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深雪

哑叔

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只改动了字词,看过的朋友可以跳过不看。谢谢观看。

以下正文:

之后赵法没事的时候就去高铭那里看看书。他喜欢看那些写江湖恩怨的书,因为有一种这种平静的生活里没有的东西。高铭偶尔去一趟县城,添些新书。不过那些书大多风格平淡,他并不太感兴趣。这世界人各有志,高铭对他看什么书也不插手,只是和他聊聊罢了。
高铭家的哥嫂也熟悉了赵法。高铭没什么朋友,所以赵法尽管只是个孩子,既然他愿意在高铭身边呆着,他们也就不在乎别的了。赵法也知道高铭能读懂唇语了,他索性放弃了写自己狗爬一样的字,他一个人说,高铭秀气的字迹就流淌在雪白的纸上。听起来像独角戏一样,不过他们倒没什么不开心的。不过,只要赵法和高铭说得不合拍,他就背过身去。高铭看不到,也就猜不到他想说什么。每每这时,高铭只能叹一口气,拿点东西哄他开心。他拿的都是哄他侄子的东西,有时候赵法也不愿意。高铭实在哄不住的时候,他也就不管了,躺在床上睡了。赵法气不过,咬咬牙,转过身就跑了。
日子也就这么过了。赵法转眼要上初中,高铭在学校也两年了。赵法上课的时候是常被老师叫起来的,原因海了去了,不过这次,是因为他在上课的时候偷看《水浒传》。上课的老师哪里管他看的是什么,顺手从课本底下抽出书,然后痛快地扯开了。赵法当场脸色就变了,不过碍于这是老师,也没办法做什么。这是高铭的书。赵法有些苦恼,他得想办法给高铭还一本了。
赵法正苦恼着,就想起来一件事。他有个不对盘的人,叫赵成,是他二大爷家的儿子。虽说两人差辈,但是赵成是他家的幺儿,所以其实是和赵法一般大的。赵法在家里是老大,不比是老幺的赵成受宠,而赵成那里是有本《水浒传》的。很多事情这个年纪的赵法还不懂,他想得简单,就是把书从赵成那里抢过来,交给高铭就行了。赵成虽然也是个皮猴子,不过他不如赵法能打架。毕竟赵法在家里要做的活,比他多得多了。赵法随意找了个茬,就把赵成骗到了苞谷地里,要抢他的书。苞谷刚收完,杆还在,不过苞谷已经没了。大个的蚂蝗顺着腿往上爬,不过赵法丝毫不在意。他从腿上把蚂蝗抓下来,随手就掰成两半。赵成把书放在一边,正要和他打起来,赵法就把书抓起来,飞快地跑开了。赵成才反应过来,赵法是为了抢他的书的。他追着赵法跑。平时他不如赵法跑得快,然而赵法要护着书,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竟让赵成给追上了。两人登时扭打在一起。半大的少年,拳头上有劲,都打得对方鼻青脸肿。赵法怀里放着书,渐渐地处在了下风。赵成正打算逼赵法把书拿出来,就被人家从领子上揪起来了——赵法他达来了。
按说来的人是赵法他达,一般人家里,肯定赵法不会吃亏了。不过赵法他达不是那种一味护着自家孩子的人,他知道赵法有时候熊。问清了缘由,他达掰下一截苞谷杆子就往赵法身上抽。他达抽他,赵法哪敢躲。赵成在旁边显得是得意极了,而赵法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手里的那本《水浒传》——这下子怎么还上高铭的书?!
赵法被他达抽得皮开肉绽。回了家,本来他妈还怪怨他达,可一听赵法干了什么事,便也不吱声了。赵法他妈包好了几个锅盔,然后又拿出一盒茶叶,放进篮子里给了赵法他达,然后他达就提溜着赵法的耳朵,带着他去他二大爷家赔礼道歉去了。
赵法臊得不得了,在他达的怒目下才支支吾吾地给赵成道了歉。好在赵成这时候也没怎么蹊跷他,就放过他了。出了赵成家的门,赵法就撒丫子跑了——他要到高铭那里去。
