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略长篇】但愿人人都不知(架空,没有同好也要写文系列)


手冢十四岁的时候,龙崎教练对他说,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能教给他的了,不过有个人可能会对他有帮助。她递给他一张名片,没什么别出心裁的设计,只是写着:大石秀一郎,网球教练,电话:……龙崎教练解释说,这是她以前的一个学生,水平很好,几乎能击回所有打过去的网球,然而出手时总是缺少杀手锏,所以终究没能成为一流的网球选手。说到这里,龙崎教练未免有些惋惜,不过手冢却来了兴致。在拜别龙崎教练之后,手冢当晚就给大石秀一郎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比他想象的要年轻。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手冢就在脑海里想象大石的球风,想象该如何与他对打。
他们约在了星期五放学后。大石周末的时间都排满了,对于和一个学生约在这样一个时间他深感抱歉,但是周末到晚上他也有课,只能约在这个时间。看得出来大石也很期待,他甚至叫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合租室友菊丸英二来当裁判。对于龙崎教练第一次叫他好好教的学生,大石心里总有些期待。其实他清楚,自己就像一堵会稍微对球进行处理的墙,他可以做很多种处理,一般人会打不到,可是职业素养稍好的选手都可以击回。所以,对于龙崎教练把一个极具天赋的孩子交给他这件事,大石心里其实再紧张不过了。
放学后,手冢就匆匆赶赴约定地点。即将与一个未知的对手对战,这让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期待。看到大石和英二的时候,手冢的直觉告诉了他,鸡蛋头的那个才是大石。“打扰了,大石教练。”手冢走过去,对大石微微鞠躬。“不,是我打扰了。”大石也急忙回礼。“这就是龙崎教练让你教的小鬼吗?”英二揉了揉手冢的头发,这个触摸让手冢不太喜欢,往后退了退,无声地反抗了一下。“英二!”大石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地说:“英二他没有恶意的,请你不要生气。”“没什么。我们开始练习,可以吗?”手冢已经开始掏拍子了。“好的。英二,麻烦你了。”手冢立即明白,对方是希望来一场比赛。两人慢速地打了几个球热了热身,比赛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比赛进行得很慢。手冢无论怎样的球几乎都能被大石打回来,只有那偶尔的一两条漏网之鱼才能得分。大石几乎一分没得,不过,直到两人比到天黑,比赛依然没有分出胜负。虽然手冢似乎占有先机,然而大石此时几乎是面不改色,手冢却已经气喘吁吁了。到底还是国中生,有时候技术跟上了,体力还略输一筹,因为生长发育到底还是要消耗体力的。两人约好日后再比,于是三人就一起往出去走。
路上的时候,大石对手冢说:“其实已手冢君的天赋而言,跟着我练习只是浪费你的时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推荐更好的教练。”“不必了,我想先打败大石教练。”手冢拒绝了。“老实说,我还真不觉得自己能做你的教练。不如这样好了,你以后就叫我大石,每周五我们俩玩一玩网球。”“大石前辈。”手冢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小鬼还真是没趣呢,那你以后要叫我菊丸前辈哦。”英二的脱线和手冢的严肃正经,让大石真的觉得无语了。
英二是开车过来的,他们就打算把手冢送回家。手冢家离这里大概有半小时车程,大石和手冢坐在后座,英二专心开车,谁都不说话,甚至连广播都没开。到了手冢说的地方,英二靠边停车,立马恢复欢脱状态。“到家了哦小鬼!”“嘘——”大石做了个手势,让英二别说话,原来手冢已经睡着了。“我在附近找找看他家的地方,英二你在这里等等我。”大石说完,拎起网球拍,背着手冢就走了。他的动作其实动静挺大,不过手冢是一点也没醒,估计是今天实在太累了,已经没有力气了吧。
