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应有悔

感觉自己写不前去,老是写不到想写的地方QAQ

以下正文:

柳自适在这座城市扎根已久,柳自得和李茹这么些年已经来看了他好几次了。景点早就逛遍了,来也就是逛逛商场,也不用柳自适陪同。“哥,我爸妈这次给我们带什么了?”纪凌的爸爸妈妈都是那种厨艺超群的人,养出来纪凌这种完全不会做饭的孩子,真的是家里惯的。“你自己看一下吧,我这会儿不太方便,都搁冰箱里了。”纪凌打开冰箱门一看,家里带来的都是成品,稍微热热就能吃了。“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做饭。”柳自适站过来,看了一眼冰箱里的东西。“真丰富啊,过会儿记得给你爸妈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你也好长时间没回去了。”纪凌答应着,柳自适拿了菜进了厨房。“哥,我帮你做饭吧。”纪凌也跟着进来了。“不用的,我自己做就可以了。”他把围裙套在身上,手伸到身后打了个结,“你去玩吧。”

“我们俩一直是你做饭,也该让我学学,然后让你下岗了吧。”纪凌其实一直没这想法,但昨天柳自得的话让他挺不好意思的。俩大男人,凭什么就该柳自适一直做饭啊?“如果你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大可不必这样。我比你大,应该多照顾你一点。”多年相处让柳自适已经十分了解纪凌,洗手作羹汤的事纪凌一直嫌麻烦,他也从没提过让纪凌做。剩下的洗衣扫地刷碗,都有机器做,完全不需要纪凌动手。“不是不是,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学点自立的本事怎么行呢。”纪凌的借口也是随口就出来了。“也是,是我把你想差了,不好意思了。现在的男孩女孩都不会做饭,以后你结了婚,也许还要自己做饭呢。”他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新的围裙,递给纪凌,“要不就吃番茄炒蛋和酸辣土豆丝?”

“小瞧我?平时可是吃四个菜的啊。”“不是,叔叔阿姨不是带了咸水鸭和卤鸡腿吗,我们炒两个素菜就行了。”纪凌勉强接受了这个答案,绑上围裙开始做饭。信心满满的开始,大受打击地结束。土豆丝切成了土豆条,西红柿稍微有点老,炒菜时溅起的油花还有点烫到手,调料都是柳自适加的。“以后会好的,而且味道也不差啊。”柳自适弄了个紫菜汤凑合一下,做饭前汤。“行了,吃吧。”

吃着自己做的饭,纪凌总觉得不如柳自适做的好吃,甚至,还不如余阳做的饭。坐在那里,渐渐没有了动筷子的意思。柳自适也不劝他,只是把他炒的菜都吃完了。“不好意思,我把菜都吃完了,给你再炒一个吧?”“总觉得你把我当小孩啊,哥。”特别被一个人惯着,有时候纪凌也会忍不住怀疑,自己以后能不能和别人一起生活。“你比我小了十岁,本来就是个小孩啊。”柳自适进了厨房,很快,锅铲与锅碰撞的声音传了过来。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