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白丹】满月夜

1.空海刚进青龙寺,就被许多僧人孤立了。倭国人,再加上惠果大师要将无上密传给他。空海不太在意,每日诵经礼佛,学他的无上密。许多人都对他已经熟练掌握汉文并不了解,所以即使他本人在饭堂用餐,也有很多人直接用汉文议论他。
“你看那个空海,眼睛那么大。”“是啊,性格也有点古怪,时常奇奇怪怪地笑起来。”“他会不会是那猫变的?自从他来了之后,师父的那只猫就再也没来过。”
“怎可在背后议论是非。”义操将筷子放下,站起了身。满室寒噤。义操看了空海一眼,他仍是静静地用饭。义操的眼睛里显出抱歉的意思,又警告地看了众僧一眼,走了出去。在他走出去后,他们都松了口气。空海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喵呜”一声——半张脸已经成了黑猫的样子了。数声惊叹,一声笑,远处走来的惠果,对空海做了什么,已经全明白了。
2.没有人注意到丹龙是在什么时候来的青龙寺,直到不空大师正式向他们介绍弟子惠果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居然有这么个人突然出现了,而且大师还决定将无上密传给他。
丹龙似乎将前尘忘却。本性开朗的他,不像现在的空海那样不被人接纳,反而很快成为了团体的一个成员。那时的弟子似乎也比现在的弟子要厉害,许多人启发着丹龙对无上密的认识。
对了,现在的他叫惠果。
青丝已无,想起前尘时,看看羽衣,猜想现在的自己穿上会不会将羽翼上的黑色部分全都失去。也想起那个人,陪在贵妃身边的人。
人总是贪心的,不在乎自己有的那个人,反而要求得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人。就像有五百个王妃的孔雀王,为了追求一只青孔雀,采露摘果,被猎人捕捉,差点丧命。
但人到底是人,人的野心,比孔雀的大得多。有些人自欺欺人的本事,也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直到一只黑猫来找他。
彼时惠果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密宗大师了,不过他并没有找到一个能让他满意、传承无上密的人。夜半梦醒,未能成眠之时,每每参悟佛法,直至清晨。
那是一个满月夜。
如果不是那天的月光格外地亮,照得他微微侧身,他可能不会记得这种事。然而那天事情都不一样了。在他打坐参禅之时,一只黑猫突然跳到了他的膝头。
黑猫?此时的惠果又变成了丹龙,他想起贵妃身边的那只猫,想起白龙,不过他还没想太多的时候,黑猫突然变了。
变成了白龙,穿着羽衣的白龙。
丹龙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是他新学的幻术吗,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可是这些他都问不出来,白龙的嘴唇贴着他的嘴唇,他怎么可能发出声音。
放在角落箱子里的羽衣代替了僧袍,丹龙的名字代替了惠果,在那一瞬间,时光仿佛倒流,一切都回到了极乐之宴之前的岁月——
那才是真正的极乐,只不过他们都没意识到罢了。
被白龙压在身下,无上密早已被忘记,在乎的只有两个人交缠的肢体。
白龙的身体是冰冷的,丹龙印下一个又一个温柔的吻,企图温暖他。白龙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给丹龙极大的鼓励。
两个人的身体最终结合在一起。只有那里是热的,四肢和躯干却还是冷的,丹龙抱住白龙,确认他还在自己身边,而不是自己冰冷的幻想。
抱住也是没用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地下只有黑猫的爪印,羽衣还好好地躺在角落的箱子里,他也还是惠果——如果不是身上的吻痕,恐怕他也会以为这就是一场幻梦。
怀着极大的痛苦,回到山中石洞,听到黑猫口吐人言,对贵妃慢慢倾诉心声。他觉得,许是白龙在哪里学了什么高级的幻术,让他看不破、一味沉浸其中。
这种感觉,在他在河中看到了白龙的身体时尤为强烈。
他偷走了贵妃的身体,也带走了丹龙的。尸解大法他也会,保证两人不朽也不难。残余在白龙身体里的蛊虫,他割了一块胸口上的肉,靠近心口的,全部引出来了。安置好两人的身体,他听见一声凄厉的猫叫——
到底是白龙的心碎了,还是丹龙呢?
3.谁心碎,都与惠果大师无关了。
回到青龙寺,他照例讲经礼佛,除了每月的满月夜,总有一只黑猫,让他重温旧梦。
后来这只猫白天有时也来,趴在他的膝头。惠果打坐,安然不动,起身的时候,摸摸猫头,将它抱在怀里,在它挣扎时放手让它逃离。
他已经参透了无上密,即使是满月夜,既然是因果如此,便待它完结,自己也算还了债。
4.空海不打算问了,他心里大概清楚。他不了解惠果,可他了解丹翁了。
5.“空海,义操,无上密就交给你们了。”
又是一个月夜,继丹龙、白龙之后,世上也没了惠果。
END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