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略长篇】但愿人人都不知(自割腿肉也上瘾系列)


风云少年手冢国光的高中生活开始了。
手冢的高中离家里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来来回回就要花费三个小时,于是他果断地选择了住校。不过大石和英二的家就在附近,英二常常对他说可以来吃大石做的饭。不过介于自己上次对对方近乎失礼的逼迫,手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去他们家了。其实大石倒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因为他觉得这就是青春期青少年的样子嘛,迫切地想要得到他人的关注,想要让别人把自己当做成年人一样重视。他还趁英二不在的时候,自己在家练习了好几遍,希望下次见面就可以让手冢如愿以偿。不过手冢升入高中之后,周五晚上被学校要求进行晚自修,所以两人的练习只能重约时间。但刚开学的“兵荒马乱”让手冢还不确定和大石约在什么时间好,而且他也没有主动说要来吃饭的事。所以——“手冢君,这周要不要晚上来我家吃饭?如果方便的话请告诉我时间,我会准备好饭菜的(^_^) ”还是“手冢君”啊。对于大石的主动邀约,手冢根本没想到。他现在只注意到了信息里的“手冢君”。算了,去吧。“感谢前辈的邀请。周三有空。”大石随后发来了住址,还说:“那就恭候光临了。”
手冢临走前纠结了很久伴手礼的事,最后端了一盆小巧玲珑的多肉植物过去。他心里总是觉得这伴手礼不太合适,走到比大石家很远的地方都没发现。“手冢君——”大石打开厨房的窗户叫他。他身上的是围裙吗?手冢家是非常传统的日本家庭,母亲是家庭主妇,所以他从未见过父亲下厨,或者是穿围裙。这让他看到大石穿围裙的时候,心里总感觉特别奇怪。“手冢!”酒红色的身影飞奔过来,揉乱了手冢的头发。“找不到了?大石叫我下来接你nya。”手冢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正因为伴手礼的事而苦恼,所以只能点了点头,跟英二走了。
“打扰了。”拉开门,手冢微微倾身。“你来得正好,饭刚刚好。快去洗手吧。”大石把饭放到桌上,伸手在身后一扯,围裙就脱下来了。是自己喜欢的鳗鱼茶,难道这只是巧合吗?手冢十分奇怪。“太好了,等了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英二率先落座。“这是给你们的。”手冢将手上的多肉递给大石。“真巧,我还说什么时候给那边的架子上添个东西呢。手冢君,能帮我把东西放在那里吗?”手冢点点头,把多肉放在了架子上。等三人都坐下了,一起说了一声“我开动了”,就开始吃了。
桌上的饭菜不少,主打是蔬菜,也有生菜和大虾做组合的天妇罗,还有一小份烤肉。大石的手艺很好,比自己的母亲毫不逊色。“吃起来还好吗,手冢君?”饭吃到一半,大石忍不住问了一句。“很好。”他顿了顿,才说:“和我妈妈做得很像。”“那是当然的啦,大石特地给你妈妈打了电话请教呢。”英二一下子就道出了真相。大石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说:“难得国光来家里一次,如果不好好准备的话就太让人不好意思了。”给母亲打了电话吗?饶是手冢这么淡然的人,知道人家这么准备了,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起伏。“哎,大石,你什么时候跟小鬼叫得这么亲密了?”英二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马上就问了。“菊丸前辈也可以这么叫我。”手冢不等大石回答,就抢先这么和英二说。“算啦,那么叫你我觉得好奇怪,还是让大石这么叫吧。”英二也没深究。此刻的英二还不知道,一时不察,以后将会永久性地失去自己的饲主。
手冢今天其实是正常时间放学,说是有空也只不过是在前两天把作业赶了赶。吃完饭已经接近9点了,大石就和手冢商量,今晚到底是住下来还是让英二送他回学校。大石心里偏向让他住下来,毕竟家里比较安静,可以让手冢好好休息。“要洗澡吗?”手冢想了一下,还是说:“那就麻烦了。”
大石拿了新的内衣和一套自己的睡衣给他。“不嫌弃的话就穿吧。”手冢接过去,进了浴室。
浴室有点小,不过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让人看得出主人的个性。沐浴露和洗发水都是没有味道的种类。洗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抱歉,忘了给你新毛巾。”大石的声音传来。手冢把水关掉,去接毛巾。把衣服穿上之后,他发觉衣服上有种淡淡的香气。“衣服上是什么味道呢?”他问大石。大石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英二明白了,解释说:“是薰衣草啊,大石说薰衣草可以用来代替樟脑丸,味道比较好嘛。”“你刚刚那么说我还吓了一跳,以为衣服上有什么怪味呢。”大石松了口气。
