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明珠

题文无关。

背景设定是姑姑病了,连连帮她带孩子。双向暗恋状态。

以下正文:

壹:

一目连带着一群小式神坐在树下,给他们讲故事。凉风习习,吹散了夏日的炎热,让最近躁动不安的小式神们终于能够安心听故事。一目连新到阴阳寮,虽然面容可亲,性格温和,但他曾经作为神袛,这样的身份总归是让孩子们有些害怕。“一目连大人来了之后,我觉得天气都凉了好多。”金鱼姬的女子会上,辉夜姬犹豫地说。“搞不好会是个比荒川之主还可怕的存在呢,不是都说笑面虎什么的嘛。”金鱼姬的话引来了烟烟罗的一声轻笑,作为游历四方的一位奇女子,她对一目连的事是再清楚不过了。“你确定吗?那位大人可是为了保护信仰他的人类而献出了一只眼睛、最终堕妖了啊。”“怪不得一目连大人的眼睛……”辉夜姬有些不忍,别过了头。“无聊。”作为女子会里的唯一男子,荒掷下了自己在这次女子会的唯一一句话,走了。“可恶,他是什么意思嘛!”金鱼姬不满道。烟烟罗望着的背影,露出了一抹可惜的表情。“辉夜姬,金鱼姬,你们两个以后一定要做个有耐心的人,不然的话,会损失掉很多东西的。”本来打算告诉他点重要的事情呢,不过现在,算了吧。

对于一目连,荒最初的记忆来自于他主持的风神祭。对于村民来说,让所谓的神之子来祭祀神明,是最好的选择。他站在高高的祭台上,周围是满满的鲜果——风神茹素一说广为流传。身边的果香味让年幼的荒忍不住吃了一个果子。耳边似乎传来一声轻笑,等荒吃完了以后,原本平静的空气突然流动起来,也是炎热的夏日,也是温柔的风,人们高呼着“风神显灵”,跪拜下去。惊讶的荒松开了手,掉下去的果核让更村民们以为风神接受了他们的供奉。原本祭祀风、雨、雷三神的村子,渐渐只祭祀风神了,即使是荒,偶尔也会去祈求风神实现他的愿望。尤其是到了后来,荒的预言开始不准确的时候,他更是一次又一次地祈求风神,让他恢复原来的能力。

可是没用。荒看着树下的一目连。孩子们已经散去,而他坐在树下睡着了。一目连是他不堪岁月的一个见证,面对他时,荒的心里总会升起一种屈辱感,然而耳边那时传来的温柔笑意却一点不假。可自己却从没得到过风神的庇佑。荒看了一目连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荒,请你收下这个。”晚间的时候,一目连来找荒了。是一张符咒,符语写成,意在庇佑。“已经不是神明,这东西还能有效果吗?”一目连有些难堪地点了点头,等着荒接过它。荒接过,瞬间让它化为粉末。“这种东西,我不需要。”

贰:

夜叉来向安倍晴明告假了。

他本来不想来的,但青坊主一定要他去。最近青坊主接受妖气渗入,没日没夜地痛着。晴明挥挥手就让夜叉走了,这种时候虽然夜叉帮不上忙,但他在身边对青坊主而言要好得多。“妖气渗入?”荒问道。“生非妖类,一旦堕妖,就要定期接受妖气渗入,直到完全转化为妖类。”晴明看着远处的樱花树,缓缓地说:“但如果是为了什么事,一定要在短期内完全堕妖,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那种痛苦,恐怕真的是短痛不如长痛了。”

叁:

荒川之主从荒川回来了。

诸地河神定期聚会,地点轮换,今年轮到了荒川。荒川之主一去半月有余,不过三日,原本留在寮里的大天狗就前往荒川了。“一目连,这个给你。”荒川之主递给他一颗碧玉珠。小小弹丸,本是龙最喜欢的玩具,一目连的龙却在看到它时发出了一声悲鸣。“灵力已经吸收光了,索性不是成色最好的,就换来了。”荒川之主略一昂首,倨傲地说:“温柔无用,这次就当是给你买个教训吧。”“好漂亮的珠子,给我吧给我吧。”恰巧金鱼姬看到,“辉夜姬的新衣服差一颗扣子呢。”辉夜姬拉住金鱼姬,小声说:“这不太好吧,毕竟是荒川大人送给一目连大人的啊。”正要与大天狗离去的荒川之主转了过来,满脸冷色:“小矮子,你看看一目连的眼睛。”同珠子一样碧绿剔透,莹润光泽。

“你知道一目连为什么要交出自己的眼睛吗?”荒川之主难得地找了荒。

“与我何干。”

“他要的太多。他要求洪水过后,河泥翻起,人类能获得丰收。这不正是你对那一年的预言吗,荒?”

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已经不再笃信神明了。

人类与神明之间的关系,就像是一场交易。神明满足人类的愿望,而人类给神明一场盛大的祭祀,这就是交易的全部内容。

那时候的一目连,已经渐渐衰弱,他的神力消耗太快,根本不够用。参与祭祀时,那个嘴馋的孩子难得引他一笑,从此以后他就能感到一股信仰的力量。不过,杯水车薪罢了。

虽然如此,他还是开始关注了这个孩子。渐渐的,他的预言不再准确,当村人在年初祭的时候问他今年如何时,他犹豫地回答了丰年。虽然怀着怀疑,但村人还是接受了这个回答,毕竟这个答案真的不错。

但在夏汛之时,一目连看出了洪水的征兆。

洪水肆虐,荒成了众矢之的的时候,一目连去找了河神。双方交情很浅,但有好处的事谁不愿意做呢?本来只是平息水患,但一目连突然想起荒那句犹豫的“丰年”,最终交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睛。

于是洪水过后,村里只损失了几间房屋,人都没有事,肥沃的河泥被翻了起来,那年真的成了丰年。

然而荒的预言从此开始发生错误了。

刚开始只是细节,村民们并不在意,后来错的多了,村民们逐渐开始责备荒时,一目连想尽办法掩饰他的错误,然而衰微的神力让他力不从心。最终,看着村民们把荒投入深海。

那一刻,他想要力量,想要得到翻天覆地的力量。也是在那一刻,一目连从风神,变成了能操控风的妖。

可惜还是晚了,荒沉入了深海。

那天的风很狂,很乱,吞噬了整个村子。

这是一目连唯一一次用风的力量伤人。

伍:

“你想送的恐怕不是符咒吧,是你自己想要到我身边,嗯?”

“荒……”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真是傻透了。”

“荒……”

“你的龙已经带走了我的龙,你还没胆子来带走我吗?”

“荒……”一目连痛苦地闭上了眼,“别再拨撩我了,我会忍不住的。”

“要你忍了吗,来啊,不然我就自己上了,混账!”叫着混账,手却温柔地抚摸着一目连的头发,像是对待珍宝一样。

于是,曾经的风神大人,勾住了神之子的头颅,两片唇交叠在一起,就如同两颗心一样。

陆:

对于荒而言,一目连是他软弱岁月的一段见证,而现在,一目连彻底成为了他的软肋。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