变得轻松了。”裕太走到大石旁边,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答案。“你哥哥很在乎你,你有感觉吧。”大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这么说了一句。青少年的逆反心理让裕太差点将“才不是呢”脱口而出,但他也明白事实正是如此。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父亲长期缺席,哥哥尽管只大了一岁,可还是成为了他的支柱。深感自己的转学对哥哥造成了伤害,他才决定在高中时回到哥哥身边。“……是。”他最终如此回答。“你一直拿他做目标,有时候可能对他的压力也不小,所以他很难在胜负未卜的时候毫无心理压力地让你去旁观这场比赛。至于别人——”大石环视一周,“你哥哥对他们应该并没有什么心理上的压力,只可能是怕自己分心,或者是怕单单不让你去你会多想。”
快到晚饭的时候,大石提议去吃烤肉,于是少年们纷纷打电话回家。“我可以把哥哥叫过来吗?”裕太问。已经一个下午了,也不知道不二和手冢比完了没有。他们边说话边走出了保龄球馆。“好啊。”电话刚刚拨通,不远处就传来了熟悉的铃声。“哥哥!”裕太看向马路对面,正是不二。还有手冢。“不二你难不成下午就在附近打球吗?”英二反应过来。“是啊,就在公园旁边的那个网球场。”不二和手冢的汗都已经干了,想必比赛已经结束了有一会儿了。“好可惜,我们打扫完就在那边玩保龄球了,如果发现你们就好了。那比分如何,不二?”“英二猜猜看吧。”“那怎么猜得到嘛。”“要不然你去问手冢好了。”“那还是算了。”英二怕手冢可是出了名的。“那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烤肉?”大石岔开了话题。“偶尔换个口味好像也不错。裕太给妈妈打电话了吗?”裕太摇头,不二就给妈妈打电话了。“麻烦你了。”手冢一脸严肃地回答。看着比自己年轻了近十岁的手冢比自己还严肃正经,大石不禁失笑。
不过大石也有严肃正经的一面,不过是对烤肉的。烤肉执行官的威力让大家见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大石,也吃到了相当美味的烤肉。饭前饭后判若两人,让大家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握着烤肉夹的大石和握着网球拍的河村的异同。老实人河村有点无奈地摸着后脑勺,大石想阻止大家说下去,不过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到了车站,同路的人一起离开。大石和手冢一路。
差不多算是末班车了。车上人很少,大多打着哈欠。公车摇摇晃晃的,也确实容易让人睡着。离自己家有大约半小时车程,不过手冢对这一路的印象就只有刚开始经过的几家店铺的明明灭灭的光线——他也睡着了。大概到青学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叫“手冢,手冢”,他的眼睛才睁开。是大石。他的头正靠在大石的肩膀上。“不好意思。”他庆幸这边的灯光已经比较暗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没事,我先下车了,你别坐过站了。”大石摆摆手,下了车,却不立刻走。他转过身,又和手冢挥手告别,目送着车离开才走。

95.44%,最近正在写正态分布的题的我的恶趣味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