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今晚份的脑洞(双结局吧,不能一直虐啊)

受家里条件很不错,学习成绩也好。但父母望子成龙,在高一时,给受报了补习班。

但是补习班的老师就喜欢受这样愣头愣脑的傻小子,刚开始和受亲近,受很高兴,后来他就骗着受,把受ooxx了。

受很疼,但是老师哄骗他不要告诉家长,骗受他是爱他的。受和老师这样的关系持续着,他发现老师也对别的孩子下手,他对自己只有肉欲。

受认清了这段关系的本质。

受觉得自己脏了。

受装作无意向父母提起有老师猥亵学生,但是父母将他严厉地训斥了一顿,警告受不要乱传闲话。

受很失望,对父母,也对自己。他考上了大学才脱离了这种畸形的关系,然而假期的时候还是会被补习老师用过往的照片威胁着和他发生肉体关系。

受用忙碌填满着自己的生活。他读的是医科,本来就忙,他还找了一份兼职。本来有人介绍他去做轻松又好赚钱的家教,但是受拒绝了。

那天做完兼职,受在车站等车,突然下起了大雨。站在他旁边等车的人似乎喝醉了,站得东倒西歪。是个男人,长得很好看的那种,可能还略有点女人气,看样子就是个普通上班族。几个小流氓动手动脚的。受觉得似乎看到了那时候无助的自己,出手相助。那些人看见受人高马大,有些害怕就走了。

受那时候锻炼身体,希望自己男人味足的身体让老师失去兴趣,可是那个人却对他的身体更有兴趣,直言这样更有征服感。

受看攻醉得很厉害,想送攻回家,但是攻已经几乎没了意识,受只能在附近开了个房,照顾了攻一宿。

攻醉得很厉害,只知道有人摸了自己,又有人帮了自己。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受已经走了。

不过受的学生卡掉在房间里了。

攻按照卡上的身份信息找到了受。受有点惊讶。攻决定请他吃饭道谢。攻比受略大,说话做事都很照顾受,和他在一起受觉得很安心。攻刚开始出于感激和受来往了几次,后来发现受对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有所了解,就想和受交朋友。

那些东西,是受原本心理还健康时的兴趣爱好。

攻渐渐喜欢上了受,可受是名校的医学生,而他自己是个普通学校毕业的普通上班族,心里难免自卑。

他纠结了好久,和受告了白。

受拒绝了攻。

其实他也喜欢攻的。

攻下这个决定很不容易,平时处处谦让的人,此刻却死缠烂打起来。最终,受为了断了攻的念想,将自己的过往和盘托出。

攻简直不敢相信有这样的人渣,本来温和的人,那一瞬间的暴怒让受都吓到了。他恳求受给他一个机会照顾他,先不谈感情。

受答应了。

两人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相处很久,直到受大学毕业开始读研。

读研的时候,受搬出来和攻同居了。他们承认了恋人关系,但是因为受的过往,他们还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受很害怕自己一个人在夜里睡觉,所以,攻无论什么情况都会在晚上迅速赶回来陪着受,在受情绪崩溃的时候,抱着受,然而那个时候,他自己也在流泪。

攻带着受去看心理医生,受渐渐好转,攻劝慰受,让受将以前的事沉入深海。

过了很久以后,受才知道,攻那时候跑去打了老师一顿,把以前的照片都要了回来。

攻那时候受伤不轻,说是被抢劫了,但是没丢东西。

受从那天起,真的渐渐放下了,不过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攻那天坐火车去邻市出差,公司说明早回,攻放心不下受,决定傍晚就坐车回家。

那列火车遇上了泥石流。

he :

一夜未眠的受在清晨听到晨间新闻的时候,知道了那列火车遇上了泥石流。

他这么多年第一次放声大哭,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笑。

忽然,有钥匙转动,打开门锁的声音。

进来的正是攻。

他看起来很憔悴,一手拿着钥匙,一手拿着公文包和一包点心。

原来他昨天到了火车站,才想起附近有一家点心铺子的点心很好吃,去排队给受买点心了。之后耽误了火车,改坐汽车回家。路上雨太大,他们无奈在服务区滞留,然而地处偏僻,没有信号给受打电话。

受抱着攻,痴狂地啃噬着他的嘴唇。攻刚开始一直愣神,很久才开始回应受。

攻的反应青涩极了,他不知道怎么做,可舍不得受疼,所以跟受说自己要在下面。

受笑了,转而摸出一管润滑剂,给自己扩张,然后“吃”了攻。

这大概是受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得到快感。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