这会子是下午热头刚消点的时候,高铭没什么事,就在院子里摆弄花草。按照城市里的学校,这会儿该是放假的时候。不过村子里前段时间收苞谷,给学生们已经放了一段假了,所以还得上课。学生们大多不乐意,不过高铭觉得挺好。不放假的话,他看书累了的时候还可以看看孩子们玩。他小时候是没人理他的,那些游戏他也没怎么玩过,所以就是看看也觉得有趣。不过今天是周末,所以学校里没人。高铭正在出神,就感觉自己的椅子震了三震——是赵法来了,把门用力摔了一下。
高铭心里叹了口气,他哪里知道又是什么惹了这位祖宗。不过看赵法鼻青脸肿的,估计是和人打了架了。高铭从柜子里拿了药,又看见赵法背上有土——估计背上也被抽过了,又或者是打架的时候在地上滚了几遭。高铭顺手扒了赵法的衣服,背上青青紫紫的印子就都被他看到了。高铭给赵法擦了药,也不问他到底是什么事,只是写,不准再打架了。赵法心里委屈,便什么事都说了。
高铭听了却是大惊失色。他一直以为赵法只是调皮了些,但本性并不坏。但依他这次的做法来看,赵法似乎要长歪了。他想了想,在本子上写了一句话: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赵法问起,他便写道:“少年人心气高,做事容易冲动。《水浒》书中多得是兄弟义气,也多得是草菅人命。少年人看《水浒》,可能会长些不合道理的想法。”高铭一直是含蓄的,比起赵法他达的打,高铭的做法显然更得赵法的喜欢。“可是你的书要怎么办?”高铭微微一笑,笔尖又写起来:“你把它给我,我缝起来就行了。”
赵法回家取书。他达他妈都很惊讶已经有人给赵法涂了药了。见赵法又要拿着东西出去,他达放下抽得“吧嗒吧嗒”的烟,想了想,还是没说什么,让赵法走了。
那本《水浒》被高铭用线缝好,用牛皮纸包了书皮,在上面端端正正地写了书名,又放回了他的书架上。赵法见事情告一段落,天又黑了下来,便打算回去了。高铭拉住他,又“嘱咐”他以后上课要好好听课。想了想,高铭补了一句:“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我也是知道的。”
赵法瞪大了眼睛,毕竟哑叔的每一件事情他都知道。哑叔不是没上过学吗?他心里不太明白。他问,高铭笑了笑,回答他,是自学的。
自学的概念对于赵法是很陌生的。不用学习的时候,在他看来最好是去玩的,哪里有什么自学的想法呢?他也不觉得高铭懂得比他多。不过,自此之后,高铭去了他家一趟,然后他就要在吃完晚饭之后到高铭那里写作业了。赵法原以为只要读读书就好了,哪里想到高铭是真的让他做作业。不过,他也渐渐发现,高铭懂的确实不少,最起码给他辅导功课还是可以的。至于英语,高铭辅导得了阅读,口语却不行。他咬咬牙,买了个录音机。从此之后学校里就可以放磁带了,平时高铭他大哥家也会借去听听音乐,或者是听听广播。高铭听不见,不过别人都听得见。那天二大爷来家里做客,还和赵法他达说,这要是赵法是个女孩儿,以后读完书,估计都该嫁给高铭报恩了。赵法他达也点头,看看自家皮猴子,却发现他脸红了。
毕竟很少有人拿嫁娶的事开玩笑,二大爷这么一说,赵法这几天见到高铭都不太自然了。赵法他妈索性不让高铭开灶,直接到家里吃饭。高铭不好意思,不过赵法他达说了,赵法这皮猴子日后还要高铭多多照顾,所以这点小事高铭不用在意。几次推托不过,高铭也就去了。他偶尔还带点小礼物给赵法的弟弟妹妹,所以也颇得两个孩子的喜欢。高铭比赵法大了六岁,所以比起赵法更宠着他们。赵法家里人都喜欢高铭,尤其是赵法的爷爷,如果不是他的那一手只能家传,他更想传给高铭,毕竟他的气质要比自己家的孩子们更像一个阴阳

评论

热度(8)