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脑洞,题目可能是翘家郎

如题,这个脑洞里有一个翘家郎,那就是受。

攻受年轻的时候,受有一大堆的爱慕者,但是攻比受还讨人喜欢一点。那时候中性美的风潮刚刚开始,攻长相既带有男性的英气,有带有女性的柔美,两种气质揉在一起,让人一看到他就觉得如沐春风。

而且攻也是这样的人。攻家里书香世家,攻的专业就是古汉语方面的,说话做事都带着古代人对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追求。

受自己平时喜欢刺激的,找伴侣的时候就喜欢攻这种能给人安逸感觉的。

攻出柜很早,家里也没当回事,只是让他即使是对男人也要负责任;受也出柜很早,不过被打的遍体鳞伤,赶出了家门。

这么看来,似乎受是个有隐痛的人,而攻的生活却一直幸福美满。

但其实受对家里感情特别浅,他小时候父母都不管他,爷爷奶奶带大,后来爷爷奶奶去世就出柜了,离开家时一点留恋都没有,反而松了口气。

受可看得上攻了,刚开始试着学人家一样风雅,慢慢地接近攻。但攻那时以为他是个古代文化爱好者,就细心教受,心思完全没往那个方向想。

做了几回焚琴煮鹤的事之后,受自暴自弃地和攻用自己真实的样子相处了,结果意外地吸引攻。攻犹豫的时候,受就表白了。

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如果这是童话故事,那肯定是王子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但是生活是很现实的。

攻知道受被家里赶出来,特别心疼受,各种宠溺,攻受的好朋友都说受有福气。

但受就是浑身不舒服。

小时候家庭带来的心灵的伤痛,在有的人的身上变成了对美满家庭的渴望,在受身上却变成了别扭。

攻对他越好受就会越别扭,控制不住地对攻越来越苛责。攻只觉得是受心情不好,所以对受越发体谅温柔,可受就会越别扭,两个人如同陷入了死循环,终于,受他受不了了,第一次翘家了。

他翘家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走,只是随身的钱包和手机。消失了整整三天。攻以为他遭遇不测,疯了一样地找他,还报了警,最终发现受其实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酒店里。

离开的三天,受就是恢复了一下像单身时期一样的生活,不过没像那时候一样约人419。他心里还是有分寸的。

回家之后,攻第一次对受发了脾气。受没见过那样可怕的攻,只觉得心里对攻的想法刷新了,可是这样的攻却令受感到轻松。

发过脾气之后的攻就后悔了,跟受道了歉,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于是循环再次开始,受再度翘家。

翘家之后的改变每每让受心安,所以他一次次翘家,时间越来越长。攻一开始每一次对受不辞而别的愤怒渐渐消失,在受有一次翘家而他找回受之后,他难得没有发脾气,而是抱着受问,以后能不能别再不辞而别,起码留个条子什么的。

但受没有回答。

然后又是下一次的不辞而别。

这次过了很久,受也没有等到攻来找他。第一次,他开始有些心慌,主动回到了家里。

可是攻已经走了。

房子是攻父母的,那时候也没过户到攻受名下。攻把房子卖了,工作辞了,消失在茫茫人海。

受通过各种方式找攻,但是一无所获,最终走投无路的他找到了攻的父母。

攻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们分手,像攻一样细致温柔地招待了受。当受问起他们攻去了哪里的时候,他们惊讶于受的不知道,而后告诉受,攻调职到了另一个城市。

而后攻的父母的态度便变得让受感到难受。那是一种疏离的温柔,是对亲人和外人的不同态度。攻和受从朋友往爱人慢慢过渡时,这种温柔就渐渐消失,转化成了最令受着迷、也最令受惶恐的温柔,可两种温柔突然逆转,便让受感到无所适从。

受在另一个城市找到了攻。

攻的气色很好,起码比他上一次见到攻的时候好些。攻似乎胖了点,他本来是偏瘦的人,这样一来体态匀称了许多,变得比以前还要吸引人。就像美玉,光泽温润而不耀眼。

见到受的时候,攻的态度就像是他与受最初相识的样子。受终于心慌起来。他原以为这只是攻对自己的惩罚,可看攻的样子,他似乎真的放弃自己了。

攻也不抱怨什么,也不提及过往,只是问受近况如何。受自虐一般地问他两人还有没有可能,被攻拒绝了。

“明明都是一个人的生活,何必要让我期待另一个人回家呢?”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