大石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手冢家的门牌,心里松了一口气。敲了门,把手冢交给他的家长,大石就放心地折返了。家人很惊讶手冢是被人背回来的,要知道这孩子一向刚强,小时候从来不让爸爸妈妈背的。
“你的这个学弟还真挺无聊的,逗他都没反应呢。”大石一上车英二就先开始吐槽了,如果不把这个跟大石说了,他觉得自己都没心情开车了。
“他身上具有一种超出同龄人的淡定,我倒是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才呢。”
“没说他没能耐啦,只是觉得你肯定制不住他。”
“英二,我好困了。”
“好吧好吧,我马上开车回家。大石都不让我多说几句了,真是的。”

大石对手冢说的“玩一玩”,其实里面只包含着一个意思,就是不打算向他收费。一是因为教练的面子,二是因为和手冢的对打对他而言是件很愉快的事,他觉得这本身就是酬劳。
不过手冢显然没这么觉得。
在几次要求付费未果之后,手冢就把周六上午空了出来,来到网球场给大石帮忙。他话不多,不过句句在理,而且长得好,吸引了许多年轻女性。有他在,大石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不过第一次以为手冢是来找他打网球,所以牺牲了午饭时间和手冢练习,然而第二次,第三次……“手冢君不必来帮我的忙,你还是个学生,应该已学业为重。”手冢似乎早就猜到大石会这么说,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成绩单递给大石。他本以为大石会无话可说,不过大石却说:“手冢君以后想走上职网道路吗?”手冢点点头。“那你就该趁现在时间尚且充裕,多吸收一些高中的知识,为高中练习网球留好时间。”大石收起一贯的温和,难得严厉地对手冢说。手冢沉默着想了好久,鞠了一躬,对大石说:“多谢指教。”然后周六果然没再来过。

从国二到国三,手冢的成长快得可怕。
最表面的一点,就是长得比以前叫他“小鬼”的菊丸高了。
“大石们怎么办,小鬼居然比我高了,该怎么办啊?”英二摇晃着大石,眼里写满了“我不要”。“要不你努力一把,二次发育好了。”“真过分诶大石!”“我还会长的菊丸前辈。”手冢说话了,把英二和大石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看着手冢坚定的眼神,大石说:“好,我拭目以待。”
但比起其他方面的成长,长高其实真的不算什么了。这一年,手冢率领青学夺得全国冠军。在最后一场比赛,手冢对战幸村,艰难取胜之后,大石为他披上外套(Ⅰ)的那一幕,更是被很多记者拍下,命名为“为王者加冕”。而且,手冢以东京都前三甲的成绩离开青学,升入以升学率高著称的学校。
“手冢君,我和英二想跟你一起去庆祝一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呢?”在假期的时候,大石和手冢打完球,大石开口邀请他。“是啊是啊,没想到现在的小鬼都这么厉害了呢,我也要加油nya~所以今晚我会不客气地多吃一点。”“这有什么关系啊英二。”大石对英二的开朗与脱线真的是很没辙了。手冢点了点头,英二就开心地笑了起来。“好诶,今晚大石请客,你可要多吃一点哦~”“是啊,你还在长身体呢。对了,记得要早点给妈妈打电话,不然可能又会多做一人份的晚饭了。”手冢答应了,虽然如此,但心里不知为何地有些烦恼被当成小孩子。“大石,你好多时候真的好像我妈哎,都一样唠叨。快走吧快走吧,我都要饿死了。”“好吧。”大石无奈了。“那我们走吧手冢君。”
