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念君

想开车。。。不知道能不能开起来。。。

以下正文:

“大石,今天要不要一起出去聚餐?”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同科室的医生们总算松了口气,呼朋引伴,打算去放松一下。

“好啊,我记得英二给我推荐了一家寿司店很不错,刚好离这里也不远,大家一起去吃吃看吧。”大石提议。

“对了,记得叫上手冢选手。”有同事“提醒”道。一说起手冢,很多女医生都脸红了。

尽管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了,不过手冢似乎还是魅力不减,大石心里感慨着,给手冢打电话询问。手冢那边答应下来,这边不少人都高兴起来。

手冢已经接近四十岁了,在网球界属于“高龄”选手。虽然还在打网球,可他上场比赛的次数已经较以前减少了许多,而且他的生活重心也由欧洲转移到了东京来。

凑巧的是,大石这时也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工作。两人都尚未结婚,而且互相知根知底,于是决定一起合住。本来生活很平静,不过自从同事周末拜访大石、知道手冢是他的同居人之后,他们就时常撺掇大石叫手冢一起出来聚餐。

大家都坐在店里点好了寿司,手冢才过来。“真不好意思,今天有学校举行成人祭,路上堵车。”说到这个,大石忍不住笑了一下。以前国三的时候,手冢还被当成过学生家长采访过(梗出自radio)。

同事中有几个非常会活跃气氛的人,很快将稍显冷淡的气氛炒了起来,大石跟着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不过毕竟手冢和他们关系不深,所以此时就像游离于他们的主题之外。

饭后时间还早,有年轻的同事提议去酒吧喝酒,不过大石拒绝了。两人回到家里,大石在浴缸里泡澡,慢慢就睡过去了。

“麻烦你了,手冢。”刚刚手冢进来叫醒了他。大石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翻杂志。不是医学或网球杂志,而是——

“你打算买房子了?”手冢走过去看了一眼。

“是啊,爸妈那边催着我买房子,说我年纪不小了,到了该成家的时候。”说到这个,大石颇为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明明大家都没结婚,可我家里好像觉得我该马上结婚似的。还说明年如果没个结果,就要让我去相亲。”

看大石那么苦恼,手冢皱了皱眉。“我家里也是如此。”

听到手冢说他那边也是这样,大石不由得松了口气。“原来都一样吗?不过想想也很正常,毕竟同学的孩子都上国小了,我们还没有成家呢。”

手冢坐到了大石的对面。“大石有过交往的对象吗?”他突然问起这个,给大石闹了个大红脸。“你问这个干嘛?”大石有点不自在地别过了身,把目光重新投到杂志上。“我没有经验,想请教你一下。”

手冢没和别人交往过?听手冢这么说,大石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听说你的粉丝里有不少是女人呢。”手冢摇头。“我不清楚。不过那时候事情比较简单,我几乎所有安排都是关于网球的事。”

“倒也可以理解。网坛高手如云,即使是你也要花十二万分的努力吧。不过我也没什么能和你分享的经历,真是抱歉。”大石看了一眼手冢的左臂,尽管有很注意地在保养了,可职业所迫,到底还是受了伤。想起国中时代自己陪着手冢去看医生,到现在自己也能帮手冢看病——“时间过得真快啊。”

时间确实过得很快,两人只是说了几句话,转眼间都要到十一点了。大石明后两天都是休息日,没在意时间的事,可一看钟表才发现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如果没记错的话,手冢明天训练。“手冢,赶快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其实他还没有困意,不过也该是休息的时候、才说要睡下罢了。

“我明天休息。”手冢拒绝了大石的提议。“大石,聊点成年人的话题,如何?”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