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哑叔

在赵法而言,回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甜蜜和苦涩并存。不过他一回家,他妈就发话了,要他去高铭家里。
“哑叔那边怎么了?”赵法有些疑惑,不过心里已经有了猜测。王珍在这里支教已经三年了,可以回省城了,可能不会留下。果然,赵法他妈说的和赵法想得一模一样,她还说高铭从王珍走了以后就茶不思饭不想,人都瘦了好几圈了。赵法心里顿时一揪。他一路飞奔到了高铭那里,他哥哥嫂子都在。见赵法来了,他哥哥和赵法交代了几句,让他好好劝劝高铭,然后就拉着他嫂子出去了。
赵法一下子把高铭搂住了。高铭不哭不闹,他的房间还是一样的整洁,甚至王珍的照片还放在桌子上。高铭感受着来自身边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青年的小麦色宽厚臂膀的力量,有些恍惚。良久,赵法放开了他,在本子上匆忙写道:跟我去CD吧。又是良久,高铭点了点头。
第二天赵法就去买票了。他大了,家里也就不怎么管,不过高铭那边比较麻烦,他跟他哥“说”了好久他哥才答应。一群人送他们到站台,一直到火车开动才走。直到高铭坐在车窗边上,看着窗外的风景露出满足而惊奇的神情时,赵法那颗一直怦怦直跳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他方才有了一种真实感。他心里涌起一种近似私奔的感觉,而且就像是骗走了人家家里养了好几年的女儿一样。不过兴奋已经花了他太多时间和精力了,等高铭发现的时候,赵法已经靠在他肩膀上沉沉地睡着了。
在赵法一路小心翼翼地带着高铭到了CD之后,他们先住进了西南政法的宿舍。赵法兼了几份工,再加上高铭自己的钱和他哥给他的钱,够他们吃一段时间的饭,不过高铭一直在艰难地找工作。不止一次,赵法想,干脆让高铭别找工作了,自己来养他。不过他最终想了想,还是暂时让他去吧。赵法打算自己再去多做点工,挣点钱给高铭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最好能让他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不过高铭在身边,尤其是晚上两个人需要挤在宿舍的那一张小床上时,更让赵法绝望——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转眼开学,对正在给高铭找房子的赵法而言,有个好消息也来了:杜威已经和他的女朋友领证结婚,在校外租房子住了。杜威解释,他们那边普遍结婚早,他这样的都不算什么了。大家一起和杜威夫妇吃了顿饭,没想到他的女朋友,不,他的老婆苏蕾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姑娘,把杜威吃得死死的。这顿饭直到寝室里所有人都保证照顾苏蕾,杜威才放了他们回去。自此,高铭就暂时在寝室里住下来了。
自从高铭来了以后,寝室里就像住进了田螺姑娘,变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高铭又是个敏行不言的人,和其他人也关系很好。其实来CD一切都好,就是高铭算是彻底闲下来了,很没有意思。赵法带着他去图书馆借了很多书。才算给他找了个消磨时间的方法。不过高铭依然有时候打算回去,然而赵法每次都劝他先待在这里。最后,还是赵瑜出了个主意,如果高铭有兴趣,可以想办法做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高铭听他这么一说,自己也动了心。不过在信息闭塞的时代,也不好找到这样的工作。高铭在赵法的支持下,先去报了个培训班,打算考个证。
自从高铭来了之后,赵法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他。“赵法,我们去趟图书馆吧。”何琛已经出去了,丁杰和陈凡也不在,赵瑜只好叫赵法一起去。高铭也去上课了,赵法也没事,就和赵瑜去了。他和赵瑜一起到了图书馆,一直自习到下午。两个饥肠辘辘的人走出了校门,到学校附近的小吃一条街吃东西。这条街还有很多小旅馆,供陪新生报道的家长和来看同学的学生住,环境不怎么样,不过价格便宜。都快到学校门口了,赵瑜拉住赵法,小声地说:“你也是吧。”
赵法一愣,起初并没有明白他在说什么,然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赵法点了点头,脑子里才反应过来,赵瑜的意思是他也是……赵瑜看着愣愣的赵法,提议说:“不如我们去开个小房间说吧。”他们走进了一家旅馆,开了个单人间。
赵瑜和赵法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进来了两个人又忽然无话可说。赵瑜犹豫了半天,对赵法说:“做一场吗?我想放弃他。”
赵法心里很快明白,那个“他”就是指何琛。赵法缓了缓,才说:“恐怕不行,你不是他,我没有感觉。”赵法这么说,赵瑜也略带苦涩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他顿了顿,“不过我觉得我们都没可能吧。”赵瑜的话在房间里激起一股苦涩的味道。赵法点了点头。“那我们做个战友吧,平时互相照看一下?”赵瑜的提议,赵法接受了。两具年轻的躯体躺在狭窄的单人床上,默契地任性着不想回去。
由于晚上没回去,所以早上两人早早地就提着早饭进去了。宿舍里一见他们来了就问他们昨晚到哪里去了,聒噪得像菜市场一样。赵法和赵瑜早就统一口径,都说昨晚去了市图书馆,回来太晚,校门关了进不了宿舍,在外面住了一宿。“这就好,”丁杰接过赵法手里提的早餐,“昨晚你们不在,我们找了好久。尤其是高铭,他昨晚几乎没睡着。”赵法看了一眼高铭,他坐在那里,等着赵法过去和他解释。赵法把已经写好的小纸条递给高铭。高铭看了一眼,把它夹进自己的本子里,然后爬上床沉沉地睡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