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哑叔

不过生活不可能总是这么消闲,年还没过完,赵法又踏上了前往SH的路,走之前他和高铭请赵瑜他们俩吃了顿饭,让他们平时多帮忙。“不用客气。我们打算合伙开公司,如果你愿意,可以入几股。”赵瑜的提议赵法真的放在心上,没几天高铭就把钱给他们拿过去了。
虽说不是没一个人过过日子,可赵法走了,他还真觉得没意思。高铭叹了口气。春天花开了,似乎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想想以前赵法在他的院子里摘花折叶,现在已经是个独当一面的大男人了,高铭就忍不住想笑。
半年时间说起来其实过得很快,赵法暑假之前就回来了。他这边的工作也解决了,是上海那边的老板介绍的,他有同学在这里开了律师事务所。
“你就没考虑直接去SH发展吗?”赵瑜问他。
“想过啊,但是我们家这情况,他变个环境,太麻烦了。而且我习惯在北方过日子,总愿意待在北方。”赵法反问赵瑜,“你和何琛怎么样?”
“我出柜了,他没有。”赵瑜苦笑了一下,“我到现在还是担心他抛下我,去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们没有不正常。”赵法义正言辞地指出了他的错误。
“对,我们才没有。”赵瑜说着,若有所思。
既然从上海回来了,总该回家一趟,赵法心里很发愁,毕竟回去家里可能就会催他相亲。
总该回去一趟的。高铭心里惴惴不安,可是不回去是不可以的。赵法皱着眉头,不知怎么办。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打开门,是赵瑜来了,不过他鼻青脸肿的,衣服也有点破了。“你是跟人家打架了吗?”赵法拉着他坐到了沙发上,高铭给他倒茶。“我爸打的。”赵瑜苦笑着说。
赵法和高铭都是一脸诧异。“我出柜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从家里翻墙出来的,他们想把我关起来。我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可能。”赵瑜的父亲在机关工作,对他的创业也多有指导。以前他上学的时候,曾好几次谈到父亲对他的影响,父子两人关系非常好。
“那何琛知道吗?”逃出来了却不回家,这样的做法任谁都会觉得有点奇怪吧。
“他爸爸心脏病发作,前几天就去医院照顾他爸爸了。”赵瑜叹了口气,“而且,我也不想让他为我操心。”
“这种事是两个人的事,你不可能不告诉他。而且,你现在是有公司在这里的,公司又是你们俩开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一起面对是迟早的事。”赵法看了眼高铭,他也点了点头。
给他打个电话?高铭快速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句话。赵瑜笑着点了点头。
“嗯,你别过来,好好照顾你爸爸,记得我爱你。”他站在阳台上,低声和何琛说,“不用告诉你爸爸,我们说好的。”赵瑜那边停了好久,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怎么了?”赵法听他语气不对,赶忙问道。
“他家里让他去相亲。”赵瑜脸色变了几变,“不过没关系,他说他不会答应的。”
你在我们家先住下吧,等何琛来了再走。高铭又把本子递了过去。赵瑜点点头,没有拒绝。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