这会儿还不是手冢睡觉的时间,就拿出作业来写。他写的是数学,思路缜密字迹潇洒,看得英二十分羡慕。“我高中的时候感觉没小鬼这么厉害呢。”都说人不经夸,英二刚这么一说,手冢就遇上了一道难题。等英二洗完澡出来以后,看到手冢还卡在这道题上,就跟他提议:“大石高中的时候数学学得特别好,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让他教教你。”手冢向大石投去了一个“可以吗”的眼神,大石就坐了下来,帮他解了出来。这是手冢第一次看大石写字,字体规整方正,真真的字如其人。“好了,看看有什么有问题的地方吧。”趁手冢看题的时候,大石已经把沙发铺好躺下了。
“应该是我睡沙发的。”手冢走过去,站在大石旁边。“你是客人,应该睡床的。而且长身体的时候要睡好,你不是跟英二说,你还会再长的吗?”手冢只好过去收拾了书,躺在了大石的床上。被子上的味道也很好,让他觉得有种催眠的感觉,很快就睡着了。
生物钟很准时地把手冢叫醒了。他起来的时候,大石和英二已经在吃早餐了。一边摆好了梅子和茶,显然母亲连自己早上的习惯也告诉大石了。手冢坐下来吃的时候,英二特别惊讶。“我还以为大石在开玩笑呢,没想到你真的有这么古板的习惯nya”“很古板吗?是爷爷教我这样做的。”“不过,能一直坚持下来也很好呢。”大石吃完了,开始收拾东西。“我要走了,有个人把课调到今天早上了。英二路上注意安全,别让国光迟到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放心去吧。”
在路上的时候,手冢问英二:“菊丸前辈是做什么的?”“我吗?我是喜剧演员啊。”“那是在什么时候演出呢?”“晚上啊,白天的时候偶尔去排练。周三周五的晚上休息。”不用手冢多问,英二就把他想知道的事说出来了。后来手冢就给大石发短信,将时间约在星期四。不知怎的,他想避开菊丸,和大石单独相处。“可以啊,到时候你来我家吃饭,随意点菜。”

第一个周四的时候,大石失约了。
他专门打电话过去道歉,说是大学时的同学从国外回来,两个人今晚要见一面,能不能和手冢换个时间约。手冢沉默了一下,说这周就算了吧,下周再来。大石再三道歉才肯挂了电话,跟英二交代了几句,这才赶往他和忍足约好的餐厅。
他到的时候不到五点,还不是饭点,餐厅里有点冷清,不过忍足已经到了。忍足已经点好单了。他和忍足以前在高中时代打过网球,后来大学又当了一年的同学。不过看起来性格相差甚远的两个人,其实还蛮兴趣相投,偶尔也能一起玩,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现在医生大多是国外镀金回来的,忍足的家族也希望他去国外,于是忍足在大学毕业的同年就赶往美国深造。他在那边已经两年了,一直没有回来。
“你这次怎么突然回来了?”大石对忍足的突然回来有些好奇。忍足当年临走的时候向家人出柜,引得他父亲暴跳如雷,断了他的生活费。不过忍足早在大学时期就自己做投资,本身小有资产,也没在意这件事。大石一直以为以忍足的本事,足以在毕业时弄到绿卡,然后永远都不回来。“别提了。你还记不记得我堂弟谦也?”“记得啊,怎么了?”在他们少年时期,忍足侑士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东京,开始了一段他认为相当无聊的国中生活。那时候的冰帝学园网球部也没什么规模,忍足就是看部里人少还比较清闲才去的。冰帝网球部在都大会上就惨遭淘汰,立海大在关东大会上夺冠,和青学一起进军全国大会。不过那时候四天宝寺才是强手云集,已横扫之势夺得全国大会的冠军。“他和白石在一起了,而且打算出柜,我就打算回来看看。”白石藏之介?大石大概能想起来,那时候青学对战四天宝寺,他和英二的双打获胜,但是单打被击溃了,白石藏之介作为单打一号根本就没出手。要不是忍足侑士和白石的一场友谊赛,他都根本没法见识到白石的强悍。不过——“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谦也君那时候就被他吃得死死的了吧。”忍足郁闷地点了点头。“包括这次出柜,都是他策划的。”“怎么样?”“能怎么样,和我一样。”忍足叹了口气。他不希望谦也和自己一样,不过他尊重谦也的选择。
“不对吧。”大石有些奇怪,“照你的性格,这些事从电话里说说就行了,怎么会专程跑到东京、叫我出来?”“因为我遇到了一件麻烦事。”忍足这才肯将重点和盘托出。
“我在大阪的时候,在街头网球场碰到了一个很嚣张的少年人,忍不住出手了。”
“你输了?”
