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七章〉

云修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韦文有些着急。“你回来了……”韦文不安的声音将云修从青旅营造的小小世界拉回了那个灯红酒绿的浮世。“怎么了?”云修的声音是他自己都想不到的冷淡。
韦文愣了一下,然后说:“公司里出事了。”他把秘书寄来的文件里的一份递给了云修,而云修却有些不愿意看下去了。云修大概看了两眼,然后问韦文:“这件事你怎么看?”韦文也愣了一下,然后对云修说起自己的见解。“如果你觉得可以,那就去做。”云修知道现在的自己沉不下心来。“我的意思是,我们该回去了。”韦文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回去吗?云修有些恍惚,尽管在这里只有两天多,但是之前那种忙碌的生活恍如隔世。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心甘情愿地回去。“我不太想回去。”云修皱起眉头,他是最不愿意勉强自己的人。“不回去?你就这么放任事情发展下去吗?”“郑森在那边,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解决这件事。我还是想待在这里,再休息一下。”韦文被他这样懈怠的态度弄得有些不高兴。“你不是个小孩子了,有些事情是你该负起责任的。我定了明天下午的机票,你还有时间好好想想到底回不回去。”韦文接着转会文件堆前处理文件,而云修则是烦躁地出去了。
聂铮正在外面擦桌子。这边昼夜温差大,他换了件白衬衣。云修出来之后依然烦躁,而聂铮把他视如无物这一点让他更暴躁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他的话出口就比较冲,聂铮对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你想多了。”聂铮淡淡地说。他们之间并没有因为所谓的“共患难”而变得有多么要好。“只是你的三观恕我不能苟同。”云修正想接着质问聂铮,就被他补了一刀。“什么意思?”云修没明白他的三观有什么错处。“我当年和韦文交往的时候,你觉得我们之间有问题,就能第三者插足。”聂铮平淡的口气几乎让云修噎死。“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你和韦文已经没有爱了,难道我……”“少说几句,对你没有坏处。”聂铮叫停了这次对话,继续低着头擦桌子。“那你为什么答应今晚和我聊聊?”云修依然问着聂铮。他有些不明白,是什么让聂铮突然冷淡下来。“在我看来,你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聂铮扔给云修一张银行卡,“密码是韦文的生日,医药费你自己去取吧。”
云修被聂铮几乎反常的样子弄得很无奈。他到底是怎么了?云修想,然而他也没有头绪。其实聂铮对云修的态度一直是那样,只不过云修自己以为全世界都围着自己转,再加上他气过了头,这种态度自然就被他放大化了。他怒气冲冲地回到房间里,蒙头就睡。房间里寂静无声,他的任性让韦文累得够呛,一直在忙。“我把机票改签在明天早上了,你跟我回去吗?”韦文问,然而云修已经睡着了。他习惯性地去给云修掖了掖被角,他的恋人,孩子气太重了。
夜里云修睡得并不踏实,他反反复复地梦见自己逃家的那个暑假。梦里的聂铮还是那么冷淡,然而自己比现在却稚嫩得多。反反复复地和聂铮说着自己在家里的不顺心,被逼着学习继承家业,被逼着做许多不想做的事情。聂铮似乎安慰了他,反正他平静了很多。临走时,自己似乎给聂铮说了什么。他的梦境飞速地向前快进,最后留下的只有两句话:“以后我和你合伙开青旅吧。”“不用了,青旅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的生活,可以在青旅旁边开家面包店什么的。”聂铮的态度还是那样不冷不热,让云修突然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猛得睁开眼睛,旁边韦文睡得很实,他是今天累坏了。云修不禁思考起来,这样的忙碌到底值不值得。他很久以前因为聂铮、因为青旅燃起了一个隐世的梦想,后来又忘记,再后来因为聂铮和青旅又想了起来……云修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对他而言,责任和梦想现在在天平的两端。此时还没天亮,他睁着眼睛,心里纠结万分。天蒙蒙亮的时候,云修起床出去了。
他出去之后,就看到聂铮在外面打拳,徐徐然到几乎和清风融为一体。看见云修出来,聂铮动作不停,问他:“你昨晚怎么没来找我?”找你?云修觉得有点怪,然后才反应过来,难道聂铮说的是九点之约?“我……”他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生气了就忘掉这件事了吧。见他语塞,聂铮也就没追问下去,只是说:“你想说什么的话,现在跟我到厨房里说吧。”
云修和聂铮一前一后进了厨房。聂铮熟练地处理着食材,云修却生涩地不知从何说起了。想了半天,他才说:“公司里出了点事,我今天就该回去了。可我舍不得这里,还想留下。我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我跟你说,要和你一起开青旅。不过你当时拒绝了我,说青旅有你一个人就够了。还说如果我也喜欢这样的生活,可以在青旅附近开个面包店什么的。”聂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身来看着云修,慢慢地说:“你说到想和我开店这一点,我对十年前的事才有些印象。不过那时候我说的应该不是青旅有我一个人就够了,而是青旅一直在等待另一个人。”
聂铮这样说,让云修才模模糊糊地想起,似乎确实是这样。那梦里的自己为什么要逃避这个节点呢?云修正奇怪,然而他又突然闪过了另一个想法。“你当时说青旅在等另一个人,那个人是不是韦文?”聂铮点了点头。“青旅刚开始就是我为了韦文开的,他以前说过他想要这样的生活,不过估计他忘了。”至于韦文说希望自己帮他守着这片世外桃源的事,聂铮并没有说。
“他忘记了?他是什么时候说的?”云修并不知道聂铮和韦文之间到底有多少故事。“大概是高二还是高三吧。时间太长,我记不清了。”“所以你就在这里守了十年?”云修不知该说什么。“不光是这样。其实后来的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生活。我从家里被赶出去之后,一直觉得没有安定的感觉,而青旅给了我这种感觉。”哪个年轻人不想闯出一番事业?云修并不信聂铮说的话。他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就看见韦文正站在门口。

从贴吧来到这里,热了好多剩饭。。。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