晚饭是在很传统的日式餐厅吃的,不过在身边有一个司机和一个未成年人的时候,唯一能喝点酒的大石也不好意思喝酒,所以,他和手冢的杯子里倒的都是茶水,英二的是果汁。菜点了很多,令人惊讶的是居然全都吃完了。“人家都说发育期的男孩子能吃下一头牛,今天果然见识到了nya。”“英二,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那时候不是也常常饿得不得了吗?”大石忍不住出言提醒英二,不要忘记他自己的黑历史。“是啊是啊,还好学校有烹饪蛋糕的社团,否则我就完了啊。”“说到这个,手冢君家附近好像新开了一家点心店,网上风评很好的样子,如果我们把手冢君送到家之后,那家店还没有关,我们就买点东西做明天的早点怎么样?”大石问的是英二,眼睛却看向手冢,征求他的意见。“可以先去买点心。”手冢拉开车门,却还不上去,等着大石。“谢谢手冢君。英二,我们走吧。”
“看网上说的地址就在这里,我去买东西,你们在车上等一下我。”“快一点哦大石。”“我知道了英二。”大石快速下车,小跑着去了。
“菊丸前辈,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哎,你是在主动和我说话吗?”除了网球交流,手冢基本上没主动和大石英二说过话,英二都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是的。”
“那你问吧。”
“当年大石前辈身上发生了什么吗?我觉得和他打球,他屡出奇招,但是总是会少点东西。”
英二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手冢了。“大石大二的时候出了车祸,右手手肘部分受伤严重,而且伤到了神经,手偶尔会不受控制地抖动,而且力量也常常不足,到现在也没有根治。他在东大读医科,结果手毁了,消沉了很长时间,都退学了。”看到大石跑过来的身影,英二慌忙说:“手冢,你千万不能让大石知道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了。”“我知道了菊丸前辈,谢谢。”
“久等了,我们走吧。”大石气喘吁吁地上来了。“买了这么多吗?”英二的眼里有些惊喜。“我给手冢君也买了一点,希望手冢君收下。”眼见一份要分出去,不过剩下的也不少,英二才没有转喜为“悲”。“大石前辈,你能送我回家吗?”手冢接过点心,背起了自己的网球拍。“我们不是正要送你回家吗?”大石有些不解。“我有点话想和你说。”“安啦安啦,大石,他是和你走一段啦。”英二听明白了手冢的意思,替他解释。“那英二不然你先回去?”“没事我在这等你。”
两个人走在路上,大石执意要帮手冢背网球拍,不过被拒绝了。“我不是小孩子了。”手冢这么说,大石也没办法,就跟着手冢走。“刚刚手冢君说有话想和我说,是有什么事吗?”“大石前辈和菊丸前辈为什么关系那么好?”问这个吗?大石心里有种完全没想到的感觉,但还是回答了他。“我和英二国中的时候在青学一起打双打,那时候尽管青学的整体实力不强,不过我和英二从来没有输过。即使当时与网球名校立海大附中比赛,也没有输过。后来我到别的学校上高中,不过我和英二的关系很好就是了。”“那大石前辈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很努力的孩子啊,而且在网球上的天赋真是让人羡慕啊。”话题跳转太快,大石觉得自己都来不及组织语言,形容词在脑海里就是出不来。手冢明显对他这么说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对他说:“谢谢大石前辈。我有个请求,希望前辈能够答应我。”“先说出来吧。”对于这样的事,大石向来是谨慎的。“以后能叫我‘国光’吗?”手冢一本正经提出这个请求,不是什么大事,大石却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叫不出口。“可是手冢君,如果叫你‘国光’,却不让你叫我‘秀一郎’的话,我会觉得很失礼的。”搪塞一样的说法。“啊,手冢君的家到了,请帮我向你的家人问好。手冢君,再见。”手冢的眸子盯着大石,缓缓开口:“再见,秀一郎。”他这是要逼我叫他“国光”吗?大石有些伤脑筋,不过还是没计较赶快走了,毕竟英二还在等着他呢。
(Ⅰ)原著漫画里,在和迹部的比赛完成后,大石为手冢披上了外套,非原创情节。
吐槽:总感觉在英二的话尾用句号而用波浪线让人别扭。
最近家里楼下种了几棵树苗,用的营养液叫“国光施它活”,总感觉有些不忍直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