“不,我有经验和体力优势,怎么会输。”
“那是怎么了?”
“我遇到的是迹部家的少爷。那个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说要我跟他在一起。”
“那不是挺好的吗?你一向喜欢长腿美人,而且以迹部家的背景,搞不好你家里也会同意。”
“你把这事说得未免太好了吧。那个孩子还未成年啊,我还不想犯罪呢。而且一看就知道那种人不好招惹,我可不想被他大卸八块。”
“有那么夸张?我见过他,也就是比别的孩子自我一点嘛。”
“何止一点!等等,你什么时候见过他?”
“今年全国大会的时候,我的教练叫我过去看看现在的孩子的风采。不得不说,他们比同时期的我们要好的多。”
“好吧好吧,毕竟老骨头了。”忍足把两臂一展,搭在椅子的靠背上,“你还在做网球教练吗?”
“是啊,不然还能做什么。”
“那有没有考虑过结婚生子?”
“那个吗,还太早了吧。毕竟生活也没彻底安定下来……嗯?英二刚刚给我发了短信,问我们今晚要不要看他的喜剧,他已经和剧团经理说过了。”
“好像不错,那就走吧。”忍足把搭在椅背上的大衣取了下来,套在身上,“好了,走吧。”
“对了忍足,你什么时候飞回去?”
“下周一,怎么了?”
“我想请你和我的师弟打一场,让那个孩子见识一下不同的风格。”
“哦?水平怎么样?”
“比我好,三年之内可以超过你一大截。”
“那我可就有兴趣了。”
比赛最终定在了周六下午。
大石将那天下午的课全部调开了,来送忍足的谦也和白石也来观战,英二因为下午要排练演出所以没有来,自己特别失望,要大石一定把比赛录下来让他看。地点定在了手冢家附近的一个网球场,让他不用在路上浪费时间。正好碰上了一起来练习的不二兄弟,也兴致勃勃地来观战了。
比赛进行得很激烈,忍足很久都没有这么用心地比赛了。在比赛进行到4:4时,忍足说:“不必再比了,是我输了。”手冢没回话,不过从他紧握球拍的手来看,他并不满意这个结果。“忍足说得没错。”大石走过去,按住手冢的肩膀,“他的体力已经到极限了。”“还是你了解我啊。”忍足一摊手。“我不是了解你,不过医生该有什么职业病,我倒是都知道。”大石对着忍足叹了口气,“不是说是家里人逼着才学医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呢。”又和手冢说:“不好意思了,没让你尽兴吧。”虽然如此,不过看到了手冢和忍足的比赛。白石和手冢约战了,而且,一直不愿意和手冢比赛的不二也决定和手冢比一场。不过这两场大石没有去看,他们也没有人提起比赛结果,所以一直胜负未知。后来因为高中时代,迹部远走美国,手冢离开青学,虽然在网球比赛中不乏精彩的对抗,可立海大凭借其整体实力较强,实现了立海大三连霸。
注:本篇设定是四天宝寺全员与大石他们同时代,所以根本没碰上多少动画里的强者,很顺利就能赢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