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十三章〉

聂铮对云修的突然造访有些惊讶。他和韦文分手,自己倒是一早就有这种预感了。不过聂铮并不明白云修为什么要来,他不说,他也只能猜测是来“疗养”的。今天外面风大,云修的风衣虽然暖和,但脸上还是被风刮得苍白。聂铮把夏天酿的葡萄酒拿了出来,又从柜台底下拿出了一小碟花生米,几杯酒过后,云修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下班的时候到了,许多附近的下班族都到青旅的茶馆里来躲风。不是熟客,大多约定俗成的规矩也不懂,青旅里瞬间就吵闹起来。聂铮又给云修倒了一杯酒,示意他慢慢喝,然后和阿宅小萌一起去招待客人了。整个青旅都是吵的,不过聂铮和两个小姑娘却是静的。不一会儿风小了些,人便都走了,留下了满桌狼藉,也有些收拾得利落些的,估计是熟客做的。聂铮没管云修,任他坐在那里,自顾自地收拾着桌子。云修也不饿,坐在那里目光灼灼地看着聂铮。这样炽热的视线,既然聂铮低着头也能感受到。聂铮收拾好了东西,早早的把店门关了,然后和阿宅小萌吃了些点心,便都不吃了。看聂铮似乎想对云修说什么,她们也就识趣地回房间里去了。
“你这次来,是打算做什么?”聂铮被云修看得颇有些不自在,那种视线太不同于平时自己上街时别人对自己长发的惊讶,而是一种聂铮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目光。“聂铮,我想就在这里,和你交往。”云修的认真让聂铮忽然有种未曾有过的感受,不过现在的平静生活他并不想改变,即使要改变,云修也不是一个好的人选。而且让聂铮不解的是,云修到底是为什么觉得他喜欢自己。聂铮叹了口气,问云修:“你怎么会喜欢我呢?是不是搞错了?而且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的公司你也是要负责的。而且韦文怎么办,你想过吗?”
说到公司,云修有些不自在地摸了一下下巴。“那个啊,我和韦文分手了,郑森回来了,公司我交给他们了,以后等分红就行。”聂铮皱了皱眉头,云修和韦文说起来也是领过证的人,然而也轻易分手了。虽然他不看好云修和韦文,但他有时候又会出于一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希望他们长长久久。听云修说他们分手了,让聂铮颇有些不自在。他总觉得自己不太能理解云修的心态。“即使如此,你确定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生活?”聂铮不觉得云修会真正喜欢青旅的生活,他也许只是喜欢偶尔离开繁忙的那种闲暇。聂铮不太擅长教导小孩子,这样一来颇为不自在。
聂铮不打算和云修聊下去了,今天傍晚那会儿客人突然多了起来,他有些乏了,拿了本书,再向云修交代了几句,就去睡了。
云修也没强留聂铮和他说话。他坐在柜台旁边,给聂铮的杯子里倒了酒,凑在刚刚聂铮的嘴唇接触过的玻璃面上,慢慢地喝。这样简单的事,云修现在也能从中得到一种甜蜜的味道,让他不禁心生感慨。
聂铮那边现在可没有云修那么舒服。他打电话给郑森,想问问他那边是什么情况。
过了好半天郑森那边才接了电话。“喂?”听起来他似乎很疲惫的样子,那边隐隐约约还传来韦文的声音。“云修现在在我这里。”聂铮的话一出口,郑森就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对他说:“你等等。”郑森和韦文说了两句,就换了个地方和聂铮说话。“好了,聂哥,你跟我说说你那边怎么样了。”聂铮将云修今天说的都告诉了郑森。他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开玩笑说:“聂哥,就差你喜欢我,我们就成四角恋了。”不过聂铮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只是说:“你那边情况如何?”郑森叹了口气,然后说:“我两个星期以前被云修让人给找回来了,之后没多久他们就分手了。先生似乎不太高兴,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不过他似乎还不知道云修的新对象是你。现在我照顾先生的起居,公司里的事情也偶尔帮他一把。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那你和韦文有进展吗?”聂铮猜云修把郑森叫回来就是为了代替他。“你知道我不是趁人之危的人。”郑森似乎有些失落了。“我也不劝你什么,不过有时候你也该抓住机会。”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聂铮心里要反复考量这件事。现在的平静源于一种岌岌可危的平衡,他要在不打破平衡的情况下解决这件事,让他的眉毛罕见地靠近了。
聂铮无论何时都能睡得很安稳,这件事让郑森曾经羡慕了很久。这天早上聂铮起来的时候,也是很精神的。他打算去做饭的时候,发现厨房里焖着早饭。阿宅和小萌还没起床,那饭很有可能就是云修做的了。不过在聂铮看来,既然他没有接受云修的想法,那他就不会拿他的好处。不过如果他自己做了早点或者是去买早点,总会伤了云修的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聂铮打算下来和云修好好谈谈——总不能天天不好好吃早饭吧。
聂铮没说,所以阿宅和小萌倒把锅里的饭吃了个干净,还抱怨不好吃。“今天的饭可能是云修做的。”聂铮有些无奈,对阿宅和小萌,他向来当妹妹一样,哪个当哥哥的不心疼自己的妹妹呢。所以尽管她们吃了云修做的饭,不过聂铮也不会怪他们。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云修回来。拿起一本书,靠在没有多少温度的阳光上。
几乎到下午云修才回来了。聂铮给他留了点吃的,不过云修没说自己还没吃,聂铮也就没管了。大概喝了一壶茶的功夫,聂铮放下了手里的书。“云修,我们谈谈。”
聂铮把云修拉到了他的房间里,他备了一壶茶,一是让云修喝了暖和暖和,二是希望过会儿这些茶能让他们的谈话速度慢一点。所有在大城市打拼的人,做事的速度都快些,让聂铮有些跟不上。他倒好茶,云修就接了过去,捧着茶杯喝了几口。他的手指有些紫红,一看就知道刚刚冻过。这么冷的天,聂铮一般都披着头发,还稍微暖和些。云修喝了几口茶之后,示意聂铮可以开始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