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相见

背景:小柱子回来的那一话。

在街上的相遇,无论是手冢还是大石都没有想到。

这种事情的概率太小,估计即使让数据组都上也无法计算出来,可能唯一让他们算到的就是大石会出来打保龄球。这家保龄球馆在住地附近,大石一来就注意到了。与越智月光并肩作战让大石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短时间内难以完全消化,难免形成压力;而且他的胃对澳大利亚的这方水土也不太适应。心理和生理上的负担都需要他去解决,这时候。打保龄球无疑是让自己放松的最好选择。

还好已经有越前替他了。幸好是越前,他可以彻彻底底地放心了。大石这么想着,想到手冢那时对越前说:“成为青学的支柱吧。”投球,失手,差一个没有击倒。还是想和青学一起作战,可是青学的支柱,这时候还差一位呢。

摘了手套,出球馆。在保龄球馆内还好,出来以后就热得不行。此时是上午十点,空气里却不知为何流动着一股燥热。

“手冢……”在街上碰到他,大石自己也没想到。尽管之前在赛场上彼此见过面,可因为立场的对立,两个人连个招呼也没打过。

手冢看到大石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大石,好久不见。”

其实不是好久不见。在大石抽中德国队和日本队竞技之后,在赛场上已经见过面了,可是一句话都没说,不是吗?大石叹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和手冢作为所谓的“敌对”两方呢。

很自然地走在了一起,如同以前在部室讨论完战术之后一起回家。“一个人在德国,还好吗?”大概能知道他会怎么回答,可还是想问问。“还好。你怎么样?”大石点了点头。“我们都不错,大家都在努力。”大石略一停顿,“手冢,越前回来了。”

越前刚刚回到日本队,消息还没有传开。昔日青学的支柱,一个在日本队,一个在德国队,有可能会在最终交手。大石看向手冢,他神色淡定。“越前的话,应该能帮日本队走得很远。”

那你会回来吗?大石心里这么问,但最终没说出口。“手冢你也是一样啊。我会给你加油的。”那么,先收起多余的心情吧。大石微微后退了一步,像平常比赛上场时那样跟在手冢后面。就这样吧。


大石被替换了。。。虽然知道他伤成那样肯定要有所替换,可还是觉得好不甘心啊。。。出场会越来越少的😫以及我到现在都不懂,明明当时选迹部做了初中生队长,为啥和平等院去抽签的是大石?求同好产粮QAQ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