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应有悔·五

第二天纪凌醒来的时候,感觉头昏脑胀的。外面传来红枣的甜味,估计是柳自适熬的粥。他穿好衣服出去,就看到柳自适坐在餐椅上看书。旁边煮蛋器“叮”地响了一声,他顺手把机器关掉,抬起头,对纪凌说:“早上吃馒头可以吗?”“行,不过我要吃点腐乳。”柳自适把书放下,进了厨房,等纪凌洗漱之后,柳自适已经把东西都摆好了。

饭桌上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纪凌外向,吃饭的时候总忍不住给柳自适说些事情,今天他不太舒服,没人挑起话题,气氛竟是惊人的难受。然而柳自适说话了。“纪凌,我在这个城市也这么多年了,多多少少也有些人脉。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大可放心和我说。”“哥,我昨晚喝醉了跟你说了什么吗?”纪凌心里暗暗一惊,他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如果说出了自己重生的事,又或者是他们以前绝交的事……“你什么也没说。”正当纪凌心里一松时,柳自适又补了一句:“但你哭了。”

哭?纪凌感觉自己的脸都烧起来了。他长这么大,就算是以前很多次被余阳辜负,也没哭过,没想到昨天居然哭了。“哭不是什么错事,你没必要害臊的,纪凌。”柳自适对他笑了笑,“但你哭的那么伤心,我心里觉得难受。”他动了动嘴唇,仿佛还有好多话要说,但最后只说了一句:“好好照顾你自己。”

大概是昨天被纪凌拉着睡了一宿的缘故,柳自适今天并没有准备午餐。到了午饭的时候,纪凌打算和哥们儿去吃点东西,结果有人给他送来了外卖。他估计是柳自适,毕竟他在这些生活小事上一向事无巨细。打开便当盒,里面的菜式简单,但味美量足,还附带了一碗汤。是不是有点太依赖哥了?纪凌心里这么想,不过多年以来他已经养成了依赖柳自适的习惯,虽然有这个意识,但潜意识里并没有觉得不妥。大概吃了一半,纪凌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打开一看:
“我第一次做便当,还好吃吗?”

纪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到底是谁干的了。他连嘴里的菜都吐了出来,连盒子一起扔进了垃圾桶。原本觉得香甜的饭菜味道现在却令他恶心,走出去买口香糖,顺便再买点别的吃的,却看见了现在门口的余阳。这么一来,纪凌连门都不想出去了。不过山不就我,我来就山,余阳进来了。他的外貌很出挑,一下子就吸引了健身房里绝大多数人的目光。不过纪凌不为所动。他承认自己的心情偶尔还是会被余阳的出现扰乱,但那带给他的是更加坚定的过自己的生活的信念。

“味道还好吗?”余阳问。明明是一句简单的问句,但在余阳口中说出来愣生生有种命令的味道。他重生之前身居高位已久,说话做事都自然保留了很多以前的姿态,然而纪凌最不吃的就是他这一套。他以前追求余阳的时候,余阳对他的态度就差不多如此。他并不理余阳,掏出手机随意地刷着。不过余阳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他的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纪凌感觉自己的手心里直冒汗,手中的手机似乎变成了救命稻草。这种几近对峙的场面一直持续到下午快上班的时候,余阳走了,纪凌才松了口气。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