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十章〉

其实在聂铮看来,他觉得郑森更适合韦文。郑森比起云修要稳重的多,而且三观也正常。郑森喜欢韦文这件事,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韦文。可还没等他犹豫太久,郑森就来到了青旅。
郑森来的时候很早,整个青旅也只有聂铮起来了。青旅晚上有个小门进出,方便那些要在早上出游的住客。郑森什么也没带,就抱病过来,原本在健身房塑造得优美健硕的身材也几乎要全走了样。郑森属于那种邻家大哥型,这下子几乎没那种感觉了。“聂铮。”聂铮闻声回头,看到的就是倚在厨房门框上的郑森。
聂铮看到郑森憔悴的样子,也是十分吃惊。就连韦文和云修刚在一起而他过来休养的那段时间,他也没有这么憔悴。“你来了。”聂铮的早饭刚做好,本来给自己的一份就先端给了郑森,让他先去自己的房间吃点东西。郑森没有拒绝,端着盘子走了。聂铮自己简单的弄了点吃的之后,也回房间吃了。
聂铮和郑森也不收拾,郑森就窝在躺椅里。聂铮等着郑森说话,也不着急,在那边照着棋谱摆开了一局残局——这是他和郑森上次下的,时隔几年,郑森来了,这盘棋也许终于能下完。
“韦文知道我喜欢他了。”郑森眼睛瞧着天花板,声音闷闷的。“他就一定要问清楚这件事吗?我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如果他不问,我也不会说,我们安心合作不好吗?”聂铮等了很久,发觉郑森那边已经没了下文,才缓缓地说:“当时韦文和我分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和他在一起了。那时候的我对韦文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爱,但是很多年的感情还是让我很眷恋。不过我们不是一路人,最终还是很难在一起。当时我想,你不同,你和他是一路人,而且你有我没有的很多能力。后来你过来休养的时候,我本来想劝你干脆换个地方发展,不过我当时觉得,依你的性子,我怕是劝不动你。不过现在,你还是考虑一下吧。”
云修那边刚刚起来,就听见聂铮这边似乎有人说话。他敲了一下门,不过里面根本没人理他。他坐在茶馆那边看书,过了一会儿,阿宅和小萌出来吃早饭。没两分钟,郑森和聂铮一起出来了。“你怎么在这里?”云修责问似的声音让聂铮皱起了眉头。“来这里休养一段时间。”郑森好脾气地笑笑,在公司他已经习惯了云修这样的脾气,现在也就没什么生气的感觉了。他这样子,聂铮也没什么好说的。阿宅和小萌都是聂铮和韦文分手之后招来的,不认识郑森,都问郑森他是谁呢。她们一个接一个地问,弄得郑森都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了。“我叫郑森,是韦文先生的秘书。”郑森几年前我来过青旅,那边的秋千就是我买的。”秋千是郑森买的?!显然其他三个人都很惊讶。“不会吧?你一个大男人买秋千?”阿宅的惊讶让郑森不禁失笑。“怎么了,不可以吗?我觉得窝在那边看书挺舒服的,就买了一个。”郑森说着,顺势就靠了上去。“聂哥,帮我把书架上拿一下吧,我懒得下去了。”聂铮点点头,帮他把书拿了过去。“吃完午饭到我房间里来。”阿宅和小萌正在一边默默地萌着,云修心里也在疑惑着,郑森就发话了:“好,刚刚你也摆好了再不把这局棋下完太可惜了。”
郑森在那边看书,阿宅和小萌在看店,云修也在那边和郑森“斗争”。聂铮正好有空,回了房间,给韦文打电话。韦文那边很久才接了电话,他的声音恹恹的,感觉很不好的样子。
“你怎么了?”聂铮询问,不过韦文选择隐瞒。“没什么。”他这么说,聂铮也没直接戳穿,只是说:“郑森在我这边,他的事你别担心。”韦文那边的声音一下子就高了起来。“郑森怎么会在你那里?”聂铮没有回答他,只是说:“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郑森的事的。如果再这样下去,对你们都不好。”韦文又何尝不知道聂铮的意思,只是他也有他的顾虑。“这么多年,我很习惯郑森在我身边。虽然我知道现在我们应该分开,但是这对我而言一时间肯定难以适应。”韦文和聂铮都陷入了沉默。良久,聂铮说:“可习惯是能改的。如果你不愿意放弃郑森,那你也许可以放弃云修。我一直觉得,郑森比云修更适合你。”
韦文没料到聂铮会这么说,他一时间也找不出话来反驳。聂铮挂了电话,坐在桌子旁边研究这局棋。他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了,不过心里并不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也许是在这青旅太久,他有时候也会寂寞吧。
吃午饭的时候,云修坐在聂铮右边,对面就是郑森。他似乎在赌气,然而郑森并不在乎。他现在身体还有点虚弱,上午看完书就在打瞌睡,吃了饭就打算去睡一觉了。云修虽然不高兴,但是单方面的发脾气看起来太没风度,让他不肯和郑森多说一句话。郑森那边,阿宅和小萌还在问些东西,还说希望郑森带她们去gay吧玩。聂铮之前没管,等她们说要去gay吧玩,才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郑森不熟悉这里,如果到了非清吧,对你们的影响可能不太好。”他这话里有阻拦的意思,小萌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就低头吃饭了。不过阿宅却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聂哥,你知道我是宅腐双修的嘛,如果没有亲眼见过gay吧,写文肯定会失真的。”不过聂铮却是半点没动容,他还是摇了摇头。“去了又能怎么样?现在总有些小姑娘喜欢写ONS之后因为身体合拍渐渐有了感情。可能你们这个年纪还觉得好看,等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觉得这都是很荒唐的。”
他这话说得直,弄得阿宅有些委屈,还是郑森给打的圆场。“好了好了,谁不是这个年纪过来的人啊,年轻的时候对感情有很多幻想很正常的嘛。”郑森顺手摸了摸阿宅的头毛,就当是安抚一下她。“哎呀,我早上刚弄好的发型。”阿宅瞪了郑森一眼,放下筷子,跑回房间去收拾了。郑森和聂铮对视,无奈地冲对方笑了一下。
云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该留在这里。按理说他该回去了,毕竟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但他就是舍不得走,不知道为什么。聂铮和郑森改了计划,不打算下棋,打算出去逛逛。云修也跟去了,他还没有逛过这里,正好出去抒解一下自己纠结的情绪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