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磐石

“已经走了吗……”没有看到手冢,大石还是有些失落。青学这下子就少了一个人,不过也罢,他们都毕业了不是吗?

一起定下的赢得全国大赛的目标也达成了。

不像越前和手冢,他们都要和网球渐行渐远了。即使是天才不二,也表示过自己打算逐渐转移生活重心。而自己和父母商量后,也打算考去一所将课业抓得更紧的学校。所以,大概交集会越来越少。

还记得国一假期一过,分班的时候,他和手冢分开了。被许多人围观的发型,在手冢那里却没有得到过多的惊讶。“你还是你。”回家的路上,在自己的询问下,手冢给出了答案。

手冢当时是网球部的副部长,不过对于部长的工作也颇为得心应手,部长也愿意让他多做事。在网球和这些事情上比不过手冢,总该在哪里可以弥补吧。本就名列前茅的大石,开始保持年级第一的成绩。

有次考前,他去了手冢家一趟,网球部里的事和学生会的事被安排到了一起,手冢请他过来,两个人一起划重点。这算是被手冢求助了吗?他忍不住这么想。

大石第一次见到了手冢的家人,来自祖辈的压力让他有些紧张,不过手冢的母亲却很亲切温柔,做的茶点也很好吃。也是在她口中,大石知道了手冢偶尔会看大胃王比赛,“登山万岁”更是每期都看。两个人一起做完功课,恰逢大胃王比赛开播,一起看节目,不过手冢的妈妈一直在偷偷地给大石指手冢是不是在笑。结果节目没看,大石倒是学会了怎么分辨手冢的表情。

之后考前一起划重点就成了两个人的习惯。妈妈常感慨他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不像小时候那么闹腾。可有谁会一直像小时候一样呢?和彩菜阿姨这么吐槽的时候,她笑着指了指手冢:“这里就有一个啊。”

的确,翻开他的相册,无论是登山、垂钓,还是网球,都是和现在一样的姿态。即使到现在也是一个样子,不过好像变得更坚定了。

和手冢一起一路走来,似乎把很多不可思议的事都变成了现实。如果有人告诉小时候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有时候会被人说像个妈妈,一定会被那时候的自己嫌弃的。而且,青学也赢得了全国大赛。自己也大概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一些?大石笑了一下自己。

“手冢?”来自德国的越洋电话让大石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是我。大石,你们都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问答,这样的对话在手冢去德国治疗之后有过很多次。“嗯,大家都回来了,我们经历了一个很有趣的教练。这次要多多感谢立海的真田了,他帮了不少忙。”想起越前和真田的相处,大石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手冢和真田的某些共同之处。

“那你在德国如何呢?”大石问他。

“还好。偶尔会想念日本的人和事。”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过那句想念却着实令大石有些吃惊,毕竟手冢不是这么直白地表露自己感情的人。

“我会替你去多看看彩菜阿姨的。”大石宽慰他。

“你大概曲解了我的意思。”手冢叹了口气,“算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等一下——”大石叫住了手冢。他沉默了一下,说道:“在我正式成为一个医生之前,拿到大满贯吧,手冢。”

“好。”那边干脆利落地应下。

大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大石突然觉得,走下去也不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了。

END

双向暗恋,不过没人坦白。感觉大石是个很容易不自信、但又会在下一个瞬间找回自信。以手冢幸村不在、和立海大对决时和真田握手为例。想写一个OA文,手冢属性omega,但是是攻。啊啊啊,春蚕的逆向也没有写,而且我还想给它重新结尾。。。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