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冢石】春蚕

chapter 18

夏季的时候,手冢难得放下训练,回到了日本,因为——

祖父去世了。

不到一天之内他就回去了,但祖父的身体已经是冰冰凉的,正在逐渐变得僵硬。父母已经换上了丧服,许久未见的伯父一家也来了。原本因这位严肃的老人而安静的屋子里,现在又因为他而“热闹”起来。前来吊唁的邻居和亲朋,唱经的和尚,招呼客人的父母,还有趁机来“参观”他的人,都让手冢难得的产生了烦躁的感觉。他待在祖父的房间里,原本两人一起喝茶的茶桌上摆满了杂物,香烛点燃,散发出刺眼又刺鼻的烟雾。手冢国风走了过来,坐到了手冢旁边。

和面容冷峻的手冢不同,手冢国风是那种天生带笑、让人如沐春风的人,他在旁边的时候,会莫名让人觉得镇定。“最近训练的还好吗?”手冢点了点头。在这种时候,一个人难免产生自责感,会觉得亏欠的太多,回报的太少。见他仍然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手冢国风说道:“祖父最看重的就是你。对他而言,不给你添麻烦就很好。如果你训练顺利,对他而言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道理都懂,可是手冢的心里一时难以接受。钓具还立在屋子的角落,可是再也没人和他一起钓鱼了。手冢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母亲一直以来的清扫让屋子一尘不染。在他的房间里,一切还都是老样子。他的渔具放在一个柜子里,墙上的伪饵上连灰都没落。时间仿佛停在了他上次离开的时候,或者说,停在了他高中时离开的时候。因为之后的日子里,他回来的时间实在太少,这个房间的陈设几乎一点也没有变。

突然,墙上的伪饵中有一个吸引了手冢的注意。那个是在他高三生日的时候,大石送给他的伪饵。是他自己的卡通形象,不过是圆圆的鸡蛋头。那是大石初高中的发型。当时的奈奈子是这么告诉他的。他至今不明白,大石为什么要送给他书,又为什么要编个借口不来给他送行。然而已经成年的他已经明白成人有很多说不出口的苦衷,自己已经不该再追问这件事了。

第二天手冢很早就到了殡仪馆。记者对他私生活的围观,有时会给家人带来困扰。雨丝落在他的黑伞上,让他的世界不再寂静。他的思绪放的很空,难得地不再想着网球,只是呆呆地坐着。有人抱着鲜花,打着和他一样的黑伞,向远处的墓园走去。这样的天气最是勾人伤心,断断续续来了很多人祭拜亲人。有个身影好像在经过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去。

中午的时候,很多人来参加告别仪式。昔日好友大多还在上学,来的只有菊丸。很活泼的一个人,今天也安静的可怕。等骨灰盒送出来、安葬到墓地以后,手冢难以抑制伤心,一个人很快地往前走。他路过有一块墓碑的时候,看到前面放着的一束白玫瑰,墓碑看起来已经有些年成了,而上面的照片却很新。大石章高?一看墓碑上的名字,手冢忽然想了起来,这个人是大石的叔叔。那么今天来的人里,有一个是——他回头看,菊丸正站在不远处。看到他在这里停了下来,菊丸快步走了过来。“原来大石已经来过了啊。”他摸摸鼻子,“他说这两天会过来的,没想到会是今天呢。”今天?手冢不由得想到那个身影。见手冢脸色不对,菊丸解释说:“他本来想过来,可是你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且他还是老师,所以就没过来。他还让我代他向你问好,我差点忘了。”手冢微微叹了口气,回答说:“那多谢你了,菊丸。”

最近良心发现出来更新。真的好喜欢他们啊,可是粮好少哦。。。谢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