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春蚕

chapter 4
大石的书上有些笔记。
他的字有种飘逸之气,不过更多的还是规矩。在有些关于网球球员姿势的地方,写着自己以前的队友的名字和一些不认识的人的名字,估计是网球部的其他成员。这些人勾起了手冢国中时关于网球部的回忆。艰难取胜的全国大赛,和每一次即使带伤也要拼搏的经历,构成了手冢最深的会议。不过越前已经去了美国,估计不会回来。有种莫名的伤感,又很快消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点他可以算得上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不过想到越前,他的手就忍不住想要握拍,想要酣畅淋漓地打一场球。日后相逢,定是对手,他一点也不想输。
从各方面来讲,这时候手冢最好的对手就是不二。课间去找他,想在放学时和对方约战,却被他的同学他的同学告知,不二应该是去找他的弟弟了。不二裕太?对于不二裕太,手冢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和越前的比赛。不二满腹心事的时候他也听到了一些传闻,不过身为独生子的他根本无法体会对方的心理。“你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最好等到部活的时候去找他。不二每个课间都会去找他弟弟的。”
所以手冢在部活的时候去网球部了。网球部很多人他都面熟,而且那些人在他过来时瞬间就紧张起来,显然是国中时网球部的成员。正在进行练习赛的样子,基本上和原来的格局一样,不过菊丸旁边的是——大石老师?
大石和菊丸的配合很默契。如果国中时期有这样一对拿得出手的双打,他和乾也就不需要每次在比赛前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安排出场名单。显然是完胜了。大石用毛巾大概擦了把脸,就递给了英二,英二同时也递给他一瓶饮料。两个人交谈的样子看起来很愉快,完全不像一般的老师和学生。
“手冢?”乾最先发现了手冢。虽然之前已经见过面了,可是总觉得不在网球场的手冢就少了什么。“你过来有什么事吗?”大石问。“我是来找不二的。”“你们认识?”在场的恐怕只有大石不太了解这件事了。“手冢是我们国中时的部长。”大石看了一眼菊丸。从手冢的视角,看不到大石的表情,不过菊丸很明显地紧张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

P.S.别问我原来的格局如何,没有大石我真的想不到谁能做青学长期的双打一。
小剧场:
以前:
英二:大石大石,我跟你说啊,我们国中时的部长真的好可怕,长得像大人一样,做事也差不多。还有blablabla...
大石:是吗,听起来还真的有点可怕呢。
现在:
不二:手冢就是我们国中时的部长。
大石的表情参见菊丸的假期那一集(就是巧克力少女那一集,我忘了是第几集了)。
英二「怎么办怎么办,突然觉得大石也好可怕啊」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