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青旅〈第七章〉

回到熟悉的环境,云修明显地感到聂铮松了口气。他觉得现在聂铮的每个情绪,就像是通感一样,都会传到他的心里。这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曾经想要拥有像聂铮一样的生活吧。云修想。回去之后,小萌和阿宅都守在聂铮身边,要聂铮再睡一觉。而韦文接到了来自秘书的快递,是一堆等待处理的文件。自从云修和韦文在一起之后,他把自己手中股份的一半交给了韦文。自那之后,韦文对公司越来越上心,再加上他挑的秘书也是工作狂类型,云修可以说是“独守空闺”了很久。韦文在房间里处理公文,而云修却一点兴趣也没有。大概是这里闲适的气氛把自己养懒了吧。云修想。他出了房间,拿了本书,坐在平时聂铮坐着的柜台里看。今天是工作日,下午的时候除了两个常客都没有什么人来店里。不见聂铮,他们都问起云修来了,而云修也就回答了两遍。在青旅似乎有种让人慢下来魔力,云修也变得比平时耐心多了。韦文处理公文的时候,阿宅过来敲门,说要开饭了。
晚饭是聂铮做的,这一点小萌让很不高兴。“聂哥你是不信任我的手艺吗?一听我做饭,马上就起床做饭去了。”小姑娘显然是不高兴了,而聂铮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地摇摇头。“不是。我好着呢,做饭是我分内的事。你尝尝,这是你喜欢吃的红烧肉,我做的怎么样?”“哎呀,聂哥,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晚上别做这么丰盛,吃太多我会长胖的。”小萌正作势捏着肚子上子虚乌有的游泳圈,阿宅就开吃了,边吃还边说:“没关系,我不介意,我多吃点就好。”阿宅的耍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感觉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啊。”聂铮给他夹菜的时候,云修感慨地说。“你这么说,似乎很多年前就认识我了一样。”聂铮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记忆里搜寻关于云修的回忆。“是啊,那时候这家店似乎才刚开。大概十年前吧,那时候我高二,暑假的时候逃家。我把事情想的太天真了,随便买了张火车票就走了。结果到了这个城市,在火车站就被人家把钱包顺走了。我那时候来青旅,看你年轻,估计也就大学刚毕业,可能会同情我,就进来青旅说要给你打工。你跟我说不雇佣童工,所以没要我,就让我住了两天,然后给了我车费,送我回去了。”聂铮摇摇头。“没印象了。我记得就那个暑假,像你刚刚说的那样的人来了最起码七八个,有男有女。幸好那月青旅生意还行,不然我就连一点吃饭的钱也没有了。”云修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一时愣在那里。两个小姑娘笑了起来。“哈哈,好狗血的感觉。聂哥你运气怎么那么不好,一个暑假碰到了那么多中二少年。如果不是有一个真是这种情况的人,我都觉得你碰上骗子了。”韦文也笑了起来。他刚才一直紧皱着眉头,现在也舒展些了。一个电话打了过来,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就走远去接电话了。“韦先生怎么一直感觉那么客气呢。”小萌摇摇头,“我以为经历了这些事他能和我们稍微放开点的。”“他不是个轻易能卸下心防的人,不过并不坏。”聂铮这么说,让阿宅有些奇怪。“聂哥你之前认识韦先生吗?怎么听着感觉和他很熟的样子。”聂铮不回答,只是说:“多吃点菜,红烧肉该被小萌吃完了。”阿宅立马被转移了注意力,专心和小萌抢吃的去了。
吃完饭,聂铮在厨房对帮忙端碗的云修说:“昨天的事,谢谢了。”云修摆摆手。“没事,我碰上那样的人也多了,可能七八个吧,有男有女,我都不记得了。”他这话说出口就后悔了,怎么显得自己那么幼稚啊。聂铮笑了笑。他是个很少笑的人,从他脸上没有明显的法令纹就能看出来。当然笑起来并不是那种春水破冰的感觉,只是让他柔和了那么一丁点。“我知道了。”聂铮把指节分明的大手浸在冷水里面,接着黄昏的余光刷碗。“聂铮,今晚方便聊聊吗?”云修有一种想要探寻的感觉,探寻到底是什么养成了现在的聂铮。聂铮看起来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那就九点吧,到时候我们在我房间里聊。”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