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清凉一夏

多cp,请挑自己喜欢的食用。

关于炎炎夏日中的式神避暑攻略:

连荒(我寮六星连x隔壁寮五星荒):
“一目连大人,坐在庭院里不热吗?”小妖怪们坐在屋子里吃冰,就看到一目连泰然自若地坐在庭院的那棵樱花树下。“不必了,我在等人呢。坐在房间里,他也许会看不到我,”一目连微笑着说。“那大人要冰吗?这会儿可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一目连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要一份吧。”
他要等的人来得不算晚,吃完冰的小妖怪们刚睡着他就来了。全寮的式神都在睡觉,除了一目连坐在那里等他,就连蝉都热得无力鸣叫。见他走过来,一目连微微一笑。“荒。”
“嗯。”荒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走得近了,荒才看出来一目连的袖子下掩着什么,还用风符护着。一目连从袖子底下把它拿了出来。“绵绵冰?”相当常见的小食,夏天的时候,大家往往会给孩子准备,用来消暑。“是啊,绵绵冰。”一目连露出怀念的神色,“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吃这个。”
提起小时候的事,荒就觉得自己颇为不自在。只是看一目连一副沉浸于往事之中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你吃吧。”一目连推了推那碗绵绵冰,用手遮了遮仅剩的那只眼睛。“怎么了?”一目连只剩下这一只眼睛,有点什么事,荒都会特别担心。“没什么,想睡一觉罢了。”夏日午后的太阳,隔着树荫依然耀眼。
星辰幻境降下。一目连明白荒的意思,笑了一下。“谢谢你了,荒。”闭上眼睛,一目连靠在荒的肩上睡了过去。
一目连醒来的时候,幻境已经消散。明明荒的星辰幻境是可以开到日落的吧。望着天边的夕阳,一目连心里想。算了,谁让我家的荒还没彻底长大呢。一目连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风符将荒慢慢托起,带回了他的房间。

狗子川(狗子毛x六星川):
“大天狗,用力点,吾感觉不到汝的存在啊。”荒川之主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大天狗。
说是大天狗,其实也只有小小的一只,只有手掌一般大小。幼小的大天狗尽力为荒川之主吹着风,羽刃与手中的扇子齐飞,不过除了掉了几根细小的羽毛,就再也没有什么效果了。
正值盛夏,荒川之主十分不适应阴阳寮里的炎热,尾巴一甩一甩地抽打在床上,一副烦躁的样子。
“我已经不行了,连大义也不想去实现了。”大天狗倒在床上,背对着荒川之主。“听说隔壁的两个寮里的大天狗已经成年了,叫他们过来,想必能扇得凉快些。”荒川之主说着便作势要起身。大天狗转过来,十分委屈地看着荒川之主。这种撒娇一样的表现让荒川之主又躺了回去,口中默念几句,汹涌的荒川水便流进了房间。手指一扬,把大天狗裹在了一个气泡里。大天狗在气泡里费了好大劲,把自己挪到荒川之主的胸口睡下了。

跳狐(跳哥跳弟的对话):
“哥哥,棺材今天看起来意外地沉呢。”
“因为里面有人啊。”
“他为什么要待在棺材里啊?”
“因为夏天太热,棺材里凉快嘛。”
“那你干嘛给棺材弄那么大一个洞?”
“这样就可以把他的尾巴拉出来给妹妹玩了。”
蓬松的白色尾巴出现,跳弟额上青筋直跳。这狐狸,没勾搭到自己的妹妹,就拐走了自己的哥哥,果然防不胜防。

青夜:
“喂,和尚,本大爷热死了。”夜叉把他的本就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的衣服扯得更松了,然而炎热还是忍不住地烦躁。青坊主看都不看他一眼,敲着木鱼诵经,听他这么说,才停下来回了一句:“心静自然凉。”
夜叉翻了个白眼。“每天听你念经,烦都烦死了,你让本大爷怎么心静嘛。”他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扔给青坊主。“你以后要么念这个好了。”青坊主接住一看:安倍晴明情话集录。神乐出版社出版。他放下那本小册子,走过去对夜叉说:“我爱你。”“什么,你说什么?”夜叉并不是没听清,只不过不相信这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也会说这种话。“我爱你。”青坊主脸色不变地重复说。夜叉只觉得一股热浪袭上了他的脸颊。“啊混账,本大爷更